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明末大權臣 > 正文 第一來六十四章 形勢危急

正文 第一來六十四章 形勢危急

    雖說現在的太子一黨中人已基本掌控了局面,三大營的人馬也表示了效忠新朝的意思,但是和他們比起來,還是大旗軍更加可靠也更值得信賴。

    所以,當長平公主把李吳山的建議帶過來的時候,馬上就做出了相應的調整。

    僅僅只隔了六日,南京保衛戰就正式打響了。

    清軍依舊氣勢洶洶,仍然采用了慣用的作戰手法:以數萬新附軍為先導,用佟圖賴的本部人馬和半個蒙古旗為主力猛烈攻打左翼。

    多鐸本人率領最精銳的滿洲戰兵和一個蒙古旗,還有大量的新附軍沿江而動,擺開一個寬大的攻擊面,以雷霆萬鈞之勢從正面壓了過來。

    僅僅只用了一天的時間,最先遭受攻擊的左翼防線就被打的險象環生,接連有好幾個重要的支撐點被清軍突破。幸虧高起潛還算是見過些大陣仗的老手,接連斬了兩個倉皇后退的參將,用雷霆一般的手段和血腥的戰場紀律勉強穩住了局面。要不然的話,整個左翼隨時都有全盤崩潰的可能。

    清軍打的太兇了,簡直勢不可擋!

    兩個時辰多一點的時間,清軍就突進了十幾里,接連攻破三道防線,很多明軍甚至根本就來不及撤下來就被成建制的消滅了。

    那些個新附軍本來就是大明朝的官軍,戰斗力本不怎么樣,但是投靠了清軍之后卻變得異常兇殘,戰斗力簡直爆棚。跟在后面的辮子兵更是無法抵擋,好像野人一般沖過來就是一通砍瓜切菜般的劈砍……

    到了后晌申時前后,整個左翼已八方告急處處生煙了,各個營頭都在要求撤退。

    “退吧,再不退的話,只怕是連退的機會都沒有了。”三大總兵官之一的師琮駿無奈的接受了戰敗的現實:“不是兄弟們不賣力氣呀,實在是真的不能再打了。只有退入城中依城而守,還有幾分機會,高公公,我代下面的弟兄們求你了……”

    總兵大人的親兵營都投入進去了,可依舊無法擋住兇悍的蒙八旗,只濺起一點小小的水花就被打的丟盔棄甲七零八落。

    作為三大營的最高軍事長官,師琮駿好歹也算是軍中三巨頭之一了,他可以承受戰敗,但卻不能承受手下這幾萬兄弟的覆滅。

    若是隊伍被打散了,所謂的總兵官就是什么都不是了。保存最基本的實力,就是保住了自己的前程,這是所有軍頭最本能的反應。

    “退不得呀,真真是退不得。”監軍高起潛的嗓音本就尖銳,這個時候就好像是被趕出家門的怨婦般說話之間都帶上了哭腔:“咱們的萬歲爺剛剛登基,這是新朝初立的第一戰,幾百萬雙眼睛都在看著呢。三大營都沒有退,咱們要是先退了,責罰必然極重,咱們兄弟還怎么在新朝混下去?”

    剛剛成立的新朝,尤其是剛剛身登大寶的小皇帝對高起潛部寄予厚望,若是就這么呼啦啦的退下去,等于是在皇帝的臉上抹黑,必然會成為眾矢之的,別說官職和功名富貴,恐怕連身家性命都保不住。

    既然不能退,那就只有增援了。

    問題是戰斗打的太過于激烈,清軍沖的太猛,預備隊好像撒胡椒面一樣撒了出去,卻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戰斗剛剛開始不久,就把預備隊投入進去了,還增援個屁呀。

    “狗日的韓贊周,這王八羔子,他怎么就是不退呢?”

    明軍的主力完全在左翼,在這個側翼戰場上,部署了三大營中的兩個營頭,分別是高起潛部和韓贊周部。奈何清軍的進展實在太快,已經把兩支人馬的銜接部給打穿了,讓他們首尾不能相顧,只能各自為戰。

    這個時候,若是韓贊周部先退下去,高起潛部也就可以跟著退下去了。

    偏偏韓贊周的心思和高起潛完全一樣,都不想承擔“首戰失利”的罪名,都是硬著頭皮咬著牙苦苦支撐,心中都在希望對方先退下去,然后自己再“順水推船”的大踏步后退。

    于是乎,局面就這樣僵持住了。

    “撐住,一定得撐住,只要撐到天黑就行!”高起潛厲聲大叫著!

    清軍素來沒有夜戰的習慣,只要撐到夜幕降臨,清軍的攻勢應該會止住,到時候就有了喘息之機。就算是退下去,也得堅持到明天再行撤離。

    兩個營頭,好幾萬人馬,綿延幾十里的防區連一天都堅持不了,這無法對朝廷交代呀。

    無論如何,也要堅持到天黑,至少也要堅持一天。

    “傳令,各部人馬死守防線,天黑之前不許后退。”高起潛已經下了死命令:“后退半步者,軍法從事!”

    按說這樣的命令就應該有身為軍事主官的師琮駿下達,可高起潛是監軍,代表著天子和朝廷,雖有越俎代庖之嫌,師琮駿也只能接受。

    但是,堅持到天黑,談何容易?

    這個時節,最是晝長而夜短,到天黑差不多還有還有兩個時辰呢,又如何堅持得住?

    “我的監軍大人吶!”師琮駿都要哭了:“下面打成什么樣子,高公公你不是不知道,實在是真的撐不住了。我姓師的這條命可以賣給朝廷,可下邊的兄弟們不行啊。若是逼的太緊,兄弟們一哄而散可就全完蛋了……”

    這位高起潛高公公雖然是個沒卵子的宦官,卻不是內廷中人,而是帶兵多年的戰將,資歷比總兵官師琮駿要高的多。曾經參與過兩次北京保衛戰,兩次淮西保衛戰,兩度和清軍交手,又分別的李自成、張獻忠這倆賊頭子激烈交鋒,尤其是在第二次鳳陽大戰中,也算是打的有聲有色,是個頗為知兵善戰的將才。

    大明朝的軍隊是什么樣子,他最清楚不過了。

    打順風仗的時候,大明官軍還算奮勇,往往一擁而上個個爭先。一旦戰事不利,往往就是一哄而散爭相潰逃的局面,這種情形他已經見過很多次了。

    面對如狼似虎的清軍主力,打了多半天還能勉強維持局面,沒有出現大的潰敗,打成這樣已經可以算是很不錯了,對得起朝廷了。在沒有援兵的情況之下繼續一力彈壓,要下面的士兵不顧一切的繼續戰斗下去,局面就會變得非常兇險。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