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254章 洗三
    “你生產的時候可還順利?”魏氏問道,不想繼續聊胖不胖的事,她才不胖呢。

    “太順利了,我還存著力氣準備多使幾次勁,結果頭一次用力就把孩子給生下來了。”何素到現在都覺得還有勁沒有使出來有點不爽快。

    “你生了多久?”魏氏又問。

    出門去各家報信的是風暖,接待她的青柚想著她年紀小也不能進產房,怕是不清楚里面的事,也沒有多問。風暖跟青柚說話時也沒有具體說何素生了多久,只說很快,就是何素本人也是這么一個答案。

    “很快就生下來了。”

    “那是多快?”魏氏嗔怪地問。

    “感覺穩婆一到,我在屋子里快走了幾圈,然后一上床一用力孩子就出來了。”

    “有這么快?”

    魏氏有些不信,怎么跟她聽來的都不一樣,就是黃氏微微驚訝地捂著嘴,要是知道她生玉兒的時候可是吃了大苦頭,不僅僅是她,從她聽來的一些消息里女人生產只用半天都算少的,何素竟然沒一會兒就把孩子生下來了?

    正好接生的穩婆要給小黑石洗三也在了,何素見她們不信便請了她過來。

    “反正在我的印象中生產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具體是不是的你們可以問問穩婆。”

    穩婆已經知道了兩位夫人的身份,可這是她難得能見上一面的貴人,對于她們的疑問她自然一一解答,在說到何素生產的過程時,她少不得夸上幾句。

    “老婆子接生也有三十多年了,就從來沒有見過生得這般順利的,生完后恢復得也快。老婆子還好奇想問問夫人,是不是有什么特別的偏方呢。”

    “你說,是不是有偏方?”魏氏指著何素笑著問。

    “哪有什么偏方,就是平時多動動,讓自己變得有勁些。”何素笑著說道。

    說到有勁,魏氏就想起何素的身手,何素平時慣會裝乖,她都忘記了她還有這樣的本事,難道說是因為她平常練武才能生得這般快。這會兒有旁人在,她也不好多問。何素雖然在濠州朱府靈堂出手替朱應儉解了圍,但是知道出手是她的人也不多。

    那天的事情發生得很快,所有的女眷又都穿著素服,許多又是生面孔,在場的人也不認得誰是誰,后來何素很快避到了后院去換了衣服,旁人也就不知道是她,許多人都以為是朱應儉府里的女護衛扮成女眷混在其中,以便隨時出手。

    朱家莊里雖有不少人知道,但也只是在內部傳傳,誰也不會沒事跟剛相熟的人聊別人家的媳婦如何。

    黃氏知道何素跟郭威以前一同住在鄉下,估計何素是做慣農活的,哪怕面上看不出來,她的身體底子一定比旁人強健。

    難道以后回家要多動動?黃氏和魏氏暗想。

    “也是夫人底子好,別人懷孕了卻是不敢多動的。”穩婆陪笑說道,也是怕邊上兩位夫人聽了進去自己亂動弄出事來。

    黃氏和魏氏細想想也覺得穩婆說得對,便不再繼續提這個話。魏氏就是想多問,現在有這么多人在也不好開口,反正以后還有的是機會,到時候再聊不遲。

    等徐氏身邊的巧枝到了,小黑石的洗三儀式也就開始了。

    月兒早先也令人去朱府說了一聲,就算會被外人說她們巴結著朱府,但是兩家的確是有交情在的,若是不說倒顯得自家不是了。

    徐氏還在孝中沒法前來,便指了身邊的大丫頭巧枝過來也算是對蕭府的看重。原來一直是巧音跟蕭府走動,后來聽說代表徐氏前來添盆,又會有其他幾家夫人在,巧枝就站出來接過了這活。

    巧音也沒有說什么,只管留在府里默默做好自己的差事。

    因巧枝是代表徐氏來的,在穩婆祭過催生娘娘等請各家女客給準備好的銅盆里添一勺清水再添禮時,便請了她頭一個添盆。巧枝本不想當第一個,黃氏和魏氏還有后來到的毛副將太太林氏卻也不好跟她爭先,雙方推讓一番后,巧枝才有些不好意思上前往銅盆里加了一勺水,又朝盆里扔了一個金裸子。

    后面的黃氏和魏氏也推讓了一下,才讓黃氏上前先添了盆。黃氏和魏氏添的皆是金裸子,只是比巧枝添的略小一點,林氏站在最后面略有些窘迫地扔了一個銀花生。

    添盆后,穩婆上面拿了根棒子往在盆里一攪,嘴里還念著:“一攪兩攪連三攪,哥哥領著弟弟跑。七十兒、八十兒、歪毛兒、淘氣兒,唏哩呼嚕都來啦!”

    念完,她才抱了小黑石要給他洗澡。

    “這水會不會太涼了?”一時在邊上盯著的何素不由說。

    “沒事,都是這么洗的。”

    何素皺著眉,顯得不太高興,盯著穩婆的目光也冷冽起來。穩婆被她一盯,不由有些緊張,又想起府里下人交待過的話,利索地給小黑石洗澡。

    小黑石剛剛醒了,忽地被冷水一潑,有些驚詫地睜開眼,茫然地看著四周,手腳微微動著想要逃開,卻沒有哭。

    一般洗三的時候小孩子要哭了才算吉祥,叫做“響盆”。穩婆見他一直不哭,也不好在何素地緊盯下硬是把他弄哭。念完該說的贊詞,穩婆拿過艾葉球兒點著,放在嬰兒腦門前,象征性地炙一炙;再拿起了梳子,在嬰兒腦袋上比劃著梳了幾下;再用雞蛋往小黑石臉上滾了滾。

    滾完了,她再小心把小黑石包好,用一棵大蔥往他身上輕輕打三下,說:“一打聰明,二打靈俐,三打明白。”

    隨后她叫人把蔥扔在房頂上(有祝愿小孩將來聰明絕頂之意)。

    何素看穩婆竟然用大蔥打孩子時,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等穩婆讓人去扔蔥時,她便迫不及待地上前把孩子抱了過來。小黑石還好奇地四下看,手腳也動著,像是發覺自己被包住了動不了,急得撇撇嘴,“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哦,小乖乖,怎么了?”何素哄道,馬上就看出他被綁著不舒服,就把他放到了床上替他松開了布包。

    襁褓一松開,何素拉著小黑石的手晃了晃,小黑石感覺手腳能動了,馬上就不哭了,又用力地蹬了幾下腳后,他的眼睛漸漸閉了起來。

    “這是要睡了呢。”魏氏在邊上說,看著很是羨慕,也不知道她生出來的孩子能不能這么乖。

    何素微笑著點頭,說:“他可愛睡了。”

    趁這個空檔,穩婆端著銅盆離開了房間,銅盆里面的東西照習俗都是歸她的,她還能從主家那里得一個紅包。不過她也不是拿了紅包馬上就走,主家會為來客準備一碗面條,她們得每人吃過了面才能告辭。

    巧枝吃了面略坐了坐就走了,何素也沒有虛留她。黃氏和郭氏倒是多留了一會兒,直到小黑石醒了何素要喂奶,她們才走。

    臨走時,玉兒還有些不舍得,她一直都好奇地盯著小黑石,好幾次想要去碰碰他的手卻又不敢。

    “肖嬸嬸,小弟弟哭了。”她指著床上在哭的小黑石,不懂大人為什么只顧著自己說話也沒有去管她。

    “是呀,你去照顧孩子吧,就不用送我們了。”魏氏應聲道。

    “行,你們慢走。”何素說道,也沒有多客套。其實她也想要早些回去管孩子,外面的人哪里有她的孩子重要。

    “肖嬸嬸,明天我也來幫你管弟弟。”玉兒大著膽子說。

    “好呀。”何素隨口應道。

    玉兒一聽高興地笑著,以為何素真的答應了,跟黃氏離開時還一時說著這件事。

    “母親,小弟弟好小呀。”玉兒高興地說,以前還沒有見過比她小的孩子,對這個剛剛出生的小弟弟非常好奇。

    “是呀,你小的時候也這么小。”

    “可是我現在大了。”

    “真的?你大了呀。”

    “是呀。小弟弟比我小。”

    聽著女兒稚氣的話語,黃氏心中滿是溫柔。她知道玉兒心地善良,最喜歡親近幼小的生命,上回她還說想要墻上的小貓。可是她的身體太弱了,黃氏不敢讓她去碰外面的動物,也許等她再長大一些可以讓她試試。

    等兩人回了府,正好郭威也騎著馬從外面回來,黃氏便和玉兒在門口等了等。

    等郭威下馬后,黃氏微笑說道:“威兒,你回來了。”

    “母親。”郭威有些不情愿地行了禮,把韁繩扔給了門口的下人,正要顧自進府,玉兒就跑了過來。

    “兄長好。”玉兒也乖乖地問了安,在得到郭威“嗯”地一聲答應后,便顧自說起話來,“兄長,我看到小弟弟了,和母親一起去的,是肖嬸嬸的小弟弟。”

    郭威一聽微一皺眉,問黃氏:“你們今天去蕭府了?”

    “是呀,今天你肖嬸嬸家辦洗三,就請了交好的女眷去添盆。”

    郭威聽到是女眷去的,就知道沒有他的份。

    “肖嬸嬸已經能見客了嗎?”郭威問道,要是能見,他還真想去看看何素生出來的孩子長什么樣子。

    黃氏還沒有回答,玉兒就搶著說:“我明天還要去看小弟弟,小弟弟哭了,我要去抱抱他。”

    “怎么哭了呢?”郭威問道。

    “孩子還小,一餓就哭了。這些日子你肖嬸嬸還得坐月子呢,還是不要上門打擾的好。”

    “我不打擾,我就抱抱。”玉兒跟著說。

    “你連走路都走不穩呢,怎么抱?”郭威低頭駁了她一句。

    “我能走。”玉兒用力跺了幾步,還小跑了一段路,回頭朝著郭威小小得意著說:“我能走得很快的。”

    郭威嫌棄地看了她一眼,顯然不想再跟她說話,玉兒卻又跑到他身邊來。

    “兄長要看小弟弟嗎,明天我帶你走。”

    “我不用你帶,我自己就能去。”

    “你不能去,肖嬸嬸沒說讓你去,肖嬸嬸讓我去了。”

    “我想去就去,她還能攔著我不成?”說是這樣說,郭威還是挺怕自己要是真的不上學跑去看小寶寶,何素會揍他。

    朱府請的先生也不知怎么回事,他聽說其他學堂的先生都放假的,為什么他的先生不放假,他不想上學、不想練字、不想背書。不過武先生教的東西倒是挺有趣的,他感覺今天最后那一拳好像能打到武先生了,說不定明天再跟先生比幾次就行,就算是為了打到他,他也舍不得不上學。

    再說了,要是不上學,他就只能呆在家里了,呆在家里多無趣,又要被人管又要被人煩,郭威看向底下那個喜歡跟著他的小屁孩撇了撇嘴。

    “我回自己院子了。”他朝黃氏說了一聲,轉身跑進了自己的院子。

    玉兒話才說了一半,看郭威跑了有些傷心地嘟起嘴,可是她也不敢說什么。黃氏一直跟她說郭威的院子不能隨便進去,會打擾他念書。她雖然不知道念書是做什么,但知道是件頂要緊的事,就是她生病想要去找郭威的時候,黃氏也沒有讓她去。

    “母親,兄長不喜歡小弟弟嗎?”玉兒有些沮喪地問黃氏。

    “你兄長得回屋讀書了。”黃氏只能這樣回答,她也不怪郭威在玉兒話說到一半的時候跑開了,不是誰都有耐心來照顧一個孩子的,郭威沒有對玉兒惡語相向就已經不錯了。

    “兄長好可憐,一直要讀書。”玉兒很是同情地說。

    “是呀,所以你要乖一點,不能去打擾你兄長,知道嗎?”

    “知道。”玉兒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蕭府內,姐弟的相處卻是另一番情形。月兒坐在床邊的凳子上,一直盯著睡著的小黑石看。

    小黑石剛出生的時候,雖然她沒有說,但是她覺得他有點丑,不過男子最要緊的不是外貌而是才華,說不定等他再長大一些,他就不會那么丑了。她也沒想到自我安慰的話竟然成真的,也許是她一直這么盼著才成真的,才過了三天,她的弟弟就沒有那么丑了,還越長越可愛。

    她在看著小黑石的時候,何素正在床的里側睡覺。她本來是不放心讓小黑石睡在外側的,可是月兒說她會看著,她才稍微睡了一會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