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45章 水災
    “姨母可以一直呆著,呆到你嫁人為止。”

    “呵,你小小年紀,倒知道嫁不嫁人的。”

    “我當然知道,”陳海元挺著小胸膛,說,“要是姨母能嫁到我家,一直住在這兒就好了。”

    葉菁華心念一動,卻低聲責怪道:“莫要亂說,要是旁人也這般想,我以后都沒法來陳家看你了。”

    陳海元動了動唇,心說府是不少下人就是這么說的,但又怕把葉菁華氣跑了,只得微微點點頭。

    “將來你就知道這話的輕重了。”葉菁華緩和了臉色,又說,“我就是離開了陳府,以后也會常來看你的,你就是我在世上最親的人了。”

    “除了父親,姨母也是我最親的人。”

    “這張小嘴,忒會哄人。”

    兩人說說笑笑,倒是如同母子一般,翠柳也發覺兩人親近,卻沒有多想,西院的何素香卻多想了。

    看吧,大女主果然是想當首富夫人,何素香自以為發現了真相,覺得葉菁華之前下毒,并不是想取陳家父子性命,而是想要借機接近陳海元。她很懂陳廣信的心思,只有哄好了陳海元才能吸引陳廣信的注意,可笑翠柳舍本逐末,竟然拋下了她一直堅持的貼心保姆人設,去討好陳廣信了。

    葉菁華會不會還想過讓她去照顧陳廣信,好讓她和翠柳斗起來,何素香抓了抓臉,覺得葉菁華的腦子也太厲害了,幸好她不是原主,不然真有可能跟翠柳起沖突,到時候葉菁華隔山觀虎斗,一舉把兩人打壓了下去成為陳廣信最看重的女人。

    好可怕,何素香縮了一下脖子,有點開始擔心自己在陳府未來的處境。

    就算何素香在陳家只是一個不受寵不被下人敬畏的半隱形夫人,日子還是過得去了,陳廣信對她也不算太差,可要是再來一個葉菁華……她不會被掃地出門吧。一想到這個她也是怕怕,倒不是害怕被休棄,而是不想回她的娘家去。

    回娘家還不如在陳家死賴著呢,何素香暗想。

    當然,她也不是只有這兩種選擇,畢竟她不是原主,她的思維不受這個時代所限,現在體能也跟上來了,至少對付一般人沒什么問題。她甚至想過躲到山里去,她野外生存的能力還是挺強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有大房子住有現成的食物可以吃,誰想去野外吃苦。

    接下來的日子陳府還算平靜,何素香覺得這是陳廣信不在的緣故,只要這個禍頭子不在,家里的女人也正常了,她的日子也好過了。

    就是街上的氣氛有些壓抑,讓難得出門的她嗅到了危機。

    “聽說了嗎,南方發大水了,淹了好幾座城呢。”

    何素香和紅杏正在一家餛飩攤里小坐,餛飩這東西她在府里點了也沒人給她做,吃了也不占肚子,兩人出來何素香每次都要吃上一碗,還能順便聽聽各種小道消息。她常來的餛飩攤做的餛飩味道不錯,湯底是骨頭湯的,但看得出骨頭湯熬得很稀,就是添個味沒多大油水,卻比其他只放點蔥花調味的餛飩攤味道要好。

    何素香和紅杏每次都是等人少了再過來,想著能多坐一會兒。

    隔壁桌的兩人也已經坐了許久,看樣子像是跑商的,生得一高一矮,剛剛那話就是矮個子男子說的。

    “真發大水了?我倒也聽說了幾句,可現在不是才四月,怎么就發大水了?”

    “誰知道呢,天要下雨你還能攔著?我看今年的年歲不會很好,我跑完這趟就在家里窩著了。”

    “怕有災民?”高個子男人問,瞧對方那身板估計也抗不住幾個人。

    像是猜到他在想什么,矮個人男人白了他一眼,說:“災民現在就有,你沒瞧見街上乞丐變多了。”

    “還真是。”

    邊上何素香也注意到了,想來還有些慚愧,她竟還沒有一個普通人心細,如果這些乞丐是特工……刺客扮的怎么辦?好在這個世上也不會有刺客,有也不是針對她的,何素香很是放心地想。

    “聽說縣令大人已經準備封了城門,不準災民入內。我的貨本就是一些擺件,災民也瞧不上,但年歲若不好,又有幾個人有這心思給家里添這件不實用的東西?且路上有個萬一,我就賠大發了,還不如回家。”

    “說的也是。我看做糧食生意的又要大賺一筆。”

    “那也得有門道守得住。”

    兩人后面的話,何素香沒有再聽,只要災民不再到鎮上來就好。

    縣令雖下令不讓災民到鎮上來,卻攔不住災民去附近村子,幸虧過來青森鎮這邊的災民人數不多,就算討不著吃食,去山上挖些野菜一時也餓不死。怕就怕生病,他們沒地方住,連吃都吃不飽,根本看不起病,一旦病了就只有等死了。

    鎮上一條破敗狹長的巷子內,一名男子正抱著他年幼的孩子,哪怕孩子臉上臟兮兮的,卻也看得出不正常的紅。男子痛苦無措地朝巷子外的人流看了一眼,希望有人能好心救救他的孩子,卻又擔心被人看到他們報到捕快那里被趕出了鎮子,早前他去醫館找大夫時,醫館的小二便是這樣做的。

    巷子口的光線一閃,真的有人走了進去,男子不敢確定來人是為了什么,只得拿起邊上的竹筐把自己罩起來,希望不要被人發現。來人腳步聲很輕,像是一個女人,男人心思活絡了一些,女人總是心軟些,說不定他能從一個心軟的女人那里借些銀錢。但是敢孤身一人到深巷來的女人,想來不是那么簡單,男人皺了皺眉,正在考慮要不要動手時,女人的腳步聲停在他跟前。

    難道真是來確定他的蹤跡,想要報給官府?

    “咯……”

    金屬落地的聲響從他腳邊傳了過來,他透過竹筐的縫隙看去,見是一個鼓起的荷包,想來里面放著銀錢。

    “拿去給你兒子看病吧。”女人冷漠的聲音從他頭頂傳來,倒讓他一時不敢伸手。

    “怎么,不想救你兒子?”女人冷冷地問。

    男人還是沒有動,也沒有移開罩著他的竹筐,問道:“你想讓我做什么?”

    “做你以前做過的事。”

    男人面色微沉,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