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768章 不一樣的嘉靖

正文 第768章 不一樣的嘉靖

    朱平安三日查完太倉銀庫三年賬簿的消息,隨著東廠的人押送太倉賬簿入西苑,很快就傳了出來。這本不是什么隱秘的事,賬簿都押送至西苑了,顯然是已經查完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

    “他朱平安用了三天時間就查完了太倉銀庫三年的賬簿?莫不是走馬觀花、蜻蜓點水般匆匆應付的吧?”

    “別說太倉稽查使就剩他一個人了,即便是五個稽查使都在,至少也得小半月時間才能查完吧。”

    “我怎么覺的這么好笑呢,你們莫不是給我講笑話的吧,鄰村幼兒都不會相信,三天時間怎么可能查的完太倉三年的賬簿呢?”

    “呵呵,我倒覺得有可能,比這么看我張大人,你想啊,如果是抽樣呢,朱平安如果從中抽取數十或者百余本賬簿稽查呢,雖然有些以偏概全,到時也能說得過去。”

    “抽樣,呵呵呵,我的王大人吶,虧你還能說的出口,你當這是夫子提問學生啊,還抽樣,怎么能用抽樣的方式稽查太倉銀庫呢,這不是應付了事嗎?!”

    在東廠的滴血劍去向東廠廠督黃錦匯報的時候,在西苑無逸壂值守的大臣們,就已經知道了這個消息,兼著這日也沒有什么要事,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借著討論文章、奏折的由頭,聚在一起,小聲的議論了起來。

    多數的人,話里話外都帶著酸氣和非議。

    前天進獻文章,他們一個個嘔心瀝血,用了一天的時間進獻的文章,反倒不如朱平安盞茶功夫寫的文章,尤其是嘉靖帝還賜宴朱平安,如此恩寵,即便是養氣十多年、數十年的他們,也不由心生幾分嫉妒。

    況且,這次朱平安只用三天功夫就查完了太倉銀庫三年的賬簿,這件事本來就是一件讓人非議的事情。

    東廠的滴血劍等人押送的太倉三年的賬簿就封擋在了距離無逸壂不遠的一處宮殿,當時無逸壂的人都看見了,押送了足足有十多口大箱子,裝的滿滿的都是賬簿,這么多賬簿,就他朱平安一個人,怎么可能只用了三天時間就能查完呢?!

    在無逸壂大臣議論紛紛的時候,黃錦也將朱平安稽查完太倉銀庫賬簿的消息匯報給了嘉靖帝,同時還將朱平安作的那首《七古·詠蛙》送呈到了嘉靖帝的案上。

    嘉靖帝聽到朱平安查完賬簿的消息,一開始也是詫異,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黃錦將滴血劍匯報的朱平安查賬如何認真、如何早起晚歸、如何辛苦等等都復述給了嘉靖帝。

    嘉靖帝并不是特別清楚太倉銀庫賬簿的數量,聽說朱平安如此早起晚歸辛苦的查賬后,臉上的詫異之色頓時消減了很多,一邊聽黃錦匯報,一邊拿起案上的《七古?詠蛙》,饒有興趣的看了起來。

    “嗯......呵呵,難得朱小子把蛤蟆寫的如此傳神情趣,一只小小的蛤蟆在朱小子筆下如此的豪氣,看來朱小子在太倉受了不少輕視吧……”嘉靖帝看完朱平安寫的《七古?詠蛙》后,不由捋著胡須微微笑了笑,扭頭看向黃錦。

    “這個老奴卻是不知,不過我聽說小朱大人剛開始稽查賬簿時只寫了前兩句,還畫了一只蹲在荷葉上的蛤蟆,聽說畫的還很傳神,這這后面的兩句是查完賬簿后,小朱大人才添上的。”黃錦躬著腰回稟道。

    “哦,那朕倒要看看這虎氣赫赫的蛤蟆是怎么個模樣。”嘉靖帝頗感興趣的說道。

    “那老奴這就吩咐人取來。”黃錦躬著腰說道。

    “不急,朱小子查賬結果如何?”嘉靖帝擺了擺手,將手里的詩詞放下,輕聲問道。

    “小朱大人尚未將查賬結果上稟,不過奴才聽底下人說,小朱大人查完賬義憤填膺的連說了幾聲‘碩鼠碩鼠,誓將去汝’。”黃錦低著頭回稟道。

    “呵呵,看來這是蛤蟆看到蟲兒了,好啊,好的很啊,看來朕的糧倉里生了不少的蟲子呢......”

    嘉靖帝冷笑了一聲,用力的一揮袖子,右手搭在龍椅背上,寬寬的道袍袖子甩在半空,復又垂了下來。

    “圣上息怒。”黃錦忙不迭的下跪勸道。

    “黃伴你起來,該跪的不是你,是那些個倉里的碩鼠和蟲子。”嘉靖帝擺了擺手,示意黃錦起來說話。

    “奴才跪著不打緊,主要圣上您莫要氣壞了龍體。”跪在地上的黃錦,一臉關心的說道。

    不愧是嘉靖帝身邊的第一紅人,這話說的,任誰聽了心里也熨帖的緊。

    “無妨,你把今日呈上來的折子給朕拿來。”嘉靖帝晃了晃手,吩咐黃錦將今日內閣送呈來的奏折取來。

    黃錦這才起身,將內閣送呈來的奏折,小心翼翼雙手捧著放到了嘉靖帝面前的幾案上。

    嘉靖帝翻看了一本看了起來,翻看了幾眼,嘉靖帝不由蹙起了眉頭,不悅的斥道,“這北虜敵酋蹦跶個沒完沒了,今日犯我宣府,明日犯我大同!著內閣擬文,先罷大同馬市,以示警告,若是北虜仍不知恥,繼續犯我邊關的話,著令各邊馬市悉數禁止!”

    “奴才記下了。”黃錦躬著身子點頭道。

    批閱完第一本奏折,嘉靖帝又連續翻開了下面的奏折,一連看了三本,對內閣草擬的處理意見比較滿意,基本上就過了,等翻看到第五本、第六本的時候,嘉靖帝微微瞇了瞇眼睛,思索了片刻,似是自言自語,又似是與黃錦說話,“減租不如免租,朕雖非堯舜禹湯,但也知曉民生,當年在承天府封地時,皇考也帶朕看過民生百態......”

    嘉靖帝口中所說的承天府指的是湖廣安陸州,是嘉靖帝沒有繼承皇位時的藩地。嘉靖十年時,為了尊顯嘉靖帝的龍飛之域,也就是出生地安陸州,效仿太祖朱元璋將發跡地濠州改州為府,同樣也將安陸州改州為府,不過嘉靖帝還更進一步,將府名定為“承天”,與京城順天、南京應天相提并論,轄地范圍也擴大到五縣二州,也就形成了承天府。

    如此自言自語了片刻后,嘉靖帝正色吩咐黃錦道,“著令內閣擬文,免去江西南昌、臨江、吉安、瑞州、袁州、撫州、贛州、南安諸府旱災田租。另外,一并也將北直隸之大名、保定、河間、順德、廣平諸府被水田租,同樣免去。”

    “天道無親,常與善人。圣上宅心仁厚、愛民如子,處處為民著想,與民休養生息,天下的黎民百姓能有圣上這樣的君父,真是三生有幸。”

    黃錦激動不已,一幅代天下的黎民百姓向嘉靖帝跪謝的模樣,言誠而意切的盛贊嘉靖帝免去旱災、水災之地田租的壯舉,他分寸拿捏的很好,表情真實而自然。

    拍而不作。

    這讓嘉靖帝很是受用。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