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 > 第21章 想去府城

第21章 想去府城

    “你……你什么時候學得這手藝?”何素香很是憂心地問,總覺得有點不靠譜。

    “我新跟后院的姐姐學的,說是新出的發式,叫蝴蝶髻。”

    “你還是跟我梳平常的吧。”何素香語帶懇切地說。

    “夫人,這個發式真的很好看,鎮上許多太太都這么梳。”

    “還是梳平常的,老爺不喜歡花哨的。”何素香不得不把陳廣信搬出來當借口。

    “可是……”

    “你要是再拖下去,老爺就該到了。”

    “老爺要過晌午才到呢。”紅杏猜到何素香是在嚇她,撇了撇嘴。

    話音剛落,外面就有小丫頭跑院里,喊道:“老爺回來了。”

    何素香和紅杏震驚地互看一眼,心下都想,怎么這么早回來。

    兒子病了,當爹的當然急著趕回來了。

    陳廣信天沒亮就從省城出發,還是一路騎馬過來的,才能這么早到家。回到家后,他直接去了東院陳海元的住處,就算何素香一收到消息趕到垂花門迎人,也只能撲一個空。好在何素香也沒有著急過去,她連頭發都還沒有梳完,怎么能這樣出現在夫君面前,好像以這個時代的標準來說是婦容有虧,是不合規矩的。

    紅杏勸了又勸,也沒有把何素香勸動,直到聽說陳廣信進了陳海元的院子,她才沒有再勸。她也知道何素香跟陳海元不對付,兩人最好不要碰面。

    見紅杏因她不肯配合討好陳廣信而垂頭喪氣的,何素香心下暗笑。

    “先把飯吃了再說,以后能不能吃上飯還難說。”她打趣道。

    難得聽她說笑,紅杏一愣,一時以為她說的是真的,還勸了她幾句。

    “不會的,老爺不會因為這個就苛待夫人的。”

    何素香抿了抿唇,索性順著她的話說:“你既然知道,又何苦讓我上趕著去討好?”

    紅杏張大嘴,也說不出個理由來,旁人不都是這樣做的嗎?

    “這個院子里,聽我的。”何素香正色道。

    紅杏連忙稱是,想了想也覺得自己近來管得有些太多,老爺和夫人之間的事又豈是她這個小丫頭管得著的。想到紅雁,她低垂的頭又朝下落了落,就怕哪天紅雁得了老爺的寵,夫人的日子更加難過,她也是為著這個才上心,誰知夫人還不領情。

    何素香見她像是聽進去了半句,默默松了一口氣,她可煩有人盯著她逼她做這做那的,許是小時候訓練的時候被人管怕了。

    東院那邊,陳海元見著父親自當哭訴一番,陳廣信雖然寵著他,但也會在陳海元面前扮嚴父,見他如此就算心疼,也會板著臉教訓幾句。

    “誰讓你跟別人打架的,不管是把別人打傷還是傷著自己都不應該。柳先生只打了你手心算是輕的,你有什么好生氣的,都氣出病來。”

    陳海元撇了撇嘴,到底有幾分怕他,不敢再說什么。

    見他如此,陳廣信又心軟了。

    “我瞧你這病也好得差不多了,明日我陪你去柳先生那兒走一趟,順便把節禮送過去。”

    “是。”陳海元不情不愿地應道,想起翠柳先前跟他說的話,問:“父親,我不能跟你去城里讀書嗎?”

    陳廣信微一皺眉,問:“你怎地有了這念頭?莫不是柳先生訓了你一次你便心生怨懟了?”

    “不是。”陳海元心虛否認。

    陳廣信也不確定他說的是不是真話,也不知這事是他自己想出來的,還是旁人提點的。

    “若是在城里的私塾,你跟人打了架,旁人說不定能直接把你關到牢里去,還會有那等官家子弟合起來打你一個。”

    當初陳廣信不是沒動過讓陳海元在府城讀書的念頭,府城最好的私塾比官學還有名氣。管理私塾的山長是錦城有名的大儒,他有一孫與陳海元年紀相仿,聽說很是頑劣,時常跟其他孩子一起欺負沒有出身平平的孩子。陳家在青林鎮算有些面子,到了府城卻完全不夠看。他擔心陳海元去了會受欺負,才打消了念頭。

    “你若真想去,只要在柳先生這兒成績評了上等,我便安排。”

    柳先生每季都會安排考核,成績會分上中下三等,陳海元在入學初倒得過上等,之后基本得的都是中。

    前面聽陳廣信說府城私塾有人打架厲害時,陳海元還有些不屑,心下也不曾打消去府城的念頭,這會兒聽到要得上等,他馬上就不想去什么府城了。到了府城也得讀書,又沒有跟他一起玩的小伙伴,去了也沒什么意思,與其花心思得上得,他還是輕松保持中等吧。

    至于到了府城能有機會多看到陳廣信,他倒不這么覺得,陳廣信在青森鎮上也不見得有多少時間陪他,到了府城說不定會更忙。既然同樣是見不著,在府城和在鎮子又有什么差別。

    之后,陳廣信又考了陳海元的功課,把他最后一點進城讀書的念頭都考沒了。陳廣信也從跟他的交談里,知道是翠柳提了話頭讓他生了進城的念頭。

    翠柳是葉氏親自挑過來留在身邊的丫頭,又得葉氏指導很是大方得體,瞧不出是鄉下出來的姑娘。翠柳在葉氏在時,頗得葉氏看重,當初葉氏在陳母跟前侍候湯藥時,陳海元就是交給她和嬤嬤照顧。后來葉氏沒了,陳廣信失魂落魄,很是頹廢了一陣,這時幫著照顧好陳海元、借著陳海元勸陳廣信振作起來的也是翠柳。陳廣信也感念她的忠心,把陳海元院中的事都交給了她。

    陳海元跟前本來還有一個嬤嬤,這嬤嬤前年做錯了事被趕出了府,東院的人漸漸最聽翠柳的話。陳廣信不太回來,只知道翠柳將陳海元照顧得很好,不知道翠柳這么說得上話,管家林叔卻是知道的。他沒有多嘴在陳廣信面前提起,翠柳在陳廣信還有陳海元心中都是可信的,他去說這些白白惹人生厭。

    如林叔所料,陳廣信想了想,也沒有就陳海元鬧著去府城讀書的事多問翠柳什么。

    在旁人看來,能去府城讀書總是好的,也許翠柳只是好意,就像她提醒陳海元防著后母一般,誰能想到陳海元記在了心上,還把跟何氏的關系鬧得這么僵。等孩子再大一點,就把他帶在身邊吧,陳廣信想,那時孩子見得世事多了,也就能明白身邊的人說的不一定都對。就像他小時候一直聽父親的話,把好好讀書當成最要緊的事,現在想來,除了讀書,他還有許多事可做。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穿書之不當惡毒繼母>,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