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爾虞我詐

正文 第六百一十八章 爾虞我詐

    看著朱平安的笑臉,趙大膺恨的牙根直發麻,腳骨也癢的不要不要的,真是忍不住想要上去對著這小畜生的臉踹上兩腳!可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趙大膺再大的火氣也只能咬著牙忍住,在心里面壓制了一遍又一遍怒火,才不至于爆發出來!

    這小畜生完全是算計好的!早在一個時辰前就已經寫好文書派人送去順天府衙們報官了,而且為了讓衙門派遣衙役接應,還讓人帶上了他的官印!

    在京城,官府衙門、五成兵馬司以及巡城御史、錦衣衛都有權管理治安事件,互不統屬,也沒有地域、級別劃分,一直是奉行誰發現誰負責、誰立案誰負責的原則。讓小畜生這么一算計,那就是應該由順天府衙們負責了,排除了自己所在的西城兵馬司受理的可能。

    可惡,這小畜生明明都算計好了,剛剛卻還故意裝出一副窘迫吃驚的樣子

    就特么為了戲耍自己!

    這小畜生真他么無恥!

    等著吧小畜生,我趙大膺可不是你能戲耍的,看著,我他么不把你整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就不叫趙大膺。

    看著朱平安的笑臉,趙大膺臉上表情陰晴變幻,繼而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聲音像是寒風吹過了似的,“無妨無妨,我跟順天府的通判有些交情,朱大人把人交給我就是了,順天府那邊我去說,不會有事的。”

    “這怎么行呢,我知道趙大人是為了我好,可是我又怎么忍心讓趙大人為了我壞了規矩呢。”朱平安明亮的眸子里流露出感動的神情,然后笑盈盈的搖了搖頭。

    “朱大人不用客氣,舉手之勞而已。”趙大膺忍著拿鞋底拍朱平安臉的沖動,咬著牙笑了笑,熱情的開口道。

    “不行不行,這太影響趙大人的名聲了,朱某不能為了一己私利,而害了趙大人的清白。”朱平安搖了搖頭,一副為趙大膺考慮的樣子。

    “朱大人多想了,這不過是些許末枝小事而已,以我們西城兵馬司跟順天府呀的交情來看,不是什么事。”趙大膺笑著堅持道。

    “事情雖小,但卻是原則問題,若是讓趙大人為了我壞了原則,那豈不是在趙大人的仕途上留下污點了,以后若是影響了趙大人的仕途,我可是擔待不起。”朱平安再次搖了搖頭,勾起嘴角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嘴角勾起的弧度完美到恰到好處,充滿關切……

    趙大膺……

    在附近的吃瓜群眾看來,兩人一個推一個讓,一個比一個熱情,一個比一個為對方考慮,還以為兩人是多好的朋友呢,卻不知兩人早就勢如水火了。

    “順天府的差役來了。”

    就在兩人推讓的時候,人群中傳來一聲提醒,然后眾人的視線全都落在了胡同前方。

    只見胡同響起一陣腳步聲,一隊十人穿著順天府衙捕快服飾的快班捕快,挎著腰刀,持著哨棒,有目的性的跑步而來。在他們前面領路的是一個跑的汗流滿面的獵戶,正是先一步持著朱平安的印璽、文書去順天府衙報官的劉大錘。

    “公子,公子,我回來了。”遠遠的看到朱平安等人,獵戶劉大錘就咧著嘴喊了起來。

    “大錘回來了,公子,是大錘回來了。”劉牧、劉大刀等人高興的喊道。

    朱平安笑著點了點頭,然后轉身看向趙大膺,微微拱了拱手道,“現在順天府衙役來了,那就更不能麻煩趙大人了,多謝趙大人美意了,朱某只能敬謝不敏了。”

    順天府捕快都來了,那順天府衙肯定立過案了。

    一旁的趙大膺,看著前來的捕快等人,牙齒都快咬碎了。光腳八人組看著持刀帶棒的捕快,臉色慘白……

    “見過朱大人,小的順天府快班捕頭張順,奉順天府知府周侯杰周大人之命,前來緝捕冒犯大人的歹人。周大人在衙門忙于公務,無暇分身,不過讓伙夫簡單備置了一桌酒菜,要給朱大人壓驚。”順天府的捕頭張順來到朱平安跟前,微微彎身抱拳說道,他雖然沒有見過朱平安,可是還是根據劉大錘等人的反應認出了朱平安,這是他歷年作為捕頭的職業嗅覺。

    趙大膺聞言怔住了,這順天知府周候杰是京城有名的嚴肅、不講情面臉,多少人想跟他走走關系,都被他趕了出來,沒想到朱平安這小畜生竟然不聲不響的跟周侯杰攀上了關系。如果周侯杰插手的話,事情就有些難辦了。

    “周知府盛情,朱某慚愧,待我去衙門向周大人道謝。”朱平安拱手道謝,然后指了指光腳八人組道,“這些個歹人就麻煩張捕頭了。”

    算起來,朱平安跟順天知府頗為有緣,當初中狀元時就是由順天知府給自己披了大紅綢御街夸官的,而后周至府衙門鬧鬼疑案還是由朱平安幫著破解的,此后周侯杰對朱平安就另眼相看。

    “朱大人客氣了。”張捕頭對朱平安很恭敬,行禮問好后,吩咐手下衙役接管光腳八人組。

    “告辭了趙大人,改日朱某再來貴府討杯水酒。”朱平安勾著唇角,向趙大膺告辭。

    “呵呵,好啊。”趙大膺皮笑肉不笑。

    討杯水酒?!

    討你大爺啊討!敢來?!老子給你拌半斤老鼠藥!毒不死你個小畜生,趙大膺對朱平安怨念極深。

    告辭過后,朱平安就隨著捕頭等人前往順天府衙,光腳八人組被衙役又五花大綁了一遍,由衙役押解往順天府大牢。

    趙大膺心有不甘的看著朱平安隨同張捕頭等人離去,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朱平安已經成肉泥了。

    “真是的,公子要我拿著這些人的破鞋做什么,臟兮兮的……還不如丟到當鋪,換幾雙新鞋呢。”

    正當趙大膺準備返回府內商量對策的時候,看到原本跟在朱平安身后的獵戶劉大刀,提著一個破布包裹,手里拿著一只破鞋,自言自語的從身邊走過。

    青布短靴!

    這只破鞋一下子吸引了趙大膺的目光,眼神如獵鷹一樣銳利,然后如醍醐灌頂一樣,原來朱平安這小畜生是憑鞋子猜到的……

    “跟著那個人,想辦法,無論多少錢都把他手里的鞋子全都買下來。”趙大膺拉住府內一個下人,陰聲的吩咐道。

    “老爺你放心吧。”下人領命而去,悄無聲息的跟上了獵戶劉大刀。(未完待續。)

    :訪問網站

    1010350475194315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