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38章 留宿老宅

第38章 留宿老宅

    每逢大節,陳廣信都會從府城回來準備祭祖,偶爾也會在青森鎮多留幾天。

    青森鎮上的習俗,百姓掃墓不能在清明正日,可以提前幾天,但不能在清明節后。陳家一向是在清明節前一天去掃墓,掃墓的用品照理得由何素香這個主母來準備,但是她一點也沒有插上手,都是管家和陳廣信一同安排的,就像過年祭祀,她也沒份說話一般。

    到了山上,何素香早前想象中的烈日當空變成了冷風撲面,還附贈雨水,一行人走到山間已經很艱難,用來祭祖的黃紙香燭都花了大功夫才點燃。何素香也沒有心情去欣賞什么山水,她早被泥濘的山路氣得有點想翻臉,連小婦人的模樣都裝不下去。

    按輩分,陳家人要最后才會到葉氏墳前上香,那會兒何素香的鞋子已經全濕了,不久前又剛剛滑了一下差點摔倒,心情格外的不好。陳海元和葉菁華都沒滑,她竟然滑了,她怎么也算是練過的,沒道理走路沒他們穩呀。

    可能是因為她當何素香久了太入戲,她自我安慰地想。

    “何姐姐,你沒事吧?”一邊的葉菁華忽然問。

    何素香不解地看向她,本來有些漠然的臉上慢慢擠出一點愁苦和無措。

    “沒事呀。”

    “我還以為你累著了。”

    “不累。”

    邊上正在點燃香燭的陳廣信聽到兩人的話,不由回頭朝何素香看了一眼,待香點燃時,他先分了陳海元一柱香,又分給葉菁華,最后才是何素香。葉菁華還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何素香一眼,何素香懵懂地報以微笑,等上完香才想到她好像被排在最后面了。

    這有什么,能快點離開就好,她不以為意地想。

    陳家的家族墓地在陳家村的一個小山丘上,整座山都是陳家的,山下他們還有一間莊院,算是陳家的祖宅。宅子里平時留著一對族里的老夫妻守門,陳家也就祭祖的時候會來坐一坐,都不一定住下。

    去年冬至祭祖時,他們祭完祖吃了飯便回鎮上了,并沒有在村里過夜。今天天氣不好,道路泥濘,他們在山上花得時間太久,要趕回鎮上怕有些來不及,且雨似乎越下越大,陳廣信看了一眼天空,決定還是在祖宅里過一夜再說。

    陳家祖先是陳家村人,后來搬到了鎮上還把村里的房子給賣了,等發跡后才回來陳家村又買山頭又起房子,像是示威一般。

    聽說以前陳廣信的先人跟陳家村其他陳姓族人有過矛盾,但是幾代之后這矛盾也淡了,陳家和陳家村人就這么不遠不近地處著,若遇著不錯的村民陳家也肯拉一把,就像管家林叔就是年少時在家里呆不下去跟了陳父當書僮,后來成了管家的。

    看守祖宅的老夫妻也是陳家人,兩人無兒無女,前些年鬧雪災,大雪把村民的宅子壓塌不少,兩人的房子也在其中。族長見無處安置村民,便去找陳父想借這處祖宅讓村民暫住一陣,陳廣信代父答應了此事,知道里面有對日子拮據的夫妻拿不出錢來再起房子,平時又靠租他家的地過日子,索性雇了兩人守宅子,免得這房子空放著白白霉壞了。

    夫妻倆的為人如何,他也是知道的,族長也拍板說好,陳廣信也沒什么可不放心的。

    往常清明陳廣信來都是吃了午飯就走,這午飯還是陳嬸跟陳家來的下人一同張羅的,但是這次他們要住下來,別的倒沒什么,就是帶的被褥不夠。陳伯問了陳廣信后便讓陳嬸去村里今年要辦喜事的人家買了他們家里備下的新被褥,這才解決了難題。

    在陳嬸去買被褥時,陳廣信匆匆吃了午飯就準備洗漱換身干爽的衣服。何素香沒想過還得帶一身衣服,但她有一個還算得用的紅杏,記得幫她備衣服。葉菁華院中也有小丫頭,但卻沒有人記著這個,以至她濕了鞋襪卻沒法換。

    “夫人,姨小姐沒帶干凈的鞋襪。”紅杏在替何素香端水時提了一嘴,目光緊緊盯了何素香一眼。

    “咱們有多帶嗎?”何素香不得不問了一句。

    “有。”紅杏笑嘻嘻應道。

    “那你去問問葉家妹妹要不要。”

    “是,夫人,夫人你真賢良。”

    “得了吧。”何素香不耐煩地揮揮手,揮完又覺得這動作不像平時的她。

    換了個環境,又受外界影響,她得加倍小心收起自己的小脾氣才是,何素香暗暗告誡自己。

    雨嘩嘩下著,落在屋檐上,傳來清晰的聲響。那聲音不停地在耳邊跳動,想不注意都不行。聽得久了,卻又成了日常的一部分,然后聽者在這日常中松軟下來,閉上眼時,像是自己也成了一滴雨,從天空慢慢墮下,在綠得揪心的葉面上完美滑行跳入水潭,又從水潭邊沿浮出流向更遠的地方。

    飄呀,蕩呀,更遠的地方在哪里……

    “夫人……”門外傳來紅杏的聲音。

    支著腦袋在榻上正打瞌睡的何素香馬上醒了過來,瞇著眼朝外面望了一眼,目光還沒有看到什么,耳朵已經接收到另一個人的腳步聲。

    “何姐姐。”

    “葉家妹妹~快進來坐。”

    何素香睜開眼,一臉欣喜地說著,卻不曾起身,她實在不想動彈,普通人應該也有懶洋洋的時候吧,葉菁華這樣的大女主不會在意這種事的。葉菁華一如往常微微笑著,笑得讓何素香也生出親切感來,恨不得摟上她的肩說說她的遠大前程。

    但她本不是多嘴的人,也還記得葉菁華對她來意不明,她可沒有睡迷糊到把這些都忘了。

    葉菁華見她眼睛微紅、臉上的笑有些僵硬,好奇她先前在屋里想些什么,莫不是受陳廣信冷落終于受不了了?她會向阿海下手,還是向著她這個忽然冒出來的“葉家妹妹”?

    “多虧姐姐幫忙,不然我就要受涼了。”

    “舉手之勞罷了,哪值得你冒雨過來一趟。你要謝也謝紅杏,這丫頭機靈,記得多帶一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