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43章 中毒了?

第43章 中毒了?

    難道在她后面去廚房翻東西的是葉菁華,她想做什么?何素香努力地想,葉菁華不管做什么,最終目的就是想成為未來首富夫人,她是一個穿越者,知道原主在書中將要做什么,所以,葉菁華是不是覺得她下了毒,去翻證據了,又或者,她才是那個想下毒的人,想要借機陷害她。

    作為一個穿越者,一定知道她下毒的時間,照葉菁華的反應來看,應該就是這段日子了,何素香抿著唇靜靜坐著,假裝在平復因咳嗽亂了的氣息。

    如果她沒有照書中所寫的下手,而葉菁華又急著取代她的位置,會不會出損招陷害她,或者提前把她擠走?

    嗯……除非是宮斗劇看中毒了,不然不至于一來就擠人吧,何素香暗想,就不能友好相處嗎?她想要的又不多。很快她就把這念頭拋開了,作為一個訓練過的特工還有這樣的想法也太愚蠢了,她好像都聽到大黑客的嘲笑聲了。

    早餐后準備離村時,當看到陳家父子面色不佳地出現時,何素香心下又警覺起來,暗想:

    “難不成真中毒了?”

    葉菁華也是這般想的。

    回去的路上,何素香和葉菁華相對無言地坐在馬車里。來時路上葉菁華是跟陳海元坐同一輛馬車,陳廣信單獨先出發了,何素香便獨占一輛馬車。她以為回去的時候也是如此,最不濟是跟陳廣信坐在一塊兒,誰曾想上來的竟是葉菁華。

    她有點不想面對葉菁華,現在不確定陳家父子疑似生病是不是她的緣故,難不成她還真下毒了,一毒就毒倒兩個,她莫不是想直接取代陳廣信控制陳家吧?拼事業的女性好可怕,她只想求生又無害,能不能就放過她?

    葉菁華自坐上馬車,便一直在留意何素香的反應,她看上去很心虛,想來是她真的下了毒生怕別人看出來。

    竟讓她得手了!葉菁華咬了咬牙,面上仍是淡淡的笑。

    何素香覺得她這笑有點瘆人,目光不禁有些游移,后來想想,她有什么可怕的,這妮子又打不過她,便又把目光放松下來,也露出溫柔的笑。

    葉菁華眸色一緊,怪她沒想到何素香有這樣的心機手段,事情已經被人窺破也不見膽怯,跟深宮中的女人一樣不好對付。可她又何曾怕過這樣的女人,當初在深宮之中,那些出身比她好的女子,最終都跪在她面前稱她為后,她連她們都不怕又怎么會把一個何素香放在眼里。

    只是在陳家她是孤身一人,身邊無人助她,哪怕有人肯聽她的,能做到的也有限。

    要是蕭大哥在就好了,她心下想,目光中閃過一抹堅定,她得快些解決這邊的事,再去遇見蕭大哥的地方救下他,與他再一次在世間同行。

    “何姐姐,聽說陳叔陳嬸早上起來時發現廚房里亂糟糟的,像是有什么人進去過呢。”葉菁華像是沒話找話般,一臉好奇地說起這事。

    “我聽紅杏說了,也不知是誰動得手。”何素香意有所指地說。

    葉菁華面露詫異,說道:“我還以為是老鼠呢。”

    “倒真有可能是老鼠。”

    “何姐姐覺得不是老鼠?”

    “既然葉家妹妹猜是老鼠,那就應該是老鼠。”

    兩人相視一笑,越發肯定是面前之人下了毒。

    馬車到了陳府后,陳廣信和陳海元進了府便讓人去請了大夫來,何素香不好顧自回去,也就跟去看看。這種有陳廣信在場的地方,葉菁華以往都是避嫌不出面的,這次她卻也跟了過來,在大夫診脈的時候還一臉凝重,像是極為憂心一般。

    這是動真情了?何素香暗想,也不知大女主跟陳廣信之前發生過什么,怎么就這么容易認定了呢,就算陳廣信將來是首富,也不用這么上心吧?一個首富丈夫有這么重要,錢花來花去不也就這樣?

    原諒她前世是個特工,對世事并不了解,她只知道執行組織命令,完成命令活下來。在執行任務中與目標或不相干的人產生感情什么的,她都沒有想過,在判定對方完全無害之前就生出感情這種事,她就是再蠢也不敢碰。

    再說她也不蠢,她不是推斷出大女主穿越者的身份,還看出她下毒了嘛,多聰明~

    大夫診了脈,說兩人是染了風寒,吃幾天藥便好了。

    看來是用了厲害的藥,一般大夫看不出來,何素香暗想。

    葉菁華看了出神的何素香一眼,暗想,想不到鎮西那野郎中的藥竟這般厲害,一般大夫根本瞧不出來。也是,小小的青森鎮哪有什么好大夫,葉菁華暗想。

    何素香感覺到她打量的目光,暗暗捏了一把汗,擔憂葉菁華這會兒開口,把下毒的事栽到她頭上。幸好直到大夫走了,葉菁華也沒有說什么,也許是看她聽話懂事,放棄陷害她了?何素香暗自希望著,又覺得葉菁華很聰明沒有對她下手,要是陳家一家子都病倒了,太惹人懷疑,怎么也得留著一個健康的。

    也許這一次只有她沒事,家里的人不會想到別的,要是次數多了呢?如果再有下一次,她一定要跟著裝病,何素香暗想。

    兩人各懷心思離開后,葉菁華便防著何素香繼續在陳家父子的吃食里下毒,偏何素香回來后安份守己,沒有任何古怪的行動。葉菁華也不可能一直盯著何素香,從紅杏那兒得來的消息又有限,偏陳家父子一直病著,病得她心里發慌。

    何氏是不是有她不知道的方法下毒,瞧她有恃無恐的樣子,怕是她下毒的方法旁人看不出來,到底是什么辦法,她已經盯得夠緊了。難道是她通過別的人下手,通過誰?林叔倒是每日跟陳廣信碰面,卻不曾去看陳海元,兩人每日都要接觸的也只有翠柳,翠柳是值得信任的。

    想到翠柳,葉菁華皺了皺眉,有些不確定她是否真的值得信任。前世的翠柳忠心耿耿,癡情陳廣信,這些跟現在的翠柳相差不大,前世其實她跟翠柳相處的時候不長,對她了解得也不深,從她現在的表現看,她對陳廣信的癡情已經讓她生出許多不該有的心思。

    如果不是她,陳海元跟何素香的關系不會這么差;如果不是她,何素香也許不會對陳海元下毒。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