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182章 兔子
    “你也太客氣了。”大山媳婦接到野雞笑得一臉燦爛。

    “也是我運氣好弄到的。”何素笑笑,也不跟她多寒喧,她得回去燒水殺雞,要是動作不快點,晚上真要吃不上了。

    不過她剛把雞清理完,柳嬸便拎著野雞來了。

    “你這孩子還跟我瞎客氣,快拿回去,明天拿去鎮上賣了。”柳嬸把野雞遞到她面前,待看到一地雞毛時,她便覺得有些糟心,“你都殺了?”

    “殺了。一只今天炒了吃,一只明天燉了吃。要是柳嬸你不收,我后天再燉一只。”

    “你……”柳嬸一臉恨鐵不成鋼地看著她。

    “威兒住在我家,得吃好點。比起去鎮上買,還不如自家獵呢。你也別跟我客氣,我今天還弄了一窩野免回來,等養大了吃了,這皮子還得找你幫忙處理。”

    何素剛剛扔下郭威去鉆進林子,就是看到了野兔,不過野兔后來沒抓到,倒是掏了一窩小的。她當時把整窩兔子放進背筐里,郭威也沒有發現,直到她到了家叫月兒出來看他才知道。

    柳嬸過去看了一眼,見兩個孩子正拿著野草逗兔子,便問:“小兔子可不好養,你會嗎?”

    她還記得何素養死過好幾次小雞的事。

    “給它們吃草喝水,還不能多喂。”何素一本正經地說,想來這些能在野外生存下來的兔子,應該不會很嬌弱才是。

    “水要是涼開水,草也得是曬干不沾水的,不然兔子吃了要拉稀。”柳嬸認真教道,看何素院中都是雞毛,想到快要做晚飯了,也沒有多呆。“明天我讓大山來給你釘個兔籠,再好好教你。”

    “好,麻煩柳嬸了。野雞你千萬拿著,要么我做好了再拿過去?”

    “哪還用麻煩你。不過天也還不晚,你雞肉直接燉了就好,剝下來的雞油可以炒其他菜,何必炒雞肉呢,多費油。”

    “威兒想吃。”何素立馬把鍋甩給了郭威。

    柳嬸也是個疼孩子的,不然她的大孫子草根也不會被養得那么胖,聽她這么一說也不好再說什么,便拎著雞走了。

    倒是郭威一臉幽怨地看向她,等柳嬸走后才問:“我什么時候說我想吃了?”

    “就你先前總吃素的時候。”何素胡謅道,也沒再理他,進廚房剁雞去了。

    郭威不解地皺了皺眉,不確定自己有沒有說過,他當時是報了許多他想吃的菜,好像提到了燒雞,至于有沒有炒雞塊,他也不記得了。

    其實是何素自己想吃,她主要是懷念以前點外賣的日子里常點的全國連鎖店里的炒雞塊,到了古代,佐料和配菜也不齊全,她只能炒出個大概的味道。

    郭威是吃過好東西的,剛到鄉下時還嫌何素做的菜不好吃,被何素教訓了幾次也就學乖了。現在看何素弄了新菜,他也不再多言語,悶了頭就是吃,等吃飽了才品評幾句。

    “這個比燉雞好吃。”

    “你沒聽柳嬸說,這個費油。”

    “我父親不是有送錢來嘛,夠家里吃的。”其實他也不知道郭義到底有沒有送錢來,送了多少錢來,反正何素這么跟別人說,他也就當真了。

    “你冬衣不做了,房租不付了,每天誰給你做的菜誰給你洗的衣?就你父親送來的那點錢,付人工費都不夠,你還想天天吃肉?”

    事實上何素也就在郭威被送到時收了一百兩銀票,因為是銀票,何素也沒處花用,只能先放著等家里的散碎銀子用光了再說。至于郭威到了蕭家后一共用了多少錢,她哪里算得出來,總歸米糧有常風提供不用她擔心,菜蔬自家地里就有,也不用花錢去買,她只要買些肉就行。

    因為其他村子離得遠,她有時也不耐煩騎馬出門去買肉,免得被柳嬸發現了還要被說,這樣算來,一年下來她應該也花不了多少錢。

    想是這樣想,節約些總是沒錯的,她今年種了一年地后,越發看不得剩菜剩飯了。辛辛苦苦種出來的糧食就這么浪費,她舍不得。轉念想想,也許勞動改造是有道理的,她這樣一個沒成算的也漸漸學會了過日子,就是過得沒有其他人家那么精細。

    郭威聽了何素算了這樣一筆賬,心里頗有些不安,生怕父親付的錢要是用完了,何素會把他趕走。現在想想,軍營里也沒有什么好玩的,還是鄉下好玩。

    “你放心用錢,缺多少將來我讓父親補給你。”郭威財大氣粗地說。

    何素一笑,便說:“你父親的錢在你父親那里,我也沒有這么長的手,明天要用錢了能一伸手就從你父親那里把錢拿過來。天馬上就要冷了,等入了冬,咱家就該只吃兩頓飯了。”

    “啊?”

    “你不知道呀,村里好多人家都是只吃兩頓飯的,我們家算是吃得不錯的。不過等天冷不用出門做事,你可以等你起床了吃一頓,睡之前吃一頓,吃完就躺著不亂動,免費花力氣浪費糧食。”

    “這也太慘了吧。”

    “哪里慘,你是不知道前年鬧災的時候,多少人家易子而食,還有人抓了孩子去吃了的呢。”

    郭威一聽,便認定何素這是在嚇她,連她前面的話也可能是假的,便沒有當真。只月兒聽了不哼聲,她是記得逃往濠州的路上見過的那些災民的,也不知遇到的那些是不是靠吃人肉活下來的。

    郭威雖然沒信,但是第二天等大山來幫家里做完兔棚后,他帶著草根出去玩,跟村里的孩子說起了這事。

    村里的孩子聽說肖家要養兔子了,都想過來看熱鬧,可惜都沒有看成,柳嬸說兔子還小,被會驚著,讓他們等兔子大一些再來。大人的話他們還是聽的,便在門口張望一陣后,帶郭威去玩了。等郭威問起他們前年鬧災的事,他們年紀小的都不記得了,年紀大點的倒是知道。

    “那時可嚇人了,我們都不敢出村子,聽說外面都是抓孩子的虎姑婆……”

    虎姑婆什么的,都是大人編出來嚇他們的,他們這一邊其實還好,畢竟離官道遠,又算是鄉下,別人除非是來投親,不然不會往這兒跑。隔壁鎮就慘了一些,有一富戶家里被搶了不少,家人還被打傷了。當時外面傳說打人的流民會往他們鎮上來,村子里的大人才這么嚇他們。

    幸好到了年底,他們村里都沒有事,就是去年的蝗災,他們這兒也沒有遇上。

    郭威聽村里的孩子都在說前年很嚇人,也就把何素的話說給他們聽,把他們又嚇了一次。

    “你這是編的,只有虎姑婆會吃人,人怎么會吃人。”有人不信,跳出來反駁道。

    “我才沒有騙人。”盡管郭威自己也不怎么信,但是別人說他騙人他是不能認的。

    恰好有一老漢路過,聽到這塊孩童說的話,便出聲說道:“新來的小郎君說的沒錯,荒年的時候父母互相換孩子吃是有的。你們算是生在了好地方,什么大災大難也落到村子里,要是生在了外面,還不知有沒有這個命長這么大。”

    這個老漢是村里一個孤老頭子,年輕時娶過一個婆娘,可惜那婆娘福薄,冬天受寒生了一場病就去了,也沒給他留下個孩子。他也一直沒有湊夠銀錢再娶一個,便一直一個人過著。當初村里鬧狼災,他也沒有搬走,就是死他也要死在村子里。

    不過他年輕時,卻是去城里的碼頭幫人扛過包的,外面的事多少也聽說一些。村里的大人也說他有見識,就是福氣薄。

    孩子見是他出來說話,倒是信了大半,就是越想越害怕。有人等老漢走開后,見其他人靜靜站著都不敢說話,便故意叫了一聲,扮鬼臉嚇人,還把一個年紀小的嚇哭了。

    “嘖。”郭威嫌棄地退到一邊,卻又在想老漢剛剛說的話。

    被這事一鬧,大家也沒了玩的心情,郭威也回了家。柳嬸和大山已經回去了,郭威沒看到何素,倒是看到月兒正蹲在兔籠邊上看他們吃它們吃草。他不由走了過去,蹲在月兒身邊,朝兔子看了一眼。

    看了一會兒,他覺得沒什么意思,便又轉頭看向月兒。

    “你也見過災民吃人嗎?”

    月兒知道郭威沒信何素說的話,便有心想嚇嚇他。重重點頭后,她小聲說:“見過。”

    “他們長什么樣?”

    “就跟我們一個樣。”

    “牙齒沒有特別長?”

    “嗯,好像有。我也沒看得那么仔細。”

    也是,要是她在那兒看個仔細,說不定他就見不著她了。

    “你當時哭了嗎?”

    “沒有。”月兒說,他們一路去濠州時,蕭顯重都陪著她坐在車上,有父親在她才不會哭呢。

    “我也沒有哭。”郭威有些不服氣,說,“我看到有人殺人的時候,也沒有哭。”

    這話他說得比較心虛,那時的情況他其實有點記不得了,好像哭了又好像沒哭,反正他覺得自己沒哭,就是現在回想,還是為車夫伯伯的死難過。母親她們死的時候,他并沒有看到,其實他都不覺得她們是死了,也許她們還在京城,在等著他回去。

    但是祭祀的時候,他給她們磕了頭,父親還說會為她們報仇……也許她們是真的死了,他以后就再也見不著她們了,他還挺想再見她們一次,很想很想。

    月兒聽他提到殺人,不由朝他看了一眼,見他不再出聲,以為他是被過去的事嚇著了,便好聲說道:“別怕,有阿娘在,是不會有人來害我們的。”

    “嗯。”

    郭威應了一聲,吸了吸鼻子,抬眼沖著月兒咧嘴一笑,丑得月兒沒眼看。

    關于人吃人的言論,在鄉下的孩子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還有人為此嚇得半夜哭醒。不過過了沒幾天,他們便又忘了這個事,又開始在村子里瘋玩。

    何素家養兔子的事村里人都知道,難為她養了好幾天,兔子竟然都還活著一只也沒有死。何素其實沒怎么管這件事,她當時只是想著沒打到大兔子掏窩小的也是好的,既然掏來了她就想養大了好吃肉,可是對怎么把兔子養大這件事,她是真沒怎么想過。

    大不了就放養,她當時想著。

    幸好柳嬸把正確的養兔方法告訴了她,怎么養兔子還是柳嬸以前上街擺攤賣家里的山貨時,從臨攤的一個獵戶家的媳婦那兒聽來的。她那時倒也動過養兔的心思,可是她也沒有兔種,也沒有經驗,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多養幾只雞。

    何素養了幾天后,也覺得還不如多養幾只雞,養兔的事也就徹底交給了月兒。就是養死了也沒事,大不了她多去幾次山上,打長成的兔子回來直接吃。

    月兒每日養著兔子,越看越覺得它們可愛,恨不得每天抱著,自然也就細心喂養它們。有人好好喂著,它們倒也不知愁,很快就肥了起來。

    隔了一段時間,何素見月兒還在喂兔子,想看看還剩下幾只,這一看才發現兔子已經長大了。

    “是不是可以吃了呀。”何素打量著它們說道。

    喂兔子的月兒一僵,抬頭震驚地看向何素,見她并不是在說笑,想要說點什么。可是細想想,家里養的這些東西可不是都用來吃的,那這兔子養著也是為了吃,她現在說不肯,倒顯得是她的不是。

    “它們還小呢。”她小聲說道,只想讓可愛的兔子多活幾天。

    “還小嗎?”

    何素仔細回想了一下她吃過的野兔,覺得比家里養著的也大不了多少,不過也有可能她抓到的就是小的,它們還能再長上一圈。

    “那就再養一陣吧,到時候把肉吃了,把它們的皮留下來給你鑲衣服。那只白一點,鑲衣服肯定好看。”

    何素指著里面一只毛色最白的,雖然還是有幾簇雜毛,但是比其他灰撲撲的兔子好看多了。不得不說,何素的審美還是在線的,這只兔子也是月兒最喜歡平時抱得最久的一只。

    月兒扁扁嘴,用力地想了一會兒,便說:“家里大毛衣服還有呢,這只兔子,就留著明年再做成衣服吧。”

    好像是還有幾件,何素暗想,覺得到底還是月兒會過日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