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平安破案 1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平安破案 1

    職責在身,不便行禮?你以為你是武將啊,還來甲胄在身不便行禮這一套!

    同知大人看著面前筆直站立的知縣,簡直想一巴掌拍他臉上。

    雖然太祖祖制規定下官見上官不必行跪拜禮,僅行揖拜禮就可以,畢竟大家都是有功名身份的人,不過后來下官見上官,低聲下氣跪拜以迎,已經習以為常了。

    嘉靖初年擔任兵部尚書的胡世寧就曾說過:“先朝考定,憲綱一書,以為矜式。其與三司知府等官相見,各有定禮也……今知府以下。長跪不起。布政以下。列位隨行。甚者答應之際。怕俯首至膝。名曰拱手。而實屈伏如拜跪矣。”

    下官尤其是屬官大禮拜見上官幾乎已經成了約定俗成了,當然如果是按著太祖祖制的話,又不能說這縣官什么。要是硬挑理的話,也不能把他怎么樣。所以這位同知大人才會看這位知縣如此不爽。

    “將江面漁網清出一條水路,讓本官先行通過。”

    同知大人懶得再理會這根青松知縣,擺著架子對知縣下了命令,然后很有信心的轉身準備登船。

    正當同知大人邁著官步,轉過身去登船的時候,忽聽身后傳來一聲字正腔圓、低沉渾厚的聲音,讓步履文檔的同知大人都不由自主趔趄一下。

    “恕下官無能為力。”

    什么?我聽錯了嗎?竟然拒絕了?一個小小的知縣竟然敢不遵本官的命令?!是吃了熊心還是嚼了豹子膽?!

    同知大人當時臉就黑了,轉過身黑著一張臉看著發出聲音的那個知縣,微瞇起眼睛,“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請大人恕罪,下官轄區出現命案,下官責無旁貸。此處水道弧度明顯,下官請教熟悉水性的漁民,查看了水文情況,若有人墜江最易于此處打撈,為防水流沖走尸首延誤辦案,特攔漁網于江底。下官已請當涂縣尊配合,于各交通要道部署差役防止嫌犯逃竄,故而嫌犯很可能就在附近……還請大人配合。”知縣拱手不卑不亢的回道。

    “混賬,你是說本官也是嫌犯了?”同知大人火冒三丈。

    “下官不敢。守民有責,還請大人配合。若是開了大人的先例,一來下官怕是對這些百姓不公,二來也怕開了大人的先河,下官想收就受不住了。”

    面對同知大人的怒火,知縣臉色平靜如初,絲毫不受影響,眼皮子都沒有眨一下。

    看到這一幕,朱平安慶幸自己沒有摸出官牒讓海瑞給趕考的學子還有生病的老人等行個方便,不然自己肯定會很難堪。

    看看這位五品同知大人的遭遇就知道了!更別說自己還只是個六品了。雖然知縣也不過七品或者從七品,可是人家連五品官的面子都不賣,更別說自己六品官了。

    不徇私情。

    不懼強權。

    這是朱平安對這位知縣的第二感官,第一感官就是從他打著補丁的官服上得出的清正節儉。當然,第一感官也可能錯,畢竟在現代廣西某位穿著破衣服舊皮帶破涼鞋卻受賄斂財上千萬的某位雙面貪官,可謂是“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過從朱平安對他的第二感官來看,對他的第一感官應該是正確的。

    謙和而孤傲。

    這是朱平安對這位知縣的第三感官,朱平安走近了對知縣看得更清楚,這位知縣面容有嚴肅倔強留下的眉心紋,給人一種孤傲的感覺,而且從他今日的行事風格也能看出來。無論是同知大人還是生病的老百姓亦或者趕考的學子,這位知縣都是堅持如此。

    “好!好!好!告訴本官汝轄何處?”

    同知大人黑著一張臉連說了三個好字,然后陰沉沉的詢問知縣在何處任職。

    意思不言而喻。

    敢為難老夫,有種留下你的名字!看老夫日后不收拾你!

    “下官乃淳安知縣。”淳安知縣一點也不忌憚,坦坦蕩蕩的將把自己任職之所說了出來,絲毫不顧忌會被日后算賬。

    “那本官就看你如何辦案!”

    同知大人聽了后,又使勁的看了淳安知縣幾眼,深深的記憶了一次,然后鉆進了屬下抬來的轎子里,吩咐屬下抬到江邊樹蔭下,撩開了窗紗,坐在轎子里看這個愣頭青知縣辦案。

    “下官遵命。”淳安知縣拱手告辭,轉身復又去了江邊主持辦案工作。

    這個淳安知縣軟硬不吃,只能盡快找到尸首,或者破案才能盡快通行。

    朱平安像是看熱鬧一樣,一點也不引人注目的隨著知縣來到了第一現場,仔細的查看了現場,對于案發當事人也仔細關注了一會,又聽了周圍人對于案情評論點評,盡可能多的獲取下案件資料。

    淳安知縣到了現場后,指揮著差役在長江又拉了一遍網,還是一無所獲,微微皺眉思索了片刻,吩咐差役將報案人都喚了過來。

    報案人主要有兩人,是他們一起報的案。一位是干剛在江邊撕心裂肺哭泣的少婦,也是出事可能遇害的張大老爺的妻子,少婦是張大老爺續弦所娶的小妻子,在張大老爺原配病故之后,由張大老爺娶進家門的。張大老爺今年四十有五,這個少婦才二十出頭,比張大老爺年輕二十多歲,張大老爺五年前娶進家門的。

    另一位報案是一個姓王的船夫,江邊一艘不大的烏篷船就是他的船,也就能坐五六個人而已。王船夫和張老爺年紀相仿,從小就在長江上討生活,駕船運人賺錢。

    張大老爺是生意人,手下有幾家店鋪,三天前,張大老爺要去應天府進貨,雇好的船夫就是這位姓王的船夫。他們約定在今天早上卯時一刻在江邊這里匯合,然后去應天府進貨。沒想到今早就出了事。

    “你們把事情原委再給本官講一遍,張王氏你先說。”淳安知縣對兩人說道。

    “嗚嗚嗚遵命青天大老爺,你可要為民婦做主啊。”少婦哭的幾若站不起身來,由她的侍女扶著才勉強站起來,然后哭著求淳安知縣做主。

    “本官自會為你做主,你先講來。”淳安知縣點了點頭。

    在少婦哭的時候,周圍人不少人對著少婦指指點點了起來,小聲的說著一些八卦的話。

    “你瞧,張大老爺都出事了,她還穿著這么艷,涂脂抹粉的,唉,張大老爺就栽在女人身上了啊。”

    “就是,就是,這張大老爺我是知道的,是個大善人。可是,唉,好人不長命啊。我可是聽說了啊,張老爺續弦娶的這個張王氏,在娘家做姑娘的時候,有個相好的呢,是個窮小子。是她爹娘做主,將她許配給了張老爺呢。”

    “可不是,聽說這張王氏上花轎的時候,哭的可慘了,死活不肯上花轎呢。”

    “瞧她那模樣,一看就知道,聽說嫁給張老爺后,她還”

    “她還咋?你快說啊。”

    “來,你靠過來,我悄悄告訴你”

    一時間,周圍圍觀人的閑言碎語,像是開了無數個小喇叭一樣,傳到了朱平安的耳朵里。大家越說越熱鬧,越說越起勁,好像他們親眼見到一樣。

    “呸呸呸,你們胡說什么,我家夫人才不像你們所說的呢,我家夫人和老爺恩愛著呢。”

    少婦身邊的侍女,聽到了周圍人的閑言碎語,氣得臉蛋通紅渾身發抖,朝著圍觀人用力的啐了一口。

    “肅靜!”

    數位差役見狀,上前向著眾人大聲呵斥了一頓,然后現場才稍稍平靜了下來。(未完待續。)

    10103506874441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