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宋先生你又裝病 > 第二百一十章 落子無悔 (1更)

第二百一十章 落子無悔 (1更)

    “老頭子——!”魏榕松的呼聲帶著凄厲和無措。

    喬蓁眼疾手快,扶住了喬世博倒下去的身影。

    瞬間,宴席上一片混亂。

    喬元珅哪里還有精力去管警察帶不帶走喬依的事?

    喬之升和喬之恒也趕緊往混亂的中心跑過去,那畢竟是他們的爺爺。

    混亂之中,就只有高敏依然死死的抱著喬依,不讓靠近的兩名女警將她帶走。

    “快,把你爺爺、奶奶先送回去。”喬元珅在混亂之中,對喬蓁道。

    喬蓁并未拒絕,在喬家的傭人幫助下,先送兩位老的回后面的小院,喬之升跟在后面,喬之恒看向自己的母親和姐姐,還有臉色沉郁的父親,有些猶豫。

    “打電話叫醫生。”喬蓁突然扭頭,對跟在后面的喬之升說了一句。

    喬之升一愣,點了點頭,拿出手機給醫生打電話。

    喬家,自然有自己的家庭醫生。而且為了方便隨時被喬家召喚,住得并不遠。

    前面的混亂和賓客,都交給了喬元珅,他吩咐管家安撫賓客,在喬依的手被手銬銬上時,臉色募地一沉。

    “你有權保持緘默,但你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為呈堂證供。”女警語氣冰冷的對喬依說。

    “我們要請律師!”高敏聲音尖銳的喊道。

    “這是你們的自由權和權利。”女警對此并未表達出不滿。

    “媽,救我……救我……”喬依慌了。手腕上冰冷的觸感,讓她第一次感覺到害怕,感覺到無助。

    “筠文哥救我,我真的沒有……”喬依被拖走前,還不忘向紀筠文哭泣。

    “依依別怕,媽媽會救你的!”事到如今,高敏也只能先安慰。

    紀筠文站在人群中,父親就站在他身邊。他不是沒有聽到喬依的求救,可是他現在腦子里很亂,亂得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鄒志明早就縮到了一邊,喬家和紀筠文都沒有辦法阻止的事,他又有什么辦法阻止?

    然而,他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卻不知早就被警察盯上了。

    “鄒先生是吧?喬依的經紀人?”在喬依被帶走時,兩名男警察也向他走了過來。

    鄒志明心中一凜,強制鎮定的點頭,“是我。”否認無用,他剛才都已經當眾說自己是喬依的經紀人了。

    “你好,我們有些關于喬依的問題想要問你,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跟我們走一趟。”警察道。

    鄒志明沒有辦法拒絕,只能跟著警察離開。

    該帶的人帶走了,劉警官也不多留,只是對臉色難看的喬元珅告辭,然后帶人離去。

    突來的變故,讓這一場壽宴變得格外的精彩。然而,卻狠狠的打了喬家的臉,把喬家最在乎的臉面踩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喬元珅心口積壓著一團火,偏偏還不能發作。他還得安撫賓客,收拾殘局。

    他看向高敏,眼中的冰冷讓她不寒而栗,哭聲都不由自主的止住了。

    ……

    家庭醫生來得很快,前面還在收拾殘局,他就已經到了后面的小院,給喬世博檢查。

    好在,喬世博雖然年紀大,但是一向注重保養,今天也是被怒急攻心了,才會昏過去,并無大礙。

    這一點,其實喬蓁在他昏倒,扶住他的時候就已經知曉,只不過她沒有節外生枝罷了。

    小院的客廳里,老太太坐在沙發上垂淚不已。口中絮絮叨叨,“老頭子啊,你可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什么事,我該怎么辦……都怪那個養不熟的白眼狼,心腸歹毒啊她……”

    喬蓁站在一旁,沒有勸。

    跟進來的喬之升也站在原地,不知道該說什么,該做什么。

    今天經歷的事,還未讓他緩過來,整個人都有些怔然。

    “守在這。”喬蓁看了他一眼,說了一句。然后只身去了之前換衣服的房間,準備換下身上這一身累贅的禮服。

    “老太太你別傷心了,小心身體。”張媽勸了一句,卻效果不大。她無奈之下只能看向站著一動不動的喬之升。“大少爺,你說句話?”

    喬之升完全不知道怎么勸,但是又不能什么都不做。只能挪著步子走到魏榕松身邊坐下,低聲喊了句,“奶奶……”

    然而,他話還沒說完,就被魏榕松一把抱住,“我的乖孫啊!他們母女都是蛇蝎心腸,差點就害了你啊!”

    “……”喬之升不知道該怎么說,他覺得無論如何,繼母和喬依這個姐姐并未虧待過他,下意識想要解釋,卻被魏榕松接下來的話給震住了。

    “以前,我還當她是真心對你好,所以才格外的寵著你。想著回想起來,我才明白,這哪里是寵?分明就是想要把你養廢啊!”

    喬之升臉色一僵,雙唇緊抿。

    在他的印象中,高敏和喬依對他都很好,從小什么都依著他,他不喜歡學習,不想讀書,她們也是站在他這一邊勸父親。

    他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甚至不用說,她們都會很貼心的把他需要的送到他面前。

    曾今那些縱容他的話,在耳邊響起——

    ‘孩子還小,現在當然是玩的時候。等他長大了,自然就會愛學習了。’

    ‘之升不喜歡學習就算了,人各有志嘛。他喜歡什么就讓他去做什么好啦,咱們喬家又不是養不起。’

    ‘之升啊,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用擔心喬家,喬家還有你弟弟呢。’

    ‘……’

    以前那些讓他覺得感動的話,如今被奶奶提醒之后,他才恍然大悟,尤其是想到高敏對他和對喬之恒的態度截然不同時,當初的沾沾自喜,只讓他覺得臊得慌。

    喬之升越是回想,心里就越涼。他驀然回首,才反應過來,高敏對喬之恒的培養,完全就是按照家族繼承人去的。而他,就像是個不爭氣的二世祖,只會吃喝玩樂,是個廢人。

    他從未在意過誰能繼承喬家,也沒想過要去跟喬之恒爭什么,但如今謊言被戳破,這十幾年的點點滴滴,都變成一張張丑惡的鬼臉,在不斷的嘲笑他。

    “以前,我和你爺爺還當你不是經商的料,又覺得你年紀還小,所以對她們母女的作為不管不問。現在,我才知道那白眼狼這么歹毒,她對你親姐姐都這樣了,又會對你心存什么好?”魏榕松的話,還在繼續。

    喬蓁換回自己的衣服走出來時,就正好聽到了這句,也看到了喬之升蒼白的臉色,尤其是那雙眼中的彷徨無助,就像是遍體鱗傷的小獸一般。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宋先生你又裝病>,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