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宰輔天下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 宰輔天下

    “夫子寫竹,胸藏萬竿,乘興隨意,水墨淋漓,自然天成。?    學生愿拳中一支竹,清風江中做釣竿。”

    朱平安仔細看了孫老夫子的風竹圖,對孫老夫子的畫技贊嘆不已,孫老夫子簡單幾筆就將竹子的風骨表現的酣暢淋漓,不由起身拱手向孫老夫子說道。

    愿拳中一支竹,清風江中做釣竿。

    朱平安是化用的鄭板橋辭官時所作的那句“寫然皺瘦竹,秋風江上作釣竿”,也感慨于孫老夫子華中透露的風骨。

    “子厚,言過其實了。”孫老夫子捋著胡須搖了曳。

    “哪有,學生是有感而。”朱平安憨厚的臉上滿是誠懇,說著又伸手指著石桌上的風竹圖繼續說道,“夫子的畫中竹子修長孤高,竹之神也;凌云豪邁,竹之生也;依于石而不囿于石,竹之節也;落于色相而不滯于梗概,竹之品也。”

    神,生,節,品。

    這是竹子四味,也是孫老夫子作畫時心中所想的,被朱平安這么一個也不落的說出來,一下子就說到了孫老夫子的心坎里。

    當然,孫老夫子是不會表現出來的,依然是捋著胡須曳,不過看向朱平安的眼神卻是更滿意了。

    “此畫尚未題字,老夫剛剛斟酌半天也未能想好,正好子厚你過來了,那便替老夫題上字吧,老夫也好偷得浮生半日閑。”孫老夫子捋須笑了笑,示意朱平安為他所作的這幅風竹圖題字。

    從孫老夫子話里,朱平安也知道了孫老夫子剛剛趴在桌上歇,還真的是斟酌題字的時候睡著了。

    現在聽孫老夫子讓自己題字,朱平安不由苦笑著搖了曳,“學生怕毀了恩師的畫。”

    “子厚就不要客氣了,這個老頭子是寧可食無肉,也不可居無竹,毀了讓他再畫就是了,反正他每天都要畫些竹子。再說了,子厚如今都是狀元了,怎么寫也對得起他的畫。”

    師母笑著走了過來,將沏好的茶水提了過來,說著就要給兩人倒茶。

    “師母,讓學生來吧。”朱平安起身接過茶壺,給孫老夫子、師母還有自己各倒了一杯茶。

    “你這孩子,客氣什么。”師母看著倒茶的朱平安,滿是笑意。

    孫老夫子端起朱平安倒好的茶水,輕輕品了一口,回味了一下,然后看著師母微微笑了笑,“夫人沏茶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

    然后,惹了師母一個白眼,嗔了一句為老不尊。

    朱平安在一旁看著,不由勾起了唇角,恩師和師母真是古代夫妻的典范,不僅可以舉案齊眉,也可以有現代夫妻間的虛趣。

    “無妨,子厚且寬心題字就是了。”孫老夫子看著朱平安,捋著胡須又說了一句。

    恩師和師母都話了,題字是推脫不下了,于是朱平安只好就應了下來。應下后,在孫老夫子和師母注釋的眼光下,朱平安一邊研墨,一邊思索題什么好。

    孫老夫子很是好奇自己這個高徒會題什么字,捋著胡須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師母亦然。

    朱平安研好墨汁后,又仔細看了看孫老夫子的這副風竹圖,奇石聳立,池塘清淺,風竹數竿,有細又粗,有短有長,竹下還有數叢竹筍,看了片刻之后,朱平安眼睛亮了,心里面已經有想法了。

    孫老夫子見狀,不由坐直了身體,從朱平安的眼神里,他知道自己這個高徒已經想好題什么字了。

    師母也放下了手里的活,將視線轉到了朱平安身上。

    在恩師和師母的注視下,朱平安停下研墨的手,然后從一旁筆架上嚷一管毛筆,將毛筆蘸入研好的墨汁里飽蘸了一下,便開始運筆題字。

    很快,風竹圖上便多了一詩,正好落在畫的留白處,字體力透紙背,如乘風破浪,攜帶著浩然正氣,與風骨蒼勁的竹子相得益彰。

    新竹

    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

    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

    朱平安在風竹圖上題的是清代鄭板橋的新竹,在寫竹子的詩詞中,清代鄭板橋可謂是其中的佼佼者,這新竹很適合現在的嘲。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這句說的是新竹子能比老竹子高,離不開老竹子扶持,言中之意說的是一個人能夠越老師和前輩,都是因為有老師和前輩養育和培養。

    正好接著這詩,將自己對恩師孫老夫子尊敬和感謝表達了出來。

    十萬龍孫繞鳳池這里的龍孫,可不是朱平安冒犯皇家尊嚴,龍孫是竹筍的別稱,在南方的很多地方都用龍孫來稱呼竹筍,用在詩里也不涉及避諱的禁忌。

    在前朝很多人用龍孫寫過竹筍,比如梅堯臣韓持國遺洛筍詩里的“龍孫春吐一尺芽,紫錦包玉離泥沙”,又或者6游夏日詩里的“將雛燕子暫離巢,過母龍孫已放梢。”。

    朱平安才寫完,孫老夫子便捋著胡須,輕聲將朱平安題的這詩讀了出來。

    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孫老夫子從這句詩讀出了朱平安的尊守道,而且孫老夫子從朱平安的言行舉止,尤其是剛剛怕打擾自己睡覺在院子里像根木頭一樣站那么久,也都能感受得到。

    “明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龍孫繞鳳池,鳳池”孫老夫子讀完詩后,又重復了一遍鳳池二字,然后微瞇起眼神有些復雜的看著朱平安說道,“子厚,有宰輔天下之志啊。”

    孫老夫子之所以重復了一遍鳳池,便說朱平安有宰輔天下之志,就是因為鳳池二字。

    鳳池,鳳凰池也。在古代鳳凰池說的是禁苑中的池沼,魏晉南北朝設立的中書釋在禁苑池沼便,人們用“鳳凰池”稱呼中書省,掌管天下機要。唐代宰相稱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人們就用“鳳凰池”指宰相職位。

    字如其人,詩亦如其人。

    孫老夫子博覽群書、學富五車,自然對鳳凰池的典故知之甚詳,所以才會說朱平安有宰輔天下之志。

    “呃,夫子想多了”

    朱平安摸著鼻子苦笑,這個還真是巧合,雖然自己的確有這個抱負,不過還真沒有想在這詩里表現出來。

    孫老夫子摸著胡須,笑而不語。

    師母看著朱平安,不由笑了笑,安慰道“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年輕人就要有志氣。”

    好吧,先入為主,再解釋也沒用了。(未完待續。)

    [記住網址    三五中文網]

    10103506859950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