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136章 各方反應

第136章 各方反應

    “想吃。”

    “來,嬤嬤先帶你回去洗手,再換身衣服,就能吃香噴噴的芝麻餡湯圓了。”

    孩子開心地點點頭,又看到自家爺爺坐在邊上沒動,連忙過去說:“祖父,吃湯圓。”

    “你先去,祖父一會兒洗了手再去。”

    孩子懵懂地點點頭,便跟嬤嬤走了。

    朱應儉到時,正好聽到嬤嬤哄孩子的話語,想想家中懷胎八月的徐氏,再想想朱氏一族其他孩子,他走向花園的腳步很是沉重。

    “賢侄,來,嘗嘗我新買的茶葉。”

    朱族長愛喝茶,尤其喜歡買那些新出的茶嘗嘗味道,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朱應儉送他的鐵觀音,聽說上供的都比不上朱應儉送的。

    見過禮后,朱應儉便端起朱族長給他倒的茶朝朱族長看了一眼,朱族長知意,摒退了下人,見朱應儉淺嘗一口后也沒有像往常一樣品評一二,便知道事情不大好。

    “皇上駕崩了,消息過不了幾日就會傳回來。父兄如今跟皇后站在了一塊兒,看他們的意思,是想扶九皇子上位。”

    “九皇子?”

    這位朱淑妃所出的九皇子好像跟他的孫兒一般大,想想剛剛還在挖土的孫兒,朱族長不由得皺眉。

    “有幾成把握。”

    朱應儉微一搖頭,卻也不好把話說死。

    “還不知,皇上駕崩得太突然,許多事都不好說,端看皇后跟二皇子哪個厲害了。”

    朝中的事,朱族長自知沒有朱應儉想得明白,便直接問:“可要我們做什么?”

    朱應儉還是搖頭,說:“父兄那邊并沒有傳信,依我個人的意思,現在還在正月,皇上駕崩的消息也沒有傳到濠州,若是家里還有沒有走完的親戚,還可以再走一走。”

    朱族長一聽就明白了朱應儉的意思,這是想讓他說服族里的子弟出去避禍。奪嫡的兇險,他自然是知道的,若是事成朱家自然一躍成為一流世家,顯赫無比;可若是失敗了呢,抄家滅門夷族,這都是有可能的。

    一想到朱應儉剛剛說沒有收到父兄來信,朱族長眼皮一跳,這么要緊的事,京中的兩位難道沒替族里想過?幸好眼前這位想到了。

    “倒是的確還有親戚沒有走完。”朱族長說道,知道就是要走親戚,全族的人都走了卻是不能的,還得有所取舍。一想到這些,朱族長心情沉重了起來。

    “馬上就要開春了,我也有幾處風光不錯的別苑,要是族里有人想去小住也是可以的。”

    朱族長點頭,他正不知族里這么些人要怎么安排,總不能真讓他們去走親戚。要是事情到了最壞的結果,親戚家也不一定靠得住。一想到朱應儉早有準備,朱族長心下又感慨了一句。

    朱應儉又說了幾句話后便告辭了,朱族長知道他一定有很多事要處理,也沒有挽留。

    走到前廳,朱應儉正好遇到朱族長的兒子、堂兄朱應由。兩下見禮后,朱應由開口留他用飯,卻被朱應儉找了一個理由推了。朱應由也沒有勉強,他知道每次自家堂弟過來父親肯定會留飯,這次朱應儉沒有留下來定是有了其他的事,他現在開口也不過是虛留一句罷了。

    看了一眼天色,他問了下人父親的位置,轉身去了花園。

    “父親,”朱應由本想問朱應儉過來的事情,剛巧院中起了一陣風,朱應由也就換了話頭,“日落了,院子里起了風,父親還是回屋喝茶吧。”

    朱族長點頭,看向自己的長子。他這長子前些年中了舉人,因他的文章火候未到,這些年沒有繼續科考,而是在家里苦讀,他原是想下一次會試送他去京城參加,現在怕是不能了。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難事?”朱應由見父親沉默不語,不由問道。

    朱族長想了想,把京中的事說了出來。朱應由一聽,只覺得一股涼意竄了上來,他一向是個謹慎的,不然也不會考中舉人后一直在家里苦讀而不是勉強去考取進士。

    “應儉是來勸父親幫忙的?”他沉聲問,深知父親對朱應儉一向贊賞有加,生怕父親被說動了,連忙勸道:“父親,你要三思呀……”

    “還用你說。”朱族長噎住了兒子的話,無奈地看了他一眼,自家兒子其他都好,平時也穩得住,就是遇事的時候會有些毛燥,到底是經事還不多。但一想到朱應儉年紀比朱應由年紀小卻思慮周詳,他看自家兒子就不順眼起來。真是人比人氣死人。

    “應儉這次來是想我出面讓族里的一些人先去外面避避,以防萬一。”

    “這……”朱應由想了想,贊同地點頭,“這倒也是。他家謀劃這些大的事,是得替族里也想著一些。”

    “這怕是應儉的主意,京中……哪里還想得到我們這些窮親戚。”朱族長冷笑道。

    朱應由皺了皺眉,也說不出反駁的話,半響才問:“父親打算讓哪些人出去?”

    “看各家的打算吧。你和磊兒是得走的,若有個萬一,將來族里的事,你得擔起來。”

    朱應由一聽,不由一驚,問:“父親,你不走?”

    “我乃一族之長,怎么能走?要是這么慌里慌張都走了,將來還不知傳成什么樣呢。”

    “父親不走,兒子也不走。”朱應由馬上說道。

    “別說傻話。讓人去請五服內各家的家主和長輩過來,我們先通個氣。”

    “是,父親。”朱應由老實應道,有些不甘愿地看了朱族長一眼,顯然還為朱族長剛剛說要留下的事耿耿于懷。

    朱族長無奈,一時卻也顧不上勸他。

    他有兩個兒子,長子朱應由是準備科舉出仕的,次子性子跳脫,現在正在朱應儉手下當掌柜。兩人都已經成親,也都有了孩子,其他人家的情況也差不多,細算了算,這些人家一共有百來口人,要是都走了,難免被人看出端倪。

    他也是得留下的,如他所說,他是一族之長,若是他忽然走了,族里剩下的人怎么辦。

    除了像他這樣不得不留下,還有一些人覺得根本沒有必要離開。

    “皇后出身魏氏,又養育了曾經的太子,手里應該有不少人手。老大人跟朝中眾臣關系又一向不錯,許多人也肯賣他的面子,兩人聯手,也未必壓不住二皇子。”有人說道。

    魏家如今的家底如何,遠在濠州鄉下的眾人哪里能知道,他們只當是魏家依舊顯赫。加上當初太子身后有一大批追隨者,這些人總不會都跑到二皇子座下。有這樣的人手,為什么不能跟二皇子拼上一拼。要是事成了,朱氏一族可就不一樣了。

    說這些話的人都是這些年想要借朱家的名頭出去占便宜,卻被朱族長壓著的人,他們眼里若能看到風險和隱患,他也就不用這些辛苦了。

    “是走是留全憑自愿,只一樣,這事絕不可泄漏出去,就是枕邊人也不能多說。”朱族長冷冷掃了眾人一眼,尤其是幾個管不住嘴的。

    他們被盯得心里發毛,連忙應了一聲,“是。”

    此事事關重大,他們就是門上再沒有把門,也知道什么事是絕對不能說的。

    “想要暫時離開的人,若是沒有去處,再來找我,我讓應儉想想辦法。”

    眾人點頭,又商量了許久,他們過來時本就是晚飯時分,朱族長也就留了他們在家里用飯,讓廚房也是好一頓忙亂。有幾人喝了酒后,面上帶著喜色,像是心中不曾有過擔憂一般,朱族長無奈地斂了神情,倒不知是他憂心太過,還是他們心太大。

    同樣的夜里,北方甘州肅王府內,肅王正跟手下的幕僚商討今后的行動。

    肅王五十出頭,生得方正,眼眉跟已故的皇上有幾分相似,到底是一脈相承的兄弟,總歸會有些相像的地方。只是長年住在這苦寒之地,他的發間早就染了風霜,若是跟皇上站在一塊,一時竟看不出他比皇上還要小上十三歲。

    他的眼中閃爍著光,嘴角蔓延開的歡喜感染了屋里其他人,他們當然也是歡喜的。能跟在肅王麾下效力,還能看到事成的曙光,他們怎么能夠不歡喜。

    甘州是肅王的封地,作為曾經備受先帝寵愛的皇子,肅王又豈能甘心一輩子呆在這個荒蕪冷清之地。

    那時是他敗了,可他未必就會敗上一輩子,那個位置他若是今生不去坐上一坐,就是死了也不甘愿。幸好,上天憐他,給了他這樣好的一個機會。皇帝的幾個兒子自相殘殺,剩下的那一個瞧著也不怎么像樣,這大位他不坐誰坐?

    看到坐在他下首的兩個皇子,兩人一文一武,皆被教養得出類拔萃,跟皇帝的幾個兒子相比,不知要好上多少。可惜為了不引起皇上的注意,兩人不得不低調度日,就是有出眾之舉也得刻意瞞著。

    “世子對此事怎么看好?”肅王看向自己的嫡長子原朝璃問道。

    這位被外界傳說身體羸弱的肅王世子此時正面色紅潤地端坐著,聽到父王回話,他想了想便垂首謙遜答道:“兒臣覺得,此事當從皇后娘娘那兒入手。想來父王運籌帷幄,一定早有打算了。”

    肅王大笑,說道:“你這孩子,什么話都藏著。”

    “不敢在父皇跟前賣弄。”

    幾個幕僚見機也夸贊幾句,就連二公子也稱贊了哥哥。眾人一直在書房聊到深夜,肅王又私下跟兩位兒子囑咐了一些話,待所有人都離開時,天邊已現魚肚白。肅王站在檐下,望著天邊幾顆星子,一時臉上的笑容淡了淡,心下竟有幾分寂寥。

    他的兄弟都不在了,再沒有人擋在他前面,人生在世,終會有這樣的一天,只不知他站在這兒又是擋在了誰的前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