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955章 恩斷義絕

正文 第955章 恩斷義絕

    子厚,你來給老夫評評理......

    嚴嵩的這一句話之后,朱平安就感覺到三雙眼睛都聚焦到了自己身上。

    這是一個要命的評理,言辭中稍不注意,就會給自己留下致命的隱患。

    朱平安在三人期待的目光中抬起頭來,拱手向著嚴嵩、嚴世蕃以及跪在地上的趙文華行了一禮,緩緩開口道,“都言清官難斷家務事,更何況平安宿醉方醒,人也愚魯不堪,不過承蒙閣老、嚴大人抬舉,平安不自量力,且試分析一二,不當之處,還望閣老、嚴大人、趙大人海涵。”

    朱平安話里有三層意思,一是點明你們這是家務事,趙文華為義子,嚴嵩為義父,父子關系嘛,你們這是家務事,清官都難斷家務事,我若是斷不好,也是情有可原的;二是強調自己是喝醉了才醒過來的,還不是很清醒,是你們硬是讓我在這個時候評理的,評的不好的話,自然也是情有可原的;三是評理前把退路找好,待會評理中不當之處,請你們海涵。

    “姑且言之,老夫與你做主,保證不會有人事后找子厚你的麻煩。”

    嚴嵩掃了跪在地上的趙文華一眼,意有所指的說道。

    趙文華腦袋再度抵到地上。

    “子厚,你只管放心大膽的說。”嚴世蕃微微笑了笑,向著朱平安點了點頭。

    “那平安就獻丑了。”朱平安點了點頭,然后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趙文華,輕聲開口道:“從平安剛剛所聽到的情況來看,今日之事,是趙大人之過。趙大人向圣上進獻百花酒,這是好事,但如果進獻的方式稍作調整,趙大人將百花酒獻給閣老,再由閣老進獻給圣上的話,想必更好,大約也不會有今日之事了。”

    “嗯......子厚,你是個明事理的。”嚴嵩聽了朱平安的話后,很是滿意的捋著胡子,點了點頭。

    嚴嵩滿意了,但是趙文華就......抵著地面的頭,都抬起了三寸......

    “不過,在平安看來,雖然趙大人進獻百花酒的方式有待商榷,但是平安相信趙大人絕不會構陷閣老,趙大人也絕不敢構陷閣老。說句對趙大人不敬的話,即便再給趙大人十年時間,趙大人也沒有膽子構陷閣老。”

    朱平安在嚴嵩話音落后,又繼續開口輕聲評論道。

    趙文華聽了朱平安的這一席話,腦袋又再度抵在了地面上,對朱平安的這一席話很是滿意。朱平安說的對,我只是進獻百花酒的方式不對罷了,絕對沒有構陷之心,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啊......

    這么一來,我的錯誤就局限在進獻百花酒的方式不對上了,這種錯誤程度就輕多了。

    趙文華越想,對朱平安的這一席話越是滿意。

    “所以,還請閣老稍熄雷霆之怒,莫要氣壞了身體。”朱平安拱手道。

    “子厚說的是,義父還請息怒啊,兒子能有今日,一切都是拜義父恩賜,兒子怎么可能會構陷義父呢。再說了,兒子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也不敢構陷義父啊。義父......”

    趙文華在朱平安評論完了后,忙不迭的膝行兩步,趴到嚴嵩腳下哭訴道。

    這哭的,真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啊。

    表情也好,哭聲也好,淚水也好,總之,看上去趙文華哭的很真實。

    朱平安對趙文華表現,打了一個高分評價。

    不過。

    朱平安心中猜測,估計趙文華哭聲中的真情實感,占比最多的大約是后悔吧。

    本想趨炎附勢、投機鉆營,攀上圣上的關系,可是萬萬沒想到,不僅圣上的關系沒攀上,連義父嚴嵩也給得罪很了,義父憤怒到要恩斷義絕的地步。

    趙文華跟在嚴嵩身邊時間久了,嚴嵩是真生氣還是假生氣,他一眼就能看出來。趙文華心里清楚的知道,今日,義父嚴嵩說恩斷義絕,絕不是說說而已,他能看出義父嚴嵩的決絕。

    雞飛蛋打,偷雞不成蝕把米,圣上的路沒走通,義父這邊的路也走斷了......

    想及此處,趙文華后悔的眼淚,就一刻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哼!即便如子厚所說,你無構陷老夫之心......”嚴嵩一臉怒意的掃了跪在腳下的趙文華一眼。

    “兒子絕無構陷義父之心。”

    趙文華抬頭,伸出手賭誓道“若是我有一絲一毫,就讓我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老夫話還沒說完。即便你無構陷老夫之心,但是!!!你羽翼未豐,翅膀未硬,異心異志倒是豐硬的很啊!哼,你走吧,以后莫要再踏進嚴府半步!老夫這座小廟,容不下趙大人您這尊大佛!!!自今日此時起,老夫與你恩斷義絕,互不相欠!日后,山水有相逢;你我,老死不相往來!!!”

    嚴嵩低頭最后看了趙文華一眼,眼神如寒冬風雪中搏擊長空的鷹隼的眼神一樣,決然而銳利,面無表情的說自此恩斷義絕,然后毅然決然的一甩袖子,轉身走進了書房。

    日后,山水有相逢;你我,老死不相往來!!!

    嚴嵩恩斷義絕的話語,如一柄利箭刺穿了趙文華的心臟,讓跪在地上的趙文華,轟然癱倒在地,像是沒有了骨頭一樣。

    “義父,義父......”

    癱倒在地的趙文華,面向嚴嵩的背影,伸出一雙手前伸,哭喊的撕心裂肺。

    嚴嵩走了。

    前程也就走了。

    努力了半生的成果,將要化為烏有,自此后大明朝野將再無自己一席之地。

    可以想象,沒有了嚴嵩的庇護,往日自己得罪的那些人,以及李默黨羽等人,定然不會放過自己,別說朝野沒有自己一席之地了,葬身之地估計都沒有一席!

    所以,趙文華如何能不傷心裂肺、驚天動地呢。

    或許是趙文華哭的感天動地

    出現了奇跡

    兩秒后

    走進書房的嚴嵩又走出來了。

    看到嚴嵩走出書房的背影,趙文華心中一喜,義父這是原諒自己了?!

    “義父......”

    趙文華不顧臺階硌腿,膝行兩步跪上臺階,迎接從書房往外走的嚴嵩,眼淚激動的嘩嘩的。

    西下的夕陽很配合的,將一縷余暉照入了書房。

    瞬間

    一道刺目的光芒傳入趙文華的眼中。

    刀!!!

    趙文華眼皮一跳,一下子看清了反光的存在,原來是嚴嵩手持一把裁紙刀走來了。

    噗通

    趙文華嚇的一個趔趄,滾下臺階。

    “哼!你我有如此袖,恩斷義絕!”

    回應趙文華的是嚴嵩的一聲冷哼,繼而一手持著裁紙刀,一手撩起袖子,一揮裁紙刀,寒光一閃,便截斷了一截袖子,嫌惡不已的甩到了趙文華的臉上。

    說完之后,嚴嵩轉頭,頭也不回的走進了書房。

    “義父,義父......”

    趙文華手里攥著斷袖,朝著嚴嵩的背影,哭喊的撕心裂肺,悲痛欲絕。

    “走好不送。”

    嚴嵩頭也不回,沒有感情的說了一聲。

    “義父,義父......”

    趙文華鍥而不舍,哭喊不絕。

    “滾!!!!!!!!!!!!!咳咳咳......”嚴嵩的咆哮如山崩海嘯,最后由于太過用力而咳嗽了起來。

    “義父......”趙文華面如死灰,再無一絲血色。

    “東樓小兒,你死人啊,還不給老夫將人趕走!”嚴嵩的咆哮傳出了書房,幾乎掀翻了房頂。

    “爹,您老消消氣,我這就將人趕走,絕對不會讓他再在您老人家面前礙眼了。”嚴世蕃向著書房大聲的應道,然后轉頭看向趙文華,瞇著獨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趙大人,您也聽到了,呵呵,請吧,別讓我再說第二遍了,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會發生什么。”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