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286章 來歷
    林氏在知道原朝瑯的死訊時有多高興,在被人找上時就有多驚訝。

    她是真的以為原朝瑯一死,就一了百了,連盯著她的人也沒有了,她也就什么事也不用再做,可以安心當她的官太太。比起給人人唾罵的皇帝做事,她當然得向著她的夫君,她一個鄉下丫頭,可不懂那么些道理,只知道家里的男人才是她的天,誰都越不過他去。

    所以他們用毛大柱為要挾時,她才會乖乖聽話,現在想來她也的確是個蠢的,除了聽話明明還有其他辦法。

    “真可憐,你懷著孩子,又是該被人寵著的姑娘,哪里能經得了嚇。”何素一臉同情地說。

    林氏聽了眼睛都紅了,她就知道何素是個好人,她肯定能明白她的難處的。

    何素當然明白,任何人給自己做壞事找的借口總有一兩點是能讓人聽進去從心里認同的,只要不是她的敵人,別人的借口她全都認同。可如果是她的對手,就算對方是要拯救世界的,不好意思,還是換個人來吧。

    林氏的事她也算弄清楚了,從林氏說等方面的神態來看,她并沒有在說謊。

    安慰了她幾句后,何素又跟她說:“你放心,你的事我不會告訴別人,要是以后再有壞人來找你,你記得一定要告訴我。至于這次的事,現在沒有人知道,我們就當只是湊巧,你也是跟我約好了一塊兒去寺里上香的,只是因為我家馬車坐不下了,你才一個人先去了。”

    林氏連連點頭,現在不管何素說什么,她都只會答應。

    “可惜你家里也沒個護院,要是有人找上門來可怎么辦?”何素嘆道。

    “怎么辦?”林氏不由跟著問,她現在除了她夫君就擔心這個了。

    “要么問郭夫人借幾個人,要么搬到我這兒來。”

    顯然比起麻煩黃氏,林氏寧可麻煩她,當即還問:“那我什么時候過來?”

    “先看一陣子,要是吳王把所有壞人都抓出來了,你也就不用住過來了。”

    林氏點頭,還想再說什么時,何素打了一個哈欠,林氏這才發現已經在這兒打擾了一早上,想著何素的身子還沒有恢復,她也就沒有再久留。何素還客氣地留了她吃飯,林氏自然沒有應。等她走了,何素就在床上躺了下來,說了一早上的話她還真有點累了。

    “下午你看能不能找機會找青柚透句話,就說你隱約聽說賊人說了半句軍中有暗探的話……”何素說道。

    留在屋里的風暖應了聲是,等何素稍微躺了一會兒后,便服侍她再起來吃藥用飯。她原是想下午何素睡下后再找著機會出門,誰知下午青柚卻來了,還帶著滿滿一車的東西。

    “怎地拿了這么多東西來?”風暖問道。

    “是夫人和吳王妃送的。”青柚拉著風暖小聲說,顯然不想讓太多人知道。

    風暖點頭,目光微微一動,借著機會“猶豫不定”地向青柚討了一個主意。

    青柚過來時也是不巧,何素正好睡下,她本來該留下來等何素醒來跟她說幾句話再離開,不過既然風暖說何素沒事,她也不必非得等何素醒過來,還不如早些回去把剛剛聽來的消息傳回去。

    何素不知道這樣的消息會給金陵帶來怎么樣的震蕩,如果有她可以知道的,魏氏應該會跟她說。

    她一直盼著魏氏上門,離她生產還有一個多月,她出來走動走動并不妨事。只是天氣一直不好,要么就下雨,要么好像要下雨,讓人不能安心出門。

    又過去了小半個月,何素沒等來魏氏,倒是等到了濟岸。

    不知她本人并沒有見到濟岸,是李忠進來傳話說外面有位行腳僧來辭行,何素當時剛睡醒,等她收拾好讓人去外面請人時,人已經不在了。她讓月兒去打聽,才知道濟岸離開了寒楓寺,說是要去云游。

    何素也不知他是怎么起了心思,也許是跟遇著蕭家人有關。

    很久以后,何素才打聽到了濟岸的來歷。

    濟岸的前任主母可以也就是蕭國公府隔房的小姐可以說是蕭家出事前死的最慘的。

    據說她當時跟夫君去任上,家里忽然進了賊人,全家都被殺了。這位蕭夫人剛查出身孕,死得極慘。當時官府調查此案時,發現這家人有位家將不知所蹤,因他本就出身綠林當上家將沒幾年,官府就判定他勾結盜賊搶劫殺人。

    官府馬上發下海捕文書捉拿逃脫的家將也就是濟岸,卻一直沒找到他的下落,反倒是半年之內參與搶劫的盜賊一一被殺。有那僥幸逃脫的主動投案,說是那家將在追殺他們,他也并不是他們的同伙,而是被他們中的一人以比武為名引了出來。

    官府這才了解實情,等出發去找引家將出來那人時,發現他一家十余口人已經被斬殺,其中包括他的四個孩子,里面還有一對才剛滿周歲的龍鳳胎。

    這事在當地引起極大的震動,之后,那名家將再也沒有出現,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當地的匪患也沉寂了一段時間,就算后來死灰復燃,卻很少有人敢再對官家出手,生怕給自家召來禍事,可是他們對普通百姓行商仍不留情,直到后來徐平到當地上任,才徹底清除了賊匪。

    對濟岸來說,血債血還,天經地義,既然他的主子主母被害一家斷了香火,那么引他出來那人也得受此報。可他到底不是窮兇極惡之人,也知道自己殺伐太過,這才入了僧門。他本想在寺中潛心修煉,可是經過寒楓寺一戰,他才發現比起在寺中念經修身養性,他寧可去懲奸除惡,便是將來身入地獄,他亦不悔。

    風暖去打聽濟岸的事時,也帶回了寒楓寺的消息。

    當日刺客在寒楓寺設伏刺殺朱高泰,波及了幾個無辜的百姓,寺里的僧眾也有死傷。從人數上并不多,畢竟他們不是刺客的主要目標,反倒是跟著朱高泰去的護衛死傷慘重,跟他同去的少年也死了一位。

    寺里傳出的消息倒沒有說誰遇刺,而是用了何素的說法,說是有賊人盯上了寒楓寺。得佛祖保佑,湊巧當時有幾位高門公子來寺中游玩幫著退了敵,至于何素一行曾經出現過的事則被隱去了。沒辦法,女眷和賊人出現在同一個地方,哪怕沒有照面都會被有心人編出事來。

    至于何素動手的事,也沒有旁人看到,外面不見一絲傳聞,朱高泰本來想來蕭府看她的打算也因為要遮掩何素的行蹤而作罷。

    也有一些人在猜出現在寒楓寺的不是普通的賊人,而是專門沖著朱高泰去的,本就受關注的朱高泰被多方的人盯著,別說出門了,他連自己的院子都很少出來,只一門心思苦讀,連他好友下葬,他也沒能去。

    到了農歷六月,天氣總算是明朗了,何素也從風暖那里聽著城中的各種消息,像是楚側妃家里有人犯事、郭將軍府上有人偷盜、還有幾位大人因家宅不寧被貶……甚至有人開始傳原朝璃的消息,說他寵妾滅妻,有戾帝原朝瑯之風。

    何素還挺好奇原朝璃這個人,他絕對不是何素所知道的五皇子,何素的腦子有一陣子繞不開五皇子這個圈,還想起原朝璃會不會就是五皇子假扮的,近來她總算是打破了固化思維,沒再去想什么五皇子。

    作為跟五皇子血緣較近地位最高的人,原朝璃從傳出來的消息看似乎沒有什么缺點,唯一讓人議論幾句的就是他對原配孫氏的冷淡。

    原朝璃以前就不喜歡強行賜婚嫁入肅王府的孫氏,當年外蒙入侵時,原朝璃帶著一部分人撤離,孫氏又胡攪蠻纏說要回京城,身邊就有人獻計讓她從以前的假借有病變成真病。從此孫氏就“病”倒了,她的家人跟著京中眾多官員北遷,她也沒有好起來,他們也沒能進去探病。

    近日也不知怎么鬧的,孫侯府里的人竟說孫氏被人下毒云云,還說要帶大夫去救人。

    這事哪怕一小部分人心照不宣,但要是鬧開了,誰都不好看。金陵這邊肯定是看笑話為主,也有一些地方處于觀望狀態,不過在原朝璃所在的涼州,馬上就有人說是孫侯的繼室從小對前頭長女下毒,現在毒發了卻賊喊捉賊。

    這樣的說法傳不到金陵,卻也不知有幾個人能信。

    何素在聽原朝璃的八卦時,也知道了他有個寵妃叫葉妃。

    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葉妃的閨名,甚至連她的來歷也有各種說法。有的說她是原朝璃原本想娶的女人,因為孫氏才成了妾;有的說她是名門之后,家族流放到北地時跟原朝璃相識相知;還有一些人說,她是原朝璃在北蒙進犯那年撤離北地時結識的。

    不管哪一種吧,何素并沒有對這個葉妃特別上心,就是抱著聽八卦的心聽了幾句。

    她也聽過各過妃子的稱呼,有端妃、淑妃、德妃、鳥妃?最后一個她也不知在哪里瞄見的,估計只是個玩笑當不得真,不過也可見各種妃的稱號打頭的那個字并不是她們的姓氏,這位葉氏估計也是如此。

    葉子挺好的,生機勃勃的,以此作為封號也不奇怪。

    她不知道這位葉妃封號是貴妃,金陵人看不上她,說起她時從不提那個“貴”字,只提她的姓氏。

    何素在床上躺了半個月,總算是恢復了,不過作為臥床安胎的后遺癥,她肉眼可見的胖了一圈。

    她也不敢運動減肥,只能控制飲食,等早晚不太熱的時候在院子里多走走,小黑石也會來陪她一起走。哪怕何素現在好了,他也沒有提搬回去住的事,好像已經習慣了跟李培和張伴住在同一間里,何素也沒有去提醒他。

    近來他的熱情主要在趴在何素床邊上給肚子里面的妹妹念書這事上。

    何素曾讓他感受過肚子里寶寶的胎動,他驚訝地在原地手舞足蹈的。可是他讀得書也不多,為了能每天給寶寶讀新的內容,他認真跟著月兒識字。月兒越教越覺得小黑石聰明,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何素影響,她覺得小黑石就沒有一點不好的。

    前些日子,她也曾去金陵一些小姐辦的詩會,還是魏氏幫她牽的線,讓她跟這些小姐認得的。去了幾次后,有些人偶爾會說起家里的兄弟,大多是報怨他們做的一些蠢事。月兒一向都安靜地聽著,默默地想,小黑石從來不這樣,小黑石最乖,小黑石最聰明……

    尤其是小黑石為了讓妹妹將來像他一樣懂事,趴在床邊對著何素的肚子念書的時候……月兒不懂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倒是想起從何素那里聽來的一個字“萌”。

    六月,金陵進入盛夏,每天都有明晃晃的太陽懸在空中照著大地。何素不喜歡夏天,越發不想出門。

    這一天,她接到了魏氏的帖子說要午后要來看她。

    “怎地現在才來?天這么熱,我都已經好了。”

    何素抱怨道,卻還是備下了瓜果點心,等著魏氏來。

    小黑石聽說魏氏要來也很高興,上次在寺院出事后,一家子就沒有怎么出過門,小黑石也沒有再去過朱府找元姐兒玩。元姐兒最喜歡聽他說小狗的事了,她還沒有見過小狗呢,等會兒她過來,他要讓元姐兒看看他的小狗會坐會伸手,還會站起來向人拱手。

    身為猛犬的乖乖巧巧卻沒有機會再次向小主人的客人展示它們的機靈,那天直到傍晚,魏氏也沒有來。

    何素看了一眼天色,想著到了這個時候不來魏氏也不會再來了,也沒有再等。

    “母親,朱嬸嬸怎么沒有來呢?”小黑石有些失望地說。

    “你朱嬸嬸家中事忙,許是遇著什么急事了走不開。”何素安慰道,拿起扇子搖了搖,她現在這體型天氣一熱實在有些難熬。

    到了第二天,何素從報信的青柚那里知道了魏氏沒來的原因。

    魏氏昨天臨出門前走路被門檻絆了一下,哪怕沒有摔著,當即肚子就有點不舒服,略歇了歇后她發現肚子越來越疼,像是要生了,自然沒法再出門。朱府頓時忙了起來,也沒有人記著要到何素這兒來說一聲。

    魏氏疼了半夜,又喝了催產的藥,直到凌晨才生下一個男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