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954章 子厚你來評評理

正文 第954章 子厚你來評評理

    “如此的人間仙酒、瓊漿玉液,卿何不讓寡人享用呢?”

    嘉靖帝的這一道手諭乍看上去很是莫名其妙,讓人一頭霧水,但朱平安看到后,心卻驀地一跳,一段現代的記憶如閃電一樣,刺入了朱平安的腦海,朱平安知道自己遇到一個歷史節點了——趙文華進獻百花酒!!!

    這一段歷史,朱平安在史書和野史上都看到過,寫的內容大同小異。

    趙文華生性趨炎附勢、投機鉆營,出入官場就深諳朝中有人好做官的道理,于是認嚴嵩為義父,以嚴嵩為靠山,得以步步高升,直至今日。

    不過,有嚴嵩做靠山后,趙文華并不滿足。他覺得屁股底下的位置已經好久沒挪動了,而且接觸嘉靖帝的機會多了,他的心也不甘于現狀了。

    他想要有一個更大的靠山——嘉靖帝。

    如果能獲得嘉靖帝的恩寵,那他趙文華豈不是更可以平步青云了,甚至入閣也不無可能啊。

    另外,在趙文華看來,他義父嚴嵩的年紀真的很大了,所以趙文華的心思也就更加活泛了......

    經過深思熟慮后,趙文華想要找這個世上最大的靠山——嘉靖帝。

    為此,趙文華諸多考察和謀劃,從嘉靖帝修道求長生為切入點,最終選擇了以百花酒為敲門磚,在向嘉靖帝鼓吹百花酒效果時,還把嚴嵩當做了一個活廣告,獻酒時對嘉靖帝強調了一句,“臣師嚴嵩,服之而長壽。”

    皇上啊,我這百花酒喝了真的能延年益壽,而且效果好的很,我的老師嚴嵩,他很高壽吧?他就是因為服用了我這百花酒,才能活的如此高壽的。

    趙文華的這一個活廣告舉的好,嘉靖帝對百花酒一下子感了興趣,于是著內侍給自己倒了一杯百花酒,品嘗了一番。

    嗯

    喝完一杯百花酒后,嘉靖帝覺的效果確實不錯,不僅渾身發熱,有點像是服食仙丹后的那種飄飄然感,除此外還有一種特別的感覺,有一種想要臨幸宮嬪的沖動,并且自信能發揮的很好。

    這是好酒啊。

    嘉靖帝深以為然,然后又想到了趙文華說的臣師嚴嵩服之而長壽這句話,這么說來,這么好的酒,嚴嵩在早前就已經喝過了啊,哼,枉這個老東西常常在朕面前表忠心,如此好的酒,喝過了,竟然不上報獻于朕。

    于是乎,嘉靖帝便寫了這么一道手諭,讓內侍帶到嚴府,交給嚴嵩。

    手諭里,責備感滿滿。

    所以,才有了今日這一幕。

    嚴嵩將嘉靖帝的手諭摔到趙文華臉上后,下一秒就一臉的后悔莫及。

    當然

    不是因為摔趙文華的臉。

    而是因為,這可是嘉靖帝的手諭啊,怎么可以拿來摔人呢,這可是大不敬啊。

    “老臣惶恐,一時糊涂,還請陛下恕罪。”

    嚴嵩口中稱罪,誠惶誠恐的對著掉落在地上的嘉靖帝的手諭,行起大禮來。

    因為手諭就在朱平安跟前了,嚴嵩對手諭行跪禮,就跟向朱平安行跪禮似的。

    朱平安趕緊后撤,右移兩步,避開了嚴嵩的大禮。

    嘖嘖嘖

    嚴嵩不愧是嚴嵩,能得到嘉靖帝青睞,絕無僥幸一說。

    朱平安看著嚴嵩誠惶誠恐的對著嘉靖帝的手諭行大禮跪拜告罪,不由得感慨不已。

    行大禮告罪完畢,嚴嵩畢恭畢敬的雙手捧起嘉靖帝的手諭,恭敬的放入書房內特制祭桌上。

    “梅村,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臉說誤會?!”

    做完這些后,嚴嵩再度轉身走出書房,站在門口,看向趙文華的眼神更加的憤怒了。

    “父親。都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正巧這會子厚來了,不如讓子厚來評評理,如何?”

    這個時候,一旁的嚴世蕃挺著大肚腩,伸出一只熊掌似的大手,指著朱平安,向嚴嵩提議道。

    嚴嵩聞言,似乎眼睛一亮,點了點頭,“東樓小兒言之有理,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嘛,哼,也省的某些翅膀硬了的貪心不足蛇吞象的人......”

    “子厚,你且來與老夫評評理。”嚴嵩說完后,伸出手向朱平安招了招。

    “回閣老、嚴大人,平安剛剛酒醒,恐頭腦尚不清醒......”朱平安小心翼翼的回道。

    清官難斷家務事。

    況且,嚴嵩和趙文華兩人對于自己來說,一個是**oss,一個是boss,兩人下場交手切磋,自己一個剛進新手村的人,哪里能當兩人的裁判呢。

    “酒醒就足夠了。”嚴嵩意味深長的說道。

    嚴嵩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朱平安又能說什么呢,只能硬著頭皮應下來了。

    “今日休沐,老夫難得一起清閑。可是萬萬沒想到禍從天降,一個時辰前圣上遣內侍給老夫送來了一張手諭,責嵩嘗了仙酒為何不獻于圣上。”

    嚴嵩說到這,以手扶額,重重的搖了搖頭,“人間仙酒?瓊釀玉液?老夫收到圣上手諭后,開始是一頭霧水,不知圣上何意?!老夫何時嘗過仙酒?還是頒發手諭的內侍提醒老夫說是某人進獻了百花酒,不然老夫至死都還被蒙在鼓里呢。”

    “哼!老夫月前就注意到某人懷中鼓鼓的,當時未當回事,哼,現在想來,想必那個時候某人就將百花酒揣在懷里,時刻準備著向圣上進獻了吧?!”

    嚴嵩說著,怒目瞪了跪在腳下的趙文華一眼,鼻音很重的哼了一聲。

    這跟自己在史書和野史上看的記載,幾乎如出一轍,朱平安聽完后,心中如此想到。

    可是,如何評理呢?

    朱平安大腦如計算機一樣,高速的運轉了起來,努力思索起對策來。

    “義父,兒子都是一時糊涂......”趙文華再度以頭抵地,哭求了起來。

    “一時糊涂?呸!你還有臉說一時糊涂。你司直西苑時,懷里揣著百花酒揣了一個多月,你現在給我說一時糊涂?我看你是深思熟慮,蓄謀已久!”

    嚴嵩氣的吹胡子瞪眼,重重的吐了趙文華一口濃痰,怒斥趙文華不已。

    “子厚,你來給老夫評評理,看看老夫是不是冤枉了這個孽畜。”嚴嵩怒斥完趙文華,轉頭看向朱平安,語氣明顯和緩了許多。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