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85章 依舊是好天氣

第85章 依舊是好天氣

    寺里師姐妹過招,總會留一手,太拼命了顯得不莊重,畢竟是佛門子弟,凡事還是得收著一些。明真其實不想收著,她很想像現在這樣跟人痛快地打一架。

    她看著何素,微微一笑,何素也報以微笑,兩人的目光中藏著彼此才懂的激揚。

    最后直到兩人沒什么力氣坐在地上,才算停了手。

    何素喘著粗氣,深刻地感覺到自己的不足,看向明真的目光帶著熱切。

    “小師太,你的招式是怎么練出來的,像帶著風一樣。”

    明真原本看著何素還有幾分不服氣,正想著能喘過氣來再跟何素打一場,結果何素卻說了這個。她一聽,心下有幾分得意,看何素又順眼了幾眼。

    “就從小練的,是我們師祖所創的招式,外面學不到。”

    “指點我幾句唄?我是跟家里學的保命的招式,總覺得還有些不夠。”

    明真一聽來勁了,學著以往師姐們教她的樣子,一臉深沉地說:“你還是練得不夠,這身子的關節還沒有練開,若不是你的招術奇巧,根本不會是我的對手。要是我們再打一次,你撐不了多久。”

    “是是是。”何素不是一個死要面子的,以前教官訓她的時候比這可狠多了,她已經聽麻木了,再說了她這會兒還要求著明真呢。

    “除了練招式,是不是還得練別的?”

    “沒有別的呀。”

    “沒有什么內功心法什么的?”

    “那是什么?”明真好奇地問。

    “也沒什么,是我在外面聽說的一種武功,可厲害了,能隔山打牛。”

    “真的?天下還有這樣的功夫?”

    “那是,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兩人就坐在地上聊起了天,明真是好奇何素嘴里的世界,何素呢,她是真的起不來。武功練三年跟練十年差別不是一點點大,何素也不見得天資多高,就是練得比較系統,體能也能跟上來,能夠對付一般人,但是跟高手比就有點不夠看。

    跟明真比試時,她是真的使出渾身解數才撐了下來,這會兒她已經脫力了,也就嘴皮子還能動動。明真一點也沒有察覺,還追著她問有趣的江湖傳言,何素生怕將來會被真的了解江湖的人拆穿,只能說一些似是而非的傳聞,說著說著,就連修真飛升之類的都給說了。

    這話題一說,明真更有興趣了,還要細問時,何素打了一個哈欠。

    “不說了,白天打了一場,晚上又打了一場,我快累死了,我要回去睡覺了。”

    “也是。”何素這么一提,明真也覺得累了,也想早點回去休息,這樣一想,她就想起一件事來,“你出院子到底是為了什么?”

    “我看**師太武功挺厲害,本來找她幫著指點幾句,想不到碰上你了。”何素半信半假地說。

    “想找我師姐?你再練幾年吧。”明真也沒有懷疑,反倒毫不留情地損了何素一句。“行了,大半夜的,回去睡吧。”

    “行。”何素一邊應著,一邊艱難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她的雙腿發軟,走路都有點打飄,手上也沒有一點力氣,抬都抬不起來。偏明真還沒有發現,朝她努了努嘴。

    “進去吧。”

    “怎么進去,”何素看著院門問,“門還鎖著呢。”

    “你怎么出來就怎么進去。”

    何素出來是翻墻出來的,問題是現在她根本翻不了墻了。

    “你就讓我走大門吧,大晚上地讓人看著我翻墻,我不好意思。”

    “你現在倒不好意思了?”明真挑著眉,到底沒有為難她。

    等她再把門關上時,她才想到,何素不會是沒有力氣翻墻了吧,這樣一想她就更樂了,拍了拍手收好了鑰匙,她安心回屋睡覺去了。

    何素是真的累著了,一回去都顧不上梳洗就往床上一躺睡死過去,也沒有發覺隔壁蕭顯重并沒有睡著。外面這么大動靜,蕭顯重又是一向淺眠的人,怎么可能睡得著。聽到打斗聲時,他本來想出去看看,或者提醒一下何素,讓她留點心。轉念一想,何素一向警醒,她的房間卻到現在都沒有動靜,莫不是外面打斗的人就是她?

    為什么?

    蕭顯重心生疑惑,在聽到兩人停手開始說話時,他已經確定院外打斗的就是何素跟明真。聽兩人聊天的語氣,似乎并不存在什么敵意,莫不是兩人以前就認識?又或者是一見如故?

    兩者之間,蕭顯重更偏向前者。以前他也來過感華寺幾次,寺里的女尼向外人一向冷冰冰的,就是對香客也保持著疏離,唯一態度慈和的只有主持師太。許是蕭顯重見多了態度和藹、滿心計算的官家老太太,對這位面上和善的主持師太始終保持著敬畏之心,今日主持肯讓他們住下,就已經讓他很意外了。

    他曾經有個玩得不錯的朋友,也是官家子弟,說是庶出,其實是他家落迫時他的父親所娶的商戶女所出,后來他家又起來,他父親有了官職,他的母親不知怎么地就成了妾。雖然如此,老太太對她大孫子卻是寵得不行,一開始蕭顯重還羨慕,直到被姨……娘親說破,這知這老太太手段厲害,這是故意想養殘她的親孫子,安她兒子后娶的官家小姐的心呢。

    從那時起,他就對笑得像尊佛似的老太太心存防備。

    以往都不肯留人住宿的寺院,今日卻讓人住下了,莫不是有什么深意?主持白天還親自為他診脈,還給了他丸藥,為什么?莫不是因為何素,難不成何素以前就跟她們認得?

    不得不說,蕭顯重想得有點多。

    不過像他們這樣借宿在別人家里的,凡事都得謹慎,哪里有半夜出去沒事找事的,若不是有交情在,何素又怎么敢這么做?她又不是不知道感華寺里女尼的身手,白天又出過事,寺里的人都防備著呢,一般人哪會上趕著招人誤會。

    他會多想也不奇怪。

    好吧,何素根本沒有想到過些,她夜里睡不著腦子一熱就出來了。在她的印象里,出家人的脾氣總歸要比一般人好一些,她稍微鬧一下她們就是惱了也不可能把她給弄死,最多也就打一頓。至于蕭顯重想的那些,她根本就沒注意到。

    蕭顯重倒是想第二天在何素這里探問幾句,這是個沒心眼的,若她真跟寺里的人有交情,他應該能問出點什么。可惜第二天他沒找到機會問,何素病了。

    一動不動地躺在床上,何素無語望天,她怎么就病了呢?

    一開始她以為自己只是運動過度才會全身酸痛起不了床,直到她發現她發不出聲音,就連頭也是昏的,才想到自己可能是著涼了。如今這天氣白天還是熱得煩人,到了夜里,卻有幾分涼意,昨天何素一晚上睡得死沉也沒想著蓋被子,會受涼也正常。

    想她穿越以來,除了一開始身體虛弱躺了幾天,其他日子何素都沒有生病過,有時她感覺到自己處于感冒的邊緣,會灌下一大碗姜湯逼自己出汗,等汗一出這病也就去了大半。就連他們跟著災民北上的路上時,她都沒有生病,她以為是自己身體練好了體質上去的緣故,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該生病的時候她還是會生病了。

    明真也懂一點醫術,早上送飯來時發現何素沒起床,還想進去鬧鬧她,看她是不是因為脫力才起不來。她在寺里是跟差不多年紀的師姐妹睡大通鋪,也不覺得忽然進一個女子的房間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男的。到了里面見她虛弱地躺著,明真才知道她是病了,這會兒她已經照著傳下來的方子給何素熬好藥送了過來。

    感華寺里有個藥庫,里面常用的藥材很齊全,甚至有一些施主布施的貴重藥材,主持師太昨日給蕭顯重的丸藥就是用這些藥材做的。既然藥材是布施而來,這藥她也愿意用在有緣人身上。

    “你怎么就病了,莫不是昨天被我嚇的?”

    明真的性子是個跳脫的,也只有在生人面前她才端著,不敢壞了出家人的名頭。她和何素一見如故,已經不把何素當外人看,也就沒有在她面前收著。

    何素倒希望她收著一些,省得來刺激她。

    “我自來柔弱,會生病也很正常,像師太這樣的女子是不會明白的。”何素放下藥碗,故作虛弱地說。

    “你柔弱?”明真瞟了她一眼,眼中是滿滿的困惑,能跟她對打的人顯然是算不上柔弱的。腦子一轉,她隱約有些明白了,“你裝的?外面的女人是不是都愛這么裝?”

    一提這個何素倒是來勁了,說:“是呀,男人就喜歡這樣的。”

    “可我不是男的,你為什么對著我裝?”

    好像也對,何素暗想,嘴上卻不服氣,說:“你是出家人,有慈悲心,對你裝也有用。”

    “也是看你病著可憐,這才有用,換成你昨天的模樣,你要是再裝,我也許會把你從寺里趕出去。”

    “難道來寺里被迫修行的女人里就沒有這等裝的?”

    明真認真地想了想,說:“好像還真的有,不過她們騙的也不是我。”

    何素腦子本就有點轉不過來,現在還病著就更不夠用了。她想不出話來回答,索性閉上眼,假裝睡過去了。她現在可是病人,沒有要緊事,別打擾她養病。

    明真知道她是在裝病,但也不好久呆,寺里還有許多事需要她忙著。

    “你安心養病,等你病好了,我們再來過招。”

    不等何素回答,她就端著藥碗離開了,出來時看到蕭顯重她淡淡施禮,并不曾多說什么。寺里倒沒有規矩攔著說不準她們跟男子說話,但是主持說過,女子立世艱難,哪怕她們是出家人,也需要顧忌很多。若是跟男子舉止親密招來非議,感華寺也會跟著蒙羞,甚至連寺里的基業也會被毀,這是所有寺中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蕭顯重一直留心邊上房間的動靜,見兩人說話態度熟稔,越發肯定自己的猜測。也許何素跟這感華寺有什么淵緣?他暗想,倒沒覺得何素本人曾在寺里呆過。何素看著不像寺廟出來的人,她比他還有饞肉,吃起東西又如風卷殘云一般,沒有出家人克制,哪里都不像修行過的人。

    不管是怎么樣的淵緣,這總歸是好的,感華寺是個正經寺廟,被這里認同的女子,至少是不用太防備猜疑。

    “父親,何姨的病什么時候才會好?”月兒抬頭望著蕭顯重問。

    蕭顯重低頭看向面露擔憂的月兒,微微牽動嘴角,“很快就會好的。月兒希望你何姨早點好嗎?”

    月兒點點頭,一臉認真地說:“何姨對我很好,我要跟何姨一直在一起。”

    她年紀雖小,對許多事的了解都朦朦朧朧的,但卻知道,她的母親是不會再回來當她的母親了。蕭顯重也注意到除了接她回來開頭幾天她會問起羅氏,現在她已經不會再提。孩子還小,蕭顯重只當她忘了,卻不知她只是想明白了。

    “只要你乖乖的,你何姨就會一直在我們身邊。”

    “我會乖的。”月兒點點頭,臉上都是歡喜。

    難得今天不用趕路,月兒心情挺好,在小院里跑來跑去,一會兒拔草一會兒看花,蕭顯重一直在她身邊看著,也不怕她摔著。她玩了一會兒,聽到外面外有響動,馬上便停下手上的動作,抬頭靜靜聽著。

    “沒事,是有人在搬東西。”蕭顯重說道。

    “原來是搬東西呀,我以為是壞人又來了,又要來抓人了。”月兒像個小大人一般拍了拍胸口說道。

    蕭顯重摸了摸她的頭,心下發酸,蕭府的變故還是給她留下了影響。他也說不出什么不用怕的話,在離京的時候,他還告誡月兒在外面說話要小心,不然會引來壞人。饑餓的災民和官府的人,在月兒跟前都算是壞人,蕭顯重不想她一時淘氣被這些人帶走了。

    “等何姨病好就好了,何姨能打壞人,昨天打了好幾個壞人呢。”月兒小臉抬著,想要表示她懂得很多,已經不再是個小小孩了。

    蕭顯重聽了暗自想笑,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月兒顯然把他也歸為跟她一樣需要照顧的行列里。

    “父親別擔心,等何姨病好了,我們就能出門了。”

    呃……所以女兒現在是在陪他在院里玩?怪不得她把樹葉和小花指著給他,蕭顯重哭笑不得,更想自己快點好起來,免得被女兒以為他是個靠不住的父親。

    “父親,你看這小蟲,”月兒又激動地指著地上的蟲子,說,“我認得它,它是螞蟻。”

    “嗯。”

    月兒見蕭顯重反應不大,還以為他不認得螞蟻,蹲下來耐心十足地把她從何素那里聽來的關于螞蟻的特點告訴蕭顯重,里面還加了許多她自己的理解。蕭顯重耐心聽著,忽地感覺外面修繕寺廟的聲音好像離得好遠,院里只有月兒的童言童語,還有樹葉被風吹過嘩嘩作響的聲音。

    他心頭一動,朝著天空看了一眼,記起很多年以前他來看俞氏時,也曾遇過這樣的好天氣,俞氏還一臉溫柔地問起了他的起居。那時天很藍,云很高,如今亦然,只是他身邊的人變成了小小的月兒,還有一個躺在屋里病著的何素。

    挺好的,他想,低頭認真地聽月兒說著螞蟻,覺得這樣真的挺好的,也許娘親在天有靈看到這樣的畫面也會這樣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