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對不起,我信佛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一章 對不起,我信佛

    順天府衙門距離刑部衙門不遠,也就是兩條街的距離,朱平安一身常服,斜挎著布包,晃晃的往刑部而去,就跟旅游觀光似的。

    在經過順天府門前這條街的時候,還順手在路邊早點店里,買了三個肉包子,一邊走一邊吃著。

    肉包子個頭比較大,快趕上手掌大小了,面皮是發酵的,餡是豬肉蘿卜餡的,咬一口嘴角都有流油的感覺,很香。十文錢三個肉包子,很實在。

    肉包子配稀飯最合適不過的,不過為了趕時間去刑部,朱平安沒來得及喝粥。

    或許是吃的急了點吧,也可能是肉包子太實在了,朱平安吃了兩個肉包子就飽了,第三個肉包子實在吃不下了。

    帶著一個肉包子去刑部陳情,也有些不太像話吧,若是被有心人上綱上線就不好了,想來趙大膺等人肯定不會放過任何抹黑自己的機會的。

    朱平安想了想,決定將這一個肉包子送給乞兒,對于乞兒來說,一個肉包子也算是一個意外之喜了。不過可惜的是,都快要走過這條街道了,朱平安也沒有發現一個乞兒。

    送給其他人也不合適,或許自己出于一番好心,但人家未必領情,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誤會,若是被人當做嗟來之食什么的就不好了,或許會懷疑你包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凈的東西呢。

    試想一下,若是你走在街上,別人給你一個饅頭,你會有什么想法?

    獻對地方才叫愛心,不然就成了羞辱。

    眼瞅著再過了這條街,不遠就是刑部衙門了,再找不到合適的人,這肉包子就只能蒙塵了。

    功夫不負有心人,朱平安四下巡視,終于在前面不遠處發現了兩個小乞兒。

    大約是兄妹,七八歲左右的樣子,衣衫襤褸,臉上跟個小花貓似的,可憐兮兮的站在算命攤位旁,期望算出好命的人心情好了能賞他們點。

    算命攤支在了一棵老槐樹下,攤位上掛著一個布招幌子,上書“麻衣神算,算無遺策”,攤位后面坐著一個藍布道袍的道人,藍色道袍上用毛筆畫了一個八卦圖,一根筷子束發,五十歲左右,一點也沒有仙風道骨的感覺,反倒像個坑蒙拐騙老油條似的。

    桌上放了一個破木劍,攤位前只有稀稀疏疏幾個人,而且也都不是來掏錢算命的,他們還不舍得花錢來算命,只是在攤位前蹭卦的,跟算命的老道侃大山。

    “哥哥這個包子吃不下了,你們幫哥哥吃了吧,這個就當是報酬了。”

    看著兩個小乞兒,朱平安摸了摸口袋,帶著一臉微笑走到小兄妹身邊,摸了摸小乞兒的腦袋,將袋里剩下的十來文并肉包子一并放在了小哥哥手心中。

    熱騰騰的包子,還有沉甸甸的十幾文錢,讓兩個小乞兒一下子睜大了眼睛。

    幸福來得太突然了。

    覺的像做夢一樣。

    兩個小乞兒從昨天就守著這個算卦攤了,想著有人算命心情好了,給自己一文錢,然后就可以去買個饅頭吃了,但是這個算卦攤太不景氣了,就沒多少人來算卦,更沒有人施舍給他們一文錢,所以他們也從昨天餓到了現在。

    現在冒著熱氣的肉包子,讓餓了一天的小乞兒兄妹,眼睛都放光了,尤其是小妹妹更是連連吞咽口水。

    小哥哥還有些警惕的看著朱平安,隱隱的將妹妹護在身后,擔心朱平安別有用心,提什么過分的要求。曾經就有人想花錢買他妹妹,他年紀雖小,但也聽幫里的老花子們說起過大宅門內的那些腌臜事兒,他才不會把妹妹推進火坑呢。

    “不錯,做個男子漢,好好保護你妹妹,有事可以去臨淮侯找我,我叫朱平安。”

    朱平安摸了摸小男孩的腦袋,笑了笑,然后起身離開了。

    啊?

    沒有要求?

    小乞兒哥哥很是意外,看到朱平安離去的背影,才確信朱平安真的是出于好心,不是壞人。

    “謝謝,大哥哥。”小乞兒妹妹,伸出小手放在嘴邊成小喇叭狀,奶聲奶氣的向著朱平安的背影喊道。

    朱平安聽到身后小乞兒妹妹的聲音微微笑了笑,沒有回頭,伸手舉過頭頂,左右晃了晃,繼續往前走去。

    刑部陳情,可不能遲到

    小乞兒兄妹看著朱平安的背影,心中一股暖流,世上還是好人多

    “你吃吧,妹妹。”

    小乞兒哥哥吸了一鼻子香味,然后毫不猶豫的將手里的肉包子放在了妹妹手中。

    “哥哥吃。”小乞兒妹妹眼睛盯著肉包子,然后搖了搖頭,依依不舍的將肉包子遞給了哥哥。

    兩人互相謙讓了好一會,最終哥哥將包子分了兩半,一大半,一小半,將大半的遞給了妹妹,小半的留給了自己,兩人幸福的吃了起來。

    真香

    孔夫子三月不知肉味,他們至少都有三年不知肉味了

    朱平安離開后,還沒走幾步,就看到眼前黑影一閃,然后就看到一個筷子束發、藍布道袍的老道出現在了自己面前,手里持著“麻衣神算,算無遺策”的布幌,裝模作樣的捋著幾根胡須。

    朱平安差點沒被突然出現的老道給絆了個跟頭,心跳都加速了幾分。

    這幌子咋這么熟悉呢,朱平安怔了下,然后就反應過來了,這老道不就是剛剛那個算命攤上的老道士嗎。

    “這位公子請留步,我看你與我三清有緣,不妨讓老道為公子算上一卦吧。”老道攔住了朱平安,捋著胡子說道。

    “不好意思,我信佛。”

    朱平安扯著嘴角笑了笑,一句話堵死了老道,然后繞過老道繼續往前,不是說我跟你三清有緣嗎,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信佛。

    自己還趕著去刑部陳情呢,沒工夫聽他這些封建迷信。況且,他這也太不專業了,道袍上墨汁畫的八卦都被汗水暈散了,黑乎乎一片

    就老道這行頭,別說自己這個長在紅旗下的人了,就是街上的大爺大媽都沒幾個會捯飭他

    不過朱平安還是低估了老道的臉皮,下一秒就又被攔住了。

    “善哉善哉,佛道本一家,公子信佛即是信道,公子果然與我三清有緣。”老道持著布幌子再次攔住了朱平安,信口胡謅佛道一家,老臉一點都不帶紅的。

    1010350475863614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