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109章 何教頭
    何素到了門前時,帶著她過來的常風陪著她走了進去。

    常風也是當初她在崗上村救下的朱應儉的仆人之一,一路上他的話都比較少,何素看得出來他是練過武的,但顯然他的武功在崗上村并沒有發揮作風,不然朱應儉主仆也不會被困,常夏也不會死。何素私下聽說常風跟常夏關系不錯,一般朱應儉出門,都是帶著常春常云或者常夏常風,常春常夏負責跑腿辦事,常風常云負責護衛。

    朱應儉身邊的小廝都帶著“常”字,有些記不得自己姓氏的,索性以常為姓。朱應儉取這個名字的用意在于希望底下的人莫要輕狂,都保持平常心,現在想來,當初定下這個字時反倒是他輕狂了,若是平常人只需用富貴福壽為序,何必特意挑一個“常”,像是在強調他的不平常一般。

    那時到底是年輕,等朱應儉意會過來時,他跟家中兄長的隔閡已經產生,哪怕這些年他一心打理家中產業,兄長對他的態度也是淡淡。他也沒有太放在心中,也許在母親勸他退讓不要越過兄長時,他已經把許多事都不放在心上了。

    常春常夏是從小跟著朱應儉的,其他人是他后來慢慢添的,說來也怪,無論是跟隨者還是友人,他們皆將他放在重要的位置,反倒是他的親人總是忽視他。希望他將來的孩子不要忽視他這個父親,不然他是真的要傷了心了。

    莊子里的人都認得常風,見他帶著一個男子打扮的女子進了莊子,也都是眼觀鼻鼻觀心沒有多看。反倒何素到了新地方忍不住拿眼偷瞄,要是有什么意外她也能隨時逃走。待進了后院,何素才發現里頭別有天地,被高墻擋著,莊子外面的人竟看不出,除非是繞到后面的山上往下看。

    “后面的山也是朱家的?”何素問。

    常風點頭稱是,也沒有多說別的。

    “平時附近的人能上去嗎?”

    “不能,這是私產。”

    朱家算是濠州大族,就連府里大員都得給幾分臉面,區區鄉民又怎么敢往朱家私人的地界走。

    “像是前些日子鬧災的時候,也沒有人往山上走?”

    在何素看來,這片一點分界線也沒有的私有地有人誤闖也沒有什么奇怪的。

    常風答不上來這個話,便說:“這個小的得問過莊子里的仆役才能給肖娘子答復。”

    “這倒不用,我就是胡亂問問。”何素說道。

    說話間,兩人到了演舞場,憑心而論,除了沒有各種鍛煉道具,這里跟她前世受訓的地方也差不多,只不過她現在變成了教官。好想讓他們現在叫她一聲“教官”,讓她嗨一下。

    已經有二十個壯小伙分兩排站在空地上,何素瞄了一眼,見除了幾個人,其余人眼中都帶著好奇,像是沒想到朱家請來的教頭會是個女的。不好奇的那些除了知情的,便是眼拙的,只當這次的教頭生得矮小又年輕,不知怎么得了這職位,還想著等會兒要不要討教幾招,給她一個下馬威。

    何素看了一眼天色,清了清嗓子,便說:“全體都有,沿著操場先跑十圈。”

    操場?二十個人面面相覷,隱約領會了她的意思,在問出來之前,見有人開始跑了,其余人也跟著慢慢跑動了起來。

    常風在何素身后站著,昨個他已經跟何素說過了,他是專門來給她打下手的,何素也沒客氣,高興地應下了。這不就是助教嗎,以前的教官都有助教,一般訓練任務由助教盯著,一些重點需要盯的對象才由教官親自來。何素被教官親自盯過幾回,讓本來想要偷懶的她差點沒了半條命。

    是時候讓別人也體會一下她吃過的苦了,何素暗想,嘴邊不由勾起一抹笑。

    “太慢了,還是不是男人。”

    “你的腿是面捏的嗎?要不要下水煮了?”

    “氣勢呢,氣勢!一個個跟個娘兒們似的。”

    “才四圈就不行了?這樣的男人有什么用?”

    何素站在邊上,對跑過她眼前的人進行言語打擊,她只恨沒有一個喇叭讓她喊得更大聲一些。在操場上跑動的男人聽到她的話自然一個個火大的很,如果這會兒只她一個人站著,他們也許就不干了,可她邊上還站著常風,他們可不敢跟常風擺臉色。

    何素全然不知常風還有這樣的作用,正暗暗感慨這些人真聽話,也沒有發覺她每罵一句,常風都要看她一眼。

    他們也算相處過好些日子,一路上,他都覺得何素是一個熱心人,雖然她一開始救他們的時候要了報酬,但是要的也不狠,換成是旁人甚至會以此為要挾獅子大開口。除了這一件事,她并無其他不妥的地方,至于趕車那一些,在常風看來也算平常。

    可是聽到何素罵出這一串話后,常風再不敢這么想,他還以為何素是個不愛說話的,想不到一開口這么狠,幸好她罵的不是他。

    常風正想著,何素回過頭來看向他,讓他心下不由一驚。

    “你有這二十名隊員的資料嗎?”

    “什么資料?”

    “身高、體重、擅長、弱點……”

    常風微微搖了搖頭,他哪里想得到要準備這一些。

    何素也沒有多說什么,古人不準備這些東西是正常的,不像前世,他們在訓練之前先經過一系列的檢查,每個教官手里都有他們的資料,且每隔一周就會更新。

    轉過頭后沒一會兒,何素又回頭看向常風。

    “他們得叫我什么?”她問道。

    常風一愣,馬上反應過來,說:“肖教頭。”

    對了,還有這種叫法,何素恍然,卻覺得“肖教頭”聽著像是小教頭似的,不好聽,還不如用她自己的姓。

    等到他們跑圈跑完后,再次回到她面前站著,看她的目光多了不善。就是再遲鈍的人,在幾圈跑下來后,也確定她是個女的,因此本就不服氣的就更不服氣了。一個年紀輕輕的黃毛丫頭竟然拿他們這群男人開涮,看他們怎么教訓她。

    想是這樣想,等十圈跑下來,他們一個個也都有心無力,只能幽怨地看著她。

    何素像沒有發覺一般,淡定地站著,說:“我姓何,你們以后可以叫我何教頭,也可以叫我何姐。”

    在場的沒幾個比何素年紀小的,她這話一出,就有人想說,他們要是叫了她真好意思應嗎?偏他們的氣還沒有喘勻錯過了開口的機會,何素也不會給他們機會開口。

    “你們到這里,是為了學習護衛的技巧。作為一名合格的護衛,總得來說得要具備體力、觀察力、反應力和判斷力。判斷力這事得靠看你聰不聰明,有沒有經驗,要是這兩樣你都沒有,就不要瞎胡鬧,要學會服從,而且是絕對服從。

    觀察力和反應力,我想我也就不用多說了,就是觀察身邊的一草一木,看看有沒有什么異常。當變故忽然發生時,能及時應對,不會驚慌無措只想著叫娘。

    至于體力,包括了格斗技巧和體能,是一切的基礎,其他的沒有你還想干這一行也不是不行,要是你連體力也沒有,趁早滾蛋。”

    已經喘勻了氣的男人們,聽著何素一套套地往外蹦詞,都不記得要說什么,就連常風都愣住了。

    “想要提高體力,也沒有別的,只有往死里練。你現在多練一刻,以后就多一份生還的可能。別的不說,要是你跑得比同組的人快,是不是就能比同組的人更有可能活下來?”

    雖然很有道理,但是……

    總算有反應過來的人喊道:“我們不會跑,貨在人在。”

    “那換個說法,要是你們的貨被劫了,你們體力好一點,跑得比馬還快,是不是多一分把東西搶回來的可能?”何素說著,很是鄭重地看著他們,“練,狠練,沒有別的。我剛剛說繞著操場跑,顯然大家沒有弄懂操場的意思,我看那邊山丘整理得挺好,也是訓練場所之一,下次再跑,記得還得把那里繞進去。”

    男人們互看一眼,這會兒聽了何素這么多,一時不知她的深淺,不敢冒然頂撞她,但是把山丘也包括進去,會不會也太遠了一點。他們把目光投向常風,希望他能幫著求求情,誰知常風淡淡地掃了他們一眼,隱隱有警告他們的意思,倒讓他們更不敢說話了。

    “好了,接下來是吃早飯的時間。以后吃早飯前先跑個十圈,吃了早飯,是一個時辰的體能訓練加上半個時辰的對打;吃過午飯后也差不多,觀察力和反應力的訓練會穿插其中。”

    他們有些不懂她話里的意思,不過在她揮揮手后,還是小聲議論著離開了。

    “紀律還行。”何素看他們離開時三三兩兩,至少還算是排著隊的,略微點點頭,又回頭跟常風說:“能不能準備一筐拳手大的沙袋,我偷襲用的。再每人給個……先給個五十斤的沙袋吧,負重練習時用。”

    “是。何教頭還有其他吩咐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