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58章 吃肉
    “你放心,我會當心的。”

    “還是跟他們保持距離的好。”

    莫名覺得何素似乎是在打什么壞主意的蕭顯重又囑咐了一句,目光還一直跟著走遠的何素,見她沒有走向災民多的地方,而是挑了一個沒人且草木稀疏的地方蹲下身開始拔野菜,他才收回目光。

    低頭細細察看了自己的傷口,剛剛那一陣亂斗他的傷口被扯到了還滲出了血絲,蕭顯重退到樹后開始重新給腿上的傷上藥,只是若要一直趕路,他這傷就是上了藥也難好全。

    隔了沒一會兒,阿牛等人回來了,手里都拿著一把野菜,他們也有鍋,還是口鐵鍋,準備架鍋煮野菜湯。離這兒一段路有條小溪,阿牛指派了兩人結伴去取水,等他們提著水回來時,何素就跟在他們身后,手上還拎著兩只剝了皮的野鼠。

    離開山林后,尋著點野味不容易,何素也好幾天沒吃上肉了,嘴里饞得慌。剛才阿牛在說野菜湯時,她腦里出現的是各種肉,目光也在四周亂轉,心想這些地方兔子什么的也許沒有,野鼠總會有幾只,如果運氣好說不定還能捉到刺猬。

    她的運氣還不算好,只撲到了兩只個頭不大的野鼠,在溪邊清理之后去頭去尾都沒有她的手長。她稍嫌不足,來打水的兩人卻一臉羨慕地看著,還一直問她是在哪兒打到的,讓本來嫌肉不多的何素心情又好了起來。從溪邊回到休息處,她還收獲了其他人羨慕的眼光,狗蛋更是跟在她身邊,整張臉都差點貼到肉上。

    “這只給你們,”心情不錯的何素大方了一回,把小一點那只給了阿牛,她知道他們的吃食都是要先給阿牛才能分,“給湯里添個味。”

    阿牛老遠已經發現了她手中的肉塊,心下暗想這人真是本事好,要是能教他們怎么抓就好了。但是她主動把肉分給他們,他又有點不敢拿,他看了看蕭顯重,一般家里的的東西都是男人做主,她這樣冒然分了不知蕭顯重會怎么想。

    蕭顯重已經上好了藥,正端坐在樹下休息,見他看過來,便溫和地笑笑。

    “你拿著吧。”

    既然雙方以后要一起趕路,他也不好太小氣,而且他有一點小小的疑惑,不知道何素現在手里拿著的到底是什么肉,瞧著也不像是野兔,莫不是老鼠?在山上的時候,何素也捉過一回山鼠,當時他一口也沒有吃,現在……他要吃嗎?

    何素沒發覺蕭顯重對老鼠肉的排斥,其實蕭顯重吃過老鼠肉,她先前在山上也打了兩只山鼠,有一只個頭特別大,就跟小兔子差不多,蕭顯重也以為那是兔子,在何素把肉烤好后,他專割大的那只的肉吃,到吃完了也沒有發現那是老鼠肉,以為何素吃的那只小的才是老鼠。

    他倒是覺得那天的兔子味道很特別,只當是何素用紫蘇葉調味的緣故。

    不過等今天何素把野鼠烤了跟他分食后,他也就發覺先前吃過野鼠肉的事了。

    “香吧?可惜不是在山里,這野鼠不太好找。”何素啃著肉排說,又端起野菜湯喝了一口。

    蕭顯重心情正復雜,一時也不知道要怎么說,只能贊同地點點頭。

    “還不知道明天能吃上什么呢?”何素感慨,發覺近處多了一個黑影,轉頭一看是狗蛋湊了過來正朝她笑。

    何素見她那碗野菜湯也沒剩下多少了,就端給狗蛋讓他喝,他抬著頭想要把碗接過去,嘴卻比手更快碰到了碗,就著碗就把里面的湯給喝了,然后再拿住碗把里面舔了一遍。何素冷眼看著,很是認真地想,這只碗她還要不要了?

    經過下午這一戰,他們已經把何素和蕭顯重當成同伴了,同伴之間互相給的東西是不用拿給阿牛分的。

    “嬸子,你們這個好吃。”狗蛋舔了舔嘴唇說。

    “你們那個有肉,我們的都沒放肉。”何素故意逗他,其實她也知道是兩人煮的野菜湯味道比較好,因為兩人放了鹽。

    何素給阿牛的一小只野鼠被阿牛剁碎了放在野菜湯里,今天每個人至少分到一碗湯上,心情都不錯,有人遠遠地聽到狗蛋的話也沒有當真,以為是這孩子黏上了何素。他們中沒有女人,之前有一個,因為孩子被人搶走分食就瘋了,他們也沒法再帶著她。

    聽到何素提肉,狗蛋看著她的目光就更炙熱了,確切地說,他的目光看的是她手里的肉。何素感受到他的目光,三兩口就把手上烤得焦香的鼠排上面的肉啃了下來。

    “好吃嗎?”狗蛋一臉好奇地問。

    “好吃。”何素認真點點頭,無視狗蛋快要流出來的口水。

    還是邊上的蕭顯重先看不下去,不過他倒也不是真看不下去,而是不想啃鼠排,哪怕再好吃他也不承認。

    “要吃嗎?”蕭顯重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鼠肉遞給了狗蛋。

    狗蛋遲疑了片刻,把鼠肉接了過來,也沒有馬上吃,而是退到他小叔叔身邊才開始啃。他害怕成年男人,他們會吃人,女人不會吃人,叔叔們說是因為女人愛心軟。應該心軟的何素沒有分給他肉吃,他也沒覺得奇怪,就是再心軟,有些東西也是不能分的,可是蕭顯重卻愿意分,他莫不是要把他養胖了再吃?

    真傻,狗蛋想,等他變胖了,他就長大了,一般人肯定抓不住他!

    蕭顯重還不知道這孩子想多了,就連何素也想多了。她不懂蕭顯重怎么會忽然對這個孩子這么好,難道是想到自己的孩子了,還是他一向就是個心軟了?那她之前種種表現,豈不是不討他喜歡,她得怎么圓回來?

    “要不要再吃?”

    何素把自己啃得只剩下一點點肉絲的骨頭朝狗蛋揚了揚,狗蛋歡快地點點頭,上前搶了骨頭就走。

    不過看他艱難地從上面啃下一丟丟肉,何素覺得自己的溫柔形象似乎打造得有點歪,余光朝蕭顯重看了一眼,她發現他并沒有在意,似乎對她的行為不存在什么看法。盡管這對她有好處,可是她心里多少還是有點不是滋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