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隱字聯

正文 第六百一十九章 隱字聯

    順天府衙位于西城區,距離北兵馬司胡同大約一里多地,朱平安他們走了十多分鐘就到了衙門口。

    這個地方朱平安既熟悉又陌生,說熟悉是因為以前來北京窮游的時候到過這里,在現代的交道口東宮街;說陌生是因為,那個時候順天府衙們只剩下大堂了,其他的都成了東城區教育學院的教學樓了。

    當然,現在這里可是標準的順天府衙們,恢弘大氣,門前有一個小廣場,靠著衙門的街上分布著“吃衙門飯”的行業,諸如客棧、酒樓、藥鋪、茶館之類。客棧是給來衙門辦事的人投宿住的,酒樓供應膳食,藥鋪則供應跌打損傷藥,茶館是商務會談之所,店鋪前都是人來人往,生意很不錯的樣子。

    朱平安在衙門附近的一個酒樓定了兩桌酒菜,一桌是給劉牧、劉大刀他們接風洗塵,另一桌則是給張捕頭他們定的,等他們將光腳八人押入大牢、辦完手續后再來食用。

    “多謝大人。”張捕頭以及眾衙役向朱平安連連道謝。

    “客氣了,辛苦你們一上午,幾杯薄酒,略表心意。”朱平安微微拱了拱手,然后將錢袋塞到劉牧手中,叮囑道,“劉哥你們待會代我招待好張捕頭他們,多點些酒肉。”

    安排好后,朱平安便隨張捕頭進了順天府衙門,通過前庭到了府衙的第二道門,也就是儀門前。儀門是關閉著的,東西兩邊各有兩個角門,儀門只有在知府第一天上任以及上級領導視察時才會開,其他時候都是關閉著的,只能走東西兩側的角門。

    東西兩側的角門也是有講究的,東為貴、西為賤,東側的角門叫“人門”,供知縣平時出入;西邊的角門叫“鬼門”,是押解犯人時走的通道。

    張捕頭安排其他捕快押解著歹徒從西邊鬼門通過,押往大牢;而張捕頭則領著朱平安通過東邊“人門”通過,前去拜會周知府。

    因為此時周知府還在大堂辦公,所以張捕頭就領著朱平安前往大堂。

    順天府衙的大堂是衙門中最為宏偉的建筑,不過硬件設施卻看上去年久失修的樣子。

    “自從周大人上任后,把修繕衙門的前都留作賑災扶貧用了。”張捕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釋道。

    “周大人真是一心為民。”朱平安點了點頭贊嘆道。

    在順天府衙大堂兩側有兩幅對聯吸引了朱平安的目光,對聯用朱砂刻染在了黑木板上,懸掛在大堂兩側,對聯分別是“得一官不榮,失一官不辱,勿說一官無用,地方系于一官;吃百姓飯,穿百姓衣,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

    “去年大堂兩側的楹聯字跡不清了,這是大人新寫的。”張捕頭見朱平安對楹聯比較感興趣,在一旁解說道。

    “嗯,很好,很好”朱平安看著對聯,點頭贊賞不已。

    “很好?呵呵呵,那有勞狀元郎點評下,此聯好在哪里。”在朱平安欣賞對聯的時候,一個爽朗的聲音從大堂內傳了出來。

    “見過大人。”

    朱平安抬頭就看到了周侯杰周知府從大堂笑著走了出來,不由拱手行禮。

    周侯杰笑著擺了擺手,走到了朱平安跟前,“狀元郎,又見面了。”

    “大人還是叫我子厚吧。”朱平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好,那就由子厚點評下此聯,若是奉承的話,本官承諾的午飯可就沒了。”周侯杰笑著點了點頭打趣道。

    “那平安就獻丑了。”朱平安拱手行了一禮,然后將目光再次落在了對聯上,略頓了數秒后指著對聯點評道,“周大人此副對聯盡顯親民和責任感,京師的大案、要案、命案都在這里審理,大人乃百姓父母官,責任重大。‘勿說一官無用,地方系于一官,莫道百姓可欺,自己也是百姓’,大人的親民與責任感盡顯其中。此聯不亞于公堂之上高懸的明鏡,一副對聯就告知了百姓,大人辦案公正廉明。”

    能看出親民和公正,算得上難能可貴了。周侯杰微微點了點頭,對朱平安的點評還算滿意。

    朱平安注意到了周侯杰的表情,微微勾了勾唇角,指著對聯又說道,“當然,其實平安發現大人此聯中還另有玄機。”

    “哦?說來聽聽。”周侯杰笑著說道。

    “大人此聯中,‘官’字均少了一點,而百姓的‘姓’多了一點,如果平安沒有猜錯的話,大人意思是要多為百姓著想,官威少一點,百姓多一點。”朱平安指著對聯中的官、姓兩字,微微一笑補充道,“這是對聯中的隱字文,古人多以之含蓄,曲徑通幽,含而不露;大人反其道而用之,用隱字文意在強調,強調多為百姓著想,大人此聯真是用心良苦,平安受教了。”

    “子厚好眼神,看來本官得再加一個菜才對得起子厚這番點評。”周侯杰聞言忍不住捋須笑了,臉上有紅光浮現,看著朱平安調侃道。

    高山流水遇知音,大約就是周侯杰此時的心情吧。此刻他看朱平安,大約就像渭水河畔,琴師伯牙遇到樵夫鐘子期一樣。千金易得,知音難求。

    “長者賜不敢辭,看來平安今日就有口福了。”朱平安拱手一笑,沒有推辭。

    “哦……原來是這樣啊,當時掛起來時,我還以為是工匠刻錯了呢,還去找工匠了呢,結果工匠把大人的原聯拿了出來,說是按照大人所寫一筆不差的刻上去的。我看了原聯,確實是一模一樣,我一直以為是大人寫錯了呢。沒想到,原來是大人故意這樣寫的。要不是朱大人解釋,我還一直蒙在鼓里呢。”這個時候張捕頭才后知后覺的反應了過來,如醍醐灌頂一般,恍然大悟,沒想到就這么兩個點竟然有這么多講究。

    “你呀,真是個朽木……”周知府看著張捕頭搖頭笑了,然后擺了擺手吩咐道“去給伙房說下,再加一個菜,把上次過節省下的那道菜加到今天,本官要好好款待一下子厚。張捕頭你也別走了,今天中午就在這一起吃個午飯。”(未完待續。)

    1010350475194316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