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宋先生你又裝病 > 第二百七五章 猶記那年花雨下 (1更)

第二百七五章 猶記那年花雨下 (1更)

    這注定是一場沒有勝負的爭論。

    只是娶一個女人罷了!

    宋銘不懂,為什么宋硯沉會如此的抵觸老祖宗的安排。

    “你身體的情況自己清楚,若那陸族的靈丹有用,你也無法再修武道。若是沒有一門強悍的姻親,將來怎么坐得穩宋族家主的位子?”宋銘覺得自己這一番勸說,已經是推心置腹了。

    可惜,宋硯沉卻平靜無波的道:“我從未稀罕宋族的家主之位。”

    “這是你稀罕不稀罕的嗎?你是我唯一的兒子,我的位子,只能由你繼承。”宋銘對他的頑固不靈頗為失望。

    宋硯沉沉默不語,但是身上那種疏離涼薄的氣息卻更濃了。

    宋銘忍了又忍,沉聲道:“與陸族聯姻,盡快延續你的血脈,這是你最應該要重視的事。”

    宋硯沉突然笑了,他站起來,看向自己血脈上的父親,鏡片后的雙眸涼薄中帶著譏諷,“所以,你在乎的不過是權利的延續罷了。”他這個廢人,唯一的作用就是生育工具?

    可笑!

    “你還是太年輕。”宋銘也不生氣,只是失望搖頭。

    宋硯沉笑得更冷,向門外走去,“我只是活得與你們不一樣,在乎的也不一樣。”

    那你在乎什么?

    宋銘很想問出這句話,可是宋硯沉卻已經瀟灑離開,沒有給他開口的機會。

    宋泗在外面等著,見宋硯沉出來后,便上前問,“先生,怎么樣?”

    宋硯沉收起了眼中的涼薄,“收拾一下,十天后離開。”

    嗯?

    “家主同意我們走了?”宋泗有些詫異。

    宋硯沉卻露出一切盡在掌握中的笑容,“有人會讓他同意的。”

    宋泗眸光一閃,心中當即明了。

    深山落雪,宋硯沉和宋泗走在這隱世之地,空中飄下的雪花將地面鋪出一層潔白,留下一串串腳印。

    ……

    《將軍令》劇組已經開拍了幾天,有陳平之坐鎮,拍攝工作一切進展得都很順利,李賀在這里待了幾天,看著沒什么事了,便告辭離開,趕往燕京與管邗會合。

    臨走時,他還出面請了全劇組吃了頓飯,讓大家多多照顧喬蓁。

    幾天的劇組生活,也讓喬蓁適應了拍戲的節奏。

    她的定妝照通過微博發出去之后,在粉絲群里引發了新的一輪舔屏,也不知道哪路的粉絲歪了樓,整天都有人在她微博下喊老公/老婆。

    今天,喬蓁的戲在B組,A組要拍的內容是沈楨和沈逸風父子在朝堂上,因為軍餉還有邊陲要塞修筑城墻,堡壘的事,與一干文臣據理力爭。

    在B組開拍前,喬蓁在A組待了一會,看到了一眾演員在大殿上爭鋒相對,暢酣淋漓的文戲。

    那種飆戲的感覺,連她一個戲外人都看得熱血沸騰,可見陳平之挑選的每一個演員都不是湊數的。

    陸惟在其中的表現,更是一點也沒有弱他影帝的名頭,將少將軍的角色把握得非常好。

    對文臣刁難時的憤怒,對有老皇帝態度的失望,對邊陲將士抱屈的隱忍。

    以右丞為代表的文人,覺得現在并未戰事,不需要耗費大量的國庫去修筑邊塞的防御城墻,士卒的軍餉也應該減半,充盈國庫,用于其他方面。

    但是,沈氏父子代表的武將,卻認為即便沒有戰事,也要做好防御,將士都必須要保持戰備狀態,這樣才不會被人乘虛而入。不在休戰的時候修建防御工程,難道要等到敵人打過來了,再修嗎?更不要說減少軍餉的事了。

    雙方爭執不下,皇帝態度不明,朝堂上一片烏煙瘴氣。

    喬蓁看得正精彩,鄭茵就跑過來叫她,“蓁姐,B組那邊要開拍了。”

    “好。”喬蓁意猶未盡的站起來,和A組執導的副導演打了個招呼,就帶著鄭茵朝著B組所在的場地而去。

    B組執導的人是陳平之,他早就說過,會把控喬蓁的每一場戲。

    化妝師和服裝師來檢查了一下喬蓁的服化之后,確定沒有問題,她就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要拍的這場戲,陳平之在之前已經跟她講過,所以現在直接開拍。

    晉朝對女子的管束并不算嚴謹,在一些特殊的節日里,女子也可以外出結伴游玩。即便是未婚男女同游,只要沒有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也不會有人說什么。

    今日B組的場景是在一個寺院的后山。

    波若寺是長治香火鼎盛的寺院,除了這里的佛祖很靈之外,最出名的還有兩樣,一是素齋,二是后山的一片海棠園。

    海棠迎風峭立,花姿明媚動人,楚楚有致,花開動人。

    人在花下走,香風陣陣,不時有花瓣飄落,猶如花雨。從林中走來的是一雙少年璧人。男的玉樹臨風,儒雅如竹,身姿如松柏挺立,姿態一板一眼,舉手投足間帶著君子之風,對身邊的少女盡管眼中溫柔繾綣,卻恪守禮儀,沒有絲毫失禮的行為。

    而與他并肩行走的少女,身姿高挑翩然,素裙在風中浮動,似與花瓣共舞,風姿綽約,臉上的面紗,讓人想要窺視那面紗下的真容,唯一露在外面的那雙眼,帶著對世事灑脫的淡然,還有一絲少女的純真。

    兩人由遠至近,漫步于花海之中。

    柳遇已經記不得自己是第幾次偷看身邊的少女。

    “卡!”

    剛剛投入進去,陳平之突然叫停。

    喬蓁和季博空都向陳平之看去。

    陳平之走過去,對季博空道:“眼神還要更溫柔些。柳遇和沈清楓都是感情內斂的人。但是,柳遇畢竟是男子,也是真心傾慕沈清楓,所以即便在行為上柳遇要守禮,可是卻也會有安耐不住心中情愫的時候。你的眼神一定要把握好,一往情深,卻不要讓人覺得猥瑣。”

    ‘咳。’季博空輕咳了一下,面色有些囧。但還是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陳平之又看了喬蓁一眼,然后才退回去,再一次喊‘開始。’

    兩人從頭來過,柳遇不時偷看身邊的少女,眼中的柔**語還休,那是屬于少年的情有獨鐘,干凈而純粹。

    “清楓。”柳遇突然輕喚。

    素裙少女轉眸看他,面紗衣袂浮動,那雙干凈的眸子彎了彎,“嗯?”

    一時間,少年驀然心動,將花雨中的素裙少女深深刻畫在了心底。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宋先生你又裝病>,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