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78章
    何素家里也來過兩次官兵,他們顯然聽說宅子里有個男人,但卻一次也沒有搜到過。看著捕快將院里翻得一團亂,何素只能抱著月兒惶恐不安地站在一邊。“你家男人還沒有回來?”領隊的秦捕頭貼在她身邊問,目光放肆地打量著她。

    何素明白他這目光的意思,心下厭煩得很,面上卻又羞又驚,垂下頭小聲應了一句后,她把懷里的月兒抱得更緊了,像是極害怕似的。

    秦捕頭年過三十,生得濃眉大眼很是精神,一張嘴慣會說話,一雙眼慣不老實。平素他就有占大姑娘小媳婦便宜的毛病,在外面還有好幾個熟悉的相好,家里的婆娘也管不了他,不敢多說一句,只要他別把人帶回家。他也的確沒動過這樣的心思,在外面玩玩就算了,帶回家什么的……不知被多少人沾手過的,哪里能往家里帶。

    既然是出來玩的,他也不可能只跟一個有來往,不久前,他剛哄了一個女人上手,她是一個商人的外室,平時一個人在家悶得很,他稍一強硬她就肯了。只是這些天那商人都宿在她那里,他不好過去,心里抓心撓肝,怎么都不得勁。

    這些日子事又多,合該夜里好好松快松快,他卻偏偏不能過去,其他那些吧,他又有些膩了。直到他搜到了肖家,心情就跟六月天吃了涼西瓜里外都舒坦。照他多年的經驗,這肖氏應該也是個外室,至于跟她來往的男人,要么是養著她的男人,要么是她其他的相好。

    如今外面風聲緊,隨便什么人都可能被扣上刺客的罪名,他有心想借這事嚇嚇她,把她哄到手。可惜來了幾次,他也沒摸清她的底細,也不知要怎么入手。

    “你們翻歸翻,可別把東西弄壞了。”秦捕頭朝搜查的人嚷道。

    “是。”他們應了一聲,個個臉上帶著笑,都知道秦捕頭這是又在哄女人了。

    “肖家妹子,別擔心,我們就是翻翻,確保這里沒藏著刺客就走。”

    秦捕頭說著說著又貼近何素一點,嚇得何素又稍稍退開一步。秦捕頭也不在意,又貼了過去。

    “好妹子,我們把這里查遍了,你也能住得安心不是。要是有什么壞人就住在邊上宅子里,他夜里翻墻過來怎么辦?你家里又沒個男人的……”

    何素一聽,目帶不安地看了他一眼,差點把他的魂都要勾走了。但她終究沒說什么,馬上又垂下頭,紅著臉緊緊抿著唇。秦捕頭盯著她發紅的耳朵尖尖一直心癢難耐,他吞了吞口水,貼到她耳邊。

    “放心,我夜里幫你來巡巡。”

    說著,他又站直了身子,說:“好了,去下一家。”

    “是。”其他人響亮地應了一聲,經過何素身邊時都嬉笑著看了她一眼。

    何素一直垂著頭,直到他們離開想去關門時才微微抬頭,卻又撞進秦捕頭意味深長的眼中,鬧得滿臉通紅。秦捕頭滿足一笑,這才離去,卻沒有發現何素抬頭時一臉的嫌棄和糾結。

    “何姨,你的臉好怪呀。”月兒看著她的臉說。

    壞人一走,她才敢從何素懷里出來,父親也不知去哪兒了,她都找不著,何姨還說不能告訴別人家里還有人在,不然壞人會把父親抓走的,就像當初這些人把父親帶得遠遠的,讓她不得不住到外祖家一樣。她自然是不敢說的,也不敢他們發現她知道,只好躲在何素的懷里。

    何素收起臉上的表情,換上一張正經臉,跟月兒說:“這是何姨臉上癢。”

    “我幫何姨撓撓。”

    月兒伸出小手,何素一看她的指甲,才想起她還沒有替她剪過。

    “不用不用。”她連忙轉開頭,“現在已經不癢了,下次癢了你再幫何姨撓,好不好?”

    “好。”月兒乖巧地點點頭。

    何素在她臉上香了一口,把她放在了地上,拉著她進了廚房。兩人一起坐在廚房前面理了菜,又做了飯,直到飯好了,何素把月兒抱到了屋內,再走到中堂移開了一張圈椅,敲了敲后面的木墻。不一會兒,木墻從里面推了開來,蕭顯重走了出來。

    秦捕頭等人若是在一定會驚訝這兒竟然有扇門,一開始何素也很驚訝,若不是馬大娘過來說起這事,她都沒有注意到租下的院子竟還是個帶暗門的。她不禁對馬大娘的身份產生了好奇,卻什么也沒有問,只在下次做好吃的菜肴時,帶著月兒去送過一回。

    女子、孩童和美食,總是會讓人心軟,何素不知馬大娘主動提到這個暗門是出于哪一個原因,她還是感激她。

    只是她沒料到捕快前天才來搜過今天又來了,且所圖的竟是她。

    唉,她也知道自己到了古代后換了一層皮,比以前討人喜歡多了,但是這種爛人能不能別來她。盡管她不怕官方的差役捕快,但卻不好動手除掉他們,這會容易招來懷疑和反撲。現代遇到這種事況,他們都是想辦法用別的事物轉移官方人員的注意,現在……她要怎么轉移。

    一直躲在暗閣中的蕭顯重不知道外面的情形,他只知道他們已經在公門中人那兒留下印象,在風頭過去之前也許時不時就會有捕快過來搜查,甚至可能出動暗探。他們要找的是刺殺皇子的刺客,當值得這般慎重。他曾在獄中呆過一段日子,也許有公門中人認得他,若是他的行跡敗露,何素一個女兒帶著月兒該怎么辦?

    “我們得離開京城了。”

    三人剛吃好飯,蕭顯重就冒出這么一句,正在想要不要告訴蕭顯重有人看上她的何素一時竟不記得開口。

    “我們要怎么離開,京城還在戒嚴呢。”何素說。

    “戒嚴不會維持太久。”蕭顯重在京城生活過,這兒是大乾的中心,不可能一直戒嚴不讓官員商戶出入。

    “行,我準備準備。我們得弄個馬車來,方便你跟月兒。”何素這樣說著,卻又在想,她得先去學學怎么操縱馬車,想來應該不是太難。

    至于秦捕頭那里,她已經想到了對策。不過一個小小的捕頭,她還不放在眼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