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陪師姐修仙的日子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求我教你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 求我教你

    林峰也不客氣了,真元化作大手,直接掀開許靈云的裙子,把她的小內內輕輕的脫下來一點。

    “你再不回話我就給你脫光了啊!”林峰壯著膽子說道。

    這時候乘著她沉迷睡覺的時候,欺負一下她固然心里很爽,可要是她醒過來的之后,林峰估摸著就該自己倒霉了。

    許靈云這邊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林峰一咬牙,直接將她小內褲脫了下來,小屁股蛋子頓時露了出來。

    林峰深吸一口氣。

    這家伙不過是個鼎,可這個**到底是怎么煉成的,居然真實的不像話。

    摸上去還能夠感覺到淡淡的體溫,按下去甚至飽含著一絲彈性,撫摸上去猶如玉石一般細膩。

    “四師姐手感都沒你的這么好。”林峰鬼使神差的冒出來一句。

    不過對于四師姐的手感,林峰純粹是在春夢里體驗過的,只是相對來說那個春夢,又有點太真實了。

    啪!

    許靈云小屁股蛋子白白嫩嫩的,林峰一時間沒忍住,啪得一下,給了她一巴掌。

    小屁股蛋子上的肥肉一顫一顫的,緊接著許靈云也捂住了自己的小屁股,一副氣嘟嘟的模樣望著林峰。

    “你要干嘛?”

    林峰一愣,自己要干嘛,脫你的褲子呀,可脫了你的褲子干嘛,林峰就說不出理由來,純粹就是腦袋一抽,才這樣做的。

    “六師姐,你醒過來真是太好了,快快快,告訴我一下,怎么解劫仙中的毒?”

    許靈云干瞪了林峰兩樣,隨后丟出三粒丹藥來:“一日一顆,三日服完,包治百病。”

    林峰翻了翻白眼,這個說法,就好像是江湖上那些賣大力丸一樣。

    “要說俺們家這祖傳的密制大力丸,那是有病治病,無病強身,不管是傷風感冒還是十期肺癆,只要吃了俺這大力丸,保證藥到病除。鄰村王老漢十年前九十三歲得了重病,只因吃了俺這大力丸,不僅起死回生,而且到現在精神健碩。”

    廣告詞林峰至今都還記得呢。

    話一說完,許靈云翻了翻白眼,又一頭倒過去睡著了。

    林峰頓時無語,真不知道她這個到底是什么情況。

    真元一裹三顆丹藥,林峰神識也緊跟著退了出來,拿著三顆丹藥觀察起來。

    三顆丹藥蘊含著充裕的靈氣,這點只要是六師姐出品的丹藥都是有保證的,丹藥本身還有一股淡淡的藥香。

    林峰動用太上靈寶鑒,也無法得到相關的答案。

    畢竟太上靈寶鑒應該好些年沒有更新了,這估計是六師姐搗鼓出來的丹藥,所以沒有記錄在冊。

    大致的藥材太上靈寶鑒是能夠分析出來的。

    不過丹方卻不是林峰所知曉的任何一種,能不能救人,恐怕沒人能夠斷言。

    “死馬當成活馬醫吧!”林峰嘆了口氣,就看秦前輩你自己的命了,相信六師姐也不至于在這種事情上坑自己。

    二師姐等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林峰直接找到秦亦菲。

    秦亦菲吃驚道:“這是靈云老祖給的丹藥?”

    林峰點了點頭,這件事情上是千真萬確,只是沒人知道六師姐就是玄機門的靈云老祖而已。

    “不過她來無影去無蹤的,順手一把就把丹藥丟給我了,她也沒去看過秦前輩的樣子,不知道這丹藥能不能管用。”林峰虛構了一下事情經過。

    秦亦菲結果丹藥,神情激動道:“我去找宮主看看。”

    神女宮作為五大超一流仙門之一,仙門之中也有精通丹道的人,只是達不到許靈云那種水準。

    神女宮宮主姚青拿著丹藥,召集眾人前來。

    諸多丹師圍在一起,包括從外面請來的丹道高手,都細細的觀察起丹藥來。

    有人領頭,輕輕的刮下一點點丹藥粉末來,略微的嘗試了一下,皺著眉頭道:“古怪,太古怪了,這丹藥老朽從未見過,丹藥之中有幾味藥材,似乎也無跡可尋。”

    這位也是丹道大家,煉丹造詣上非同凡響,此刻也不敢保證。

    “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等丹藥確實非同凡響,能夠發揮出強勁的藥力,而且本身沒有毒性。”有人斷言道。

    他們原本的方法是以毒攻毒,來治療秦子蕓所中之毒。

    但這個方法的風險太大,畢竟那是劫仙層次的丹毒,一般的毒物根本無法比擬,眾人甚至擔心,自己所用的毒物,最終反而成為了對方的養分。

    可許靈云的丹藥,并非是以毒攻毒,這一點讓人難以捉摸。

    “師妹她堅持不了多久了,試試吧!”姚青最終說道。

    秦子蕓已經堅持了一段時間,拖不了多久了,蘇榮芳那邊根本不肯開口,得到解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她明顯是想要拖一個人墊背。

    眾人來到法宮,喂服秦子蕓吞下丹藥。

    丹藥下肚的一剎那,秦子蕓的面色便好了幾分,效果堪稱神奇。

    “太厲害了,秦主事體內的毒性果然弱了幾分,說不定三日一過,真能夠治好她,這究竟是出自哪位丹道大師之手?”眾多丹師紛紛驚訝起來。

    他們甚至想要見一見這名丹師,討論一下丹道。

    不過姚青一臉尷尬,畢竟許靈云的存在,也算是玄機門一個機密,除了五大仙門之中,有頭有臉的人物知曉,一般人根本不知道,也不打算大肆宣揚。

    “這位大師歷來行蹤神秘,她并未看過師妹的傷勢,而是隨意丟來三顆丹藥,我們如今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姚青只能委婉道。

    眾人頓時嘆息起來,這說不定是丹道一位大牛啊,實際非同尋常,可惜無緣一見。

    丹藥的藥性十分溫和,并不是一瞬間就清除了毒物,而是緩緩的進行之中,這一點比起以毒攻毒溫和了許多。

    “難怪需要連服三日,原來如此。”有人感嘆道。

    一粒丹藥可以維持一日藥效,緩慢的清除體內丹毒,三日才能發揮奇效,是十分溫和的療養之法,相當的穩妥。

    法宮主事的毒基本上以及可以解除,神女宮眾人也長松一口氣。

    林若雨待在自己的房間之中,額頭幾乎滲出了汗水。

    “他就是你喜歡的人?”

    “你已非完璧之身,是不是把元陰給了他?”

    “你這樣傻不傻?”

    “你怎么老從陰影處偷看他,這樣他豈會明白你的心意?”

    ……

    一句句,一聲聲,林若雨的腦海中,始終有聲音冒出來。

    就如同她在荷塘邊上聽到的那種聲音,不算恐怖,但絕非正常,在腦海之中,居然帶著一股回音,這有點離奇了。

    “我是不是最近太興奮了,以至于產生幻覺了?”林若雨就納悶了。

    她是在鬧不懂自己這是怎么了,修煉之人應該也不至于出這種岔子吧。

    “難道是心魔劫?”林若雨推測道。

    可她如今只有元嬰七品的修為,也不至于這個時候就要渡心魔劫了吧。

    “要是小師弟以前不在神女宮,我思念他過度也就罷了,可他人就在神女宮,我也不至于想他想到產生幻覺了啊。”林若雨相當納悶。

    “哈哈哈哈哈!”

    腦海中那聲音又傳了出來,林若雨幾欲抓狂了,站起身子就想要出去尋找自己的師父。

    “不欺負你了。”那聲音忽然說道。

    林若雨一愣,房間之中頓時多了一道人影。

    人影相當模糊,就好像是魂體一般,但她卻又能看清楚對方的容貌。

    正當看清對方的容貌之后,林若雨大叫一聲:“鬼啊!”

    她身軀不斷后退,想要沖出房門。

    可房門居然像是被人鎖住了一般,任憑她怎么拉扯,都推不開。

    “我是修煉之人,我怕個屁的鬼啊!”林若雨瞪大了眼睛,自我打氣。

    可一看到對方的容顏,她頓時又縮了起來。

    “女帝,女帝,我沒有做過壞事的,我不是有意點燃明燈的,我也沒有在神女宮騙吃偏喝,我是你徒孫啊,你不要殺我啊。”

    饒是她平日里非常淡定,心理素質相當堅硬,此刻也硬不起來了。

    這道魂體的模樣,分明就是神風女帝的樣子。

    可她老人家早已經作古十幾萬年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難得見到一個有趣的小輩,我就這么殺了你,豈不是太沒意思了?”神風女帝輕笑起來。

    她的狀態有些特殊,像是魂體,但又非常的透明,倒是有點像靈魄狀態,只不過是在凝聚靈魄的那個時候。

    “您……您不殺我?”林若雨忐忑道。

    “殺你干嘛?”神風女帝反問道。

    林若雨這才抬起頭看,細細的打量她,她猶如二八年華,衣著華貴,寶器閃爍著奇特的光芒,與林峰渡劫所見的神風女帝又有所不同。

    林峰所遇見的神風女帝,氣度雍容華貴,仿若一代女帝。

    但她眼前的這個,卻像是剛剛成年,帶著一絲少女的俏皮。

    “您……您真是女帝?”林若雨有些頭大。

    神風女帝輕笑道:“跪下吧。”

    “為什么?”林若雨目瞪口呆。

    “求我教你。”

    “我天資不行的,您要是收我為徒,會落了您的名聲的,我大姐,二姐都很厲害的,要不我跟你們推薦她們?或者我小師弟也行。”林若雨忙說道。

    “非你不可。”

    “為什么?”林若雨就弄不明白了,自己這資質,也不至于您老非要收徒啊。

    “因為你有些方面很像我,所以我想教你。”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