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215章 鑰匙
    兩人在走廊慢慢走著,何素看著院中略顯雜亂,顯然只粗粗整理了一遍,不由有些頭疼。

    “這院子倒不小,是不是還得找個花匠來?”

    “不但要找花匠,各院也還得再添人。后天下午,我們去人伢子那里看看。”

    “還要添人嗎?”何素覺得家里人已經很多了,再多她就要不適應了。

    “現在各院的人數不夠,像是正院和月兒的院中都只有兩個人,太少了點。”

    “我以為我們不會在金陵久住?”

    “就算不久住,該添的人手還得添,大不了以后發賣了就是。”

    何素聽了有片刻猶豫,轉而卻問:“說得像是你當了大官似的,別雇了這么多人,家里連日子也過不下去了。”

    “你放心,我跟著他們剿滅山寨,分得了許多財物,不會讓你過苦日子的。”

    “這樣會不會坐吃山空?”

    “不會,我還會再弄更多的好東西來的。”

    何素聽著就覺得有些不靠譜,想了想,她很是賢良地說:“我也不求你弄多少好東西來,只要你平平安安的。家里這些人就夠了,要是你覺得月兒的屋里得再添人,那就添,正院卻是不用了。財錢也得省著得用,得找一個長久的營生,可不能只靠著那些意外之財。”

    蕭顯重也知道是這個道理,只是先前他得在軍營,何素等人也不在身邊,他也不知要拿銀錢去做什么營生,也沒有這個時間。現在她們來了,何素能把家照看起來最好,他也放心讓何素持家。

    “你來了真好,以后家里就事就要你費心了。要是你覺得再添下人浪費,就先不添了,等你賺了錢再添。”

    賺錢?何素一時愣神,怎么會說到讓她賺錢,難不成他是想讓她在家拿錢弄點營生,她又不懂這些。何素感覺給自己挖了一個坑,她還不知道是從坑里出來還是填土把自己給埋了。家里的確不能總吃老本,蕭顯重又不在家,這事不交給她交給誰?難不成要交給月兒?

    如果只是管家,她覺得交給月兒倒沒關系,但是做生意之類的,她要是也交給月兒,就是在坑月兒。

    “明日你可以去問問郭夫人,她本就是金陵人,對此地也熟悉,應當會有一些辦法。”蕭顯重提醒道。

    “好。”

    何素立馬答應,腦中又想了許多,除了黃氏,她也可以去問問魏氏,問問徐氏,她們肯定有些頭緒,說不定正需要人合伙會帶上她,就是不知道蕭顯重到底有多少銀錢,要是數目太小就只能做點小本生意或者買地買鋪子?

    當天晚上,蕭顯重帶何素去了正院一上鎖的房間,里面放著的就是他這幾年來所得的財物。說是這幾年,其實主要還是近兩年,前面的日子他只有糧餉還沒有太多灰色收入。

    何素其實白天就注意到她住的院子里有一個上鎖的房間,當即就決定要等蕭顯重不在家的時候偷偷進來看看,想不到蕭顯重竟主動帶她進來了,讓她覺得沒意思得很。她先前還在想,門上這鎖她見過,若讓她來開,用不了幾分鐘就能靠鐵絲打開。要是里面真的放著貴重物品,她得再去弄個復雜點的鎖,免得有其他人摸進來。

    這間屋子是原先的屋主造來當庫房的,里面釘著幾排架子擺放物品,墻壁也修得比別處厚,聽說里面還鑲著鐵板,輕易砸不爛。何素并不知這些,只看到靠里面的墻邊放著好幾個箱子,默默估算里面的價值。

    這些箱子都上了鎖,蕭顯重打開后,何素看到了稍小一點的箱子里放著的是白銀。還好,沒有很多,何素暗想,等蕭顯重再打開一個,她看到里面放著的是古玩字畫。她不懂這些,也不知道價值幾何,只知道這些東西一般有價無市,流通性比較差,沒有金子實在。等蕭顯重再打開一箱時,才真正驚了她的眼。

    她認得名貴寶石那箱子里都有,有的打成了首飾,有的裝在盒子里,還有各種金銀玉器、珊瑚珍珠,看得她腦子一時都空白了。幸好她及時回神,然后跟笑瞇瞇的蕭顯重對看了一眼。

    “怎么會有這么多,不會是見不得光吧?”她有些擔憂地問,就算當兵的可以有灰色收入,這也太多了呀,她除了當鋪也不知道哪里適合銷贓。

    “按份額拿的,你放心,是軍中的約定俗成,并沒有太超過。”蕭顯重安慰道,生怕她想多了害怕。

    伸手抓了一把首飾塞到何素懷里,他跟何素說:“你有什么看中的可以拿,以后庫房的鑰匙就交給你了,這個家里的一切東西都歸你管。就是這些首飾是我們從山寨里抄來的,也不知干不干凈,你要是嫌晦氣,可以找地方融了打新的。”

    這是真要讓她銷贓?何素暗想,馬上先把這事拋開,想到他剛剛說的另一句話。他要把鑰匙給她?就這么給她了?這也太好騙了,害她一點成就感也沒有,她還想著偷偷溜進來藏點私房錢呢。

    “你就沒藏起幾樣當私房錢?”

    何素轉而問道,既然財政大權到她的手上了,就該讓她來管管私房錢的事。

    “我哪里用得著私房錢?”

    “不用嗎?要是請同袍在外面吃飯喝酒,難道不用錢?”

    這點錢蕭顯重當然是有的,這樣算是私房錢嗎?這不是他日常開銷應該拿著的錢嗎?

    “我聽說男人身上不能帶超過一兩銀子的錢,不然他們就會出去花天酒地。”何素很是鄭重地盯著蕭顯重說。

    這會不會太少了,蕭顯重暗想,也不知何素是從哪里聽說的這事。要是在鄉下,村民身上很少有帶錢的時候,一兩銀子反倒是多了;要是在城里,一兩銀子是遠遠不夠的,要是碰到熟人請他去好一點的茶樓吃茶花費就不止一兩銀子。至于何素說的花天酒地,沒個十兩百兩的哪里會夠,蕭顯重暗想。

    “還請夫人寬容些。”蕭顯重拉拉她的袖子好聲說道,她越是說得鄭重他反倒覺得越有可能是假的,說不定就是虛張聲勢想嚇嚇他。

    何素的確對把控私房錢的事并不堅定,卻不想輕易改口了顯得自己搖擺不定,立馬就拒絕了蕭顯重的要求。

    “不行。”何素說道,不過一兩銀子她也覺得少了一點,便說:“這樣吧,給你每個月五兩銀子,月末查賬,多了就放到下個月再用,少了不補。你還得一一列出這錢花到了哪里,要是有任何去向不明的花費,都要挨罰。”

    “罰什么?”蕭顯重好奇地問。

    “有跪搓衣板,有寫保證書,還有吃素呀、做家務呀,到時候看。”

    “我莫不是娶了個河東獅?”蕭顯重苦笑著問,也不知她從哪里聽來的這一套,以前也沒聽她提過呀。

    “怕嗎?”何素微微笑著,盯著他的臉問。

    蕭顯重馬上堅定地搖頭。

    “后悔嗎?”

    蕭顯重用力搖頭,生怕何素不信。

    “那就好好保持,不然我會用別的方式讓你后悔,到時候你也許不會再說什么河東獅,而是說蛇蝎婦人之類的話。”

    “不會,夫人大方賢惠,怎么會連那等毒物扯上關系。”

    “我現在是不會,以后,呵呵,看你表現了。”何素拍了拍他胸口,又覺得自己看了太多錢財有些得意忘形,好像表現得太放肆了一些,不知蕭顯重會不會嚇著。

    偷眼一看,何素見蕭顯重微微笑著,并無其他表情,心下也放了心。

    肯給她財庫鑰匙的男人,肯定是已經被她迷得團團轉,怎么會因為幾兩銀子的私房錢跟她鬧別扭。再說了,他要是說都上交了,難不成她還會不信嗎?就是他私下藏一點,只要不讓她翻出來,她也不會說什么的,就是她要是想翻,估計總能翻出來,翻不翻的看心情啦。

    蕭顯重見她親近,哪里還管什么財物,只摟著她的腰,跟她玩鬧。都說小別勝新婚,何況兩人還真是新婚。

    這一夜就這么不可用言語表達地過去了。

    何素早上很早就醒了,這樣的天氣,她一向醒得早,卻又難得地犯起了懶,不想從床上起來。她看向身邊還睡著的男人,不由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臉,不是想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就是想捏捏讓自己有點痛感。

    難道她以后要過這樣沒羞沒燥的日子了嗎,這是她該過的日子嗎?不是,肯定不是,肯定有哪里不對,只是她還沒有發現。會是哪里呢?她看看身邊的人,忽然覺得他肯定是個壞人,他一定是在騙她,不然他不會對她這么好的。

    可是下一秒,當他伸手摟著她的時候,她也覺得自己想得有點多,明明每一步都沒有出錯,怎么會有問題呢,有問題也是以后的問題,那就等問題出現了再說。閉上眼,她假裝自己睡著了,她還是不要比蕭顯重先醒比較好。

    隔了沒一會兒,蕭顯重也醒了,他轉頭時看到何素,便伸手輕輕捏了一下她的臉,又在她的唇上點了點,癢得何素差點咬住他的手指穿幫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