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女兒心思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女兒心思

    readx();        薰香已燃,一點猩紅,裊裊白煙。

    朱平安將毛筆放在研好的墨汁里,蘸了墨汁,微微閉目思索落下一篇怎樣的筆墨才能進的洞房。

    朱平安念想的洞房,此刻布置的分外高檔奢華,金玉珍寶、富麗堂皇。洞房位于三進院子里,正中一個大房子,還配有一個敞兩間的暖閣,暖閣便布置為了洞房。

    在洞房門前掛著兩個貼著雙喜字的八角宮燈,雕漆為架,鑲以玻璃,這兩盞宮燈鑲著的玻璃是李大財主從南洋紅發西夷手中高價購入的。本來準備的宮燈是紅紗燈,得了玻璃后,李大財主便讓人做了這兩盞宮燈,一并陪嫁送了過來。

    洞房門也是應景的紅漆,上面貼了喜慶的對聯,正中貼了兩個構圖精致的雙喜字,洞房門口站了兩個丫頭,是李姝身邊的貼身丫頭,其中一個丫頭手中持了一個卷軸,正翹首看著三進的院門。

    洞房里面也是紅色的主題,墻上還有屏風、瓷瓶、玉器等家具擺設上貼著雙喜字,地上鋪著紅色的地毯,襯的洞房紅光輝映,喜氣滿滿。

    在紫檀屏風后便是洞房最為關鍵的喜床了,喜床上卷著紅色的紗帳,鋪著一套厚實的棉布被褥,被褥上繡著神態各異、憨態可掬的孩童,枕頭上繡著兩只肥鴨子,顯得與眾不同。

    在喜床前有一個做工精致的幾案,上面擺著一柄玉如意、幾道冒著熱氣的菜肴,還有兩個剖開的瓠,拳頭大小,做工精致鑲嵌了金玉翡翠。

    洞房擺設高檔奢華,金玉珍寶羅列,富麗堂皇!

    然而,跟喜床上坐著的嬌美少女相比,卻是相形見絀,在她嬌美容顏映照下,富麗堂皇的洞房也變得黯然失色,價值連城的金玉珍寶也變得不值一文了。

    本就絕美的玉人兒,此刻鳳冠霞帔、大紅喜服下更是傾城。

    嬌美少女皮膚細潤如玉,櫻桃小嘴不點而赤,有些俏皮的微微上揚,纖纖玉手中持著一卷書冊,蔥白玉指緩緩翻閱,隨著書卷翻閱,漆黑如墨的眼眸慧黠地轉動,幾分調皮,幾分淘氣。

    少女手中的書冊上是手寫的簪花小楷,如果二進門處的朱平安能看到這卷書冊的話,會發現書冊上都是自己曾經的詩詞,有縣試途中玩笑而做的“一朝被蛇咬,處處聞啼鳥”的送別,有驚仙詩會上的《送別》、《詠雪》,有醉君樓上作的人生若只如初見的《木蘭詞》,有少年自有少年狂的《江城子》,甚至秦淮河畔那首《白狐》和《青花瓷》都在

    “小姐,如果姑爺做不出來詩詞,真的就不讓姑爺進來了嗎?”少女身邊的包子臉小丫鬟有點緊張的問道。

    “怎么,心疼了?”嬌美少女將視線從書冊中移開,瞥了一眼小丫鬟,勾起了唇角。

    “小姐才沒有心疼呢小姐你又逗我”包子小丫鬟一下子紅了臉,扭捏了起來。

    “咯咯若是那臭蛤蟆做不出詩詞來,就不讓他進來。”嬌美少女俏皮的嬌笑道。

    “啊?真的不讓進來啊?”包子小丫鬟聞言,張大的小嘴都能塞下雞蛋了。

    “不讓進,若是你心疼的話,我便打發你去給那臭蛤蟆暖床怎么樣?”嬌美少女嬌笑著點了點頭,纖纖玉手持著書冊勾起了包子小丫鬟的下巴,拉著尾音,氣若幽蘭,帶著幾分調戲的痞子味。

    “小姐”包子小丫鬟羞紅了臉,拉長了聲音抗議自家小姐的調戲。

    “怎么,不愿意啊?那我打發琴兒去給那臭蛤蟆暖床好了。”嬌美少女一副你不愿意那我就不勉強了的味兒。

    “那怎么行,她又不是通房丫頭!”

    嬌美少女話音才落,邊上的包子小丫鬟就不干了。

    “哦那通房丫頭不是只有你了?”嬌美少女勾起了唇角,漆黑如墨的眼眸看著小丫鬟,滿是笑意。

    “小姐”包子小丫鬟這才知道自己又被自家小姐調戲了,羞紅了臉抗議了起來。

    嬌美少女看著手足無措的小丫頭,不由勾起了唇角,伸出纖纖玉手捏了捏包子小丫鬟帶著嬰兒肥的臉蛋,“你這笨妞,若是生在別的府上,準會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了。”

    “我跟著小姐,小姐聰明就行了。”包子小丫鬟被捏著臉蛋,說話有些走音,小手很狗腿子的給嬌美少女捏著腿。

    “你倒是會省事。”嬌美少女勾起了唇角。

    于是,包子小丫鬟捏腿捏的更狗腿子了,她跟在自家小姐身邊久了,能看感受出小姐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小姐,真的不讓進嗎?”包子小丫鬟趁自家小姐心情好,又問了一句。

    “怎么會。”嬌美少女翻了個白眼,然后合上書冊道,“婆婆心里可是真真兒疼著臭蛤蟆這個小兒子的,心頭肉一樣,若是知道我洞房花燭夜沒讓臭蛤蟆進門,婆婆面上不說,心里也會記著。我又不是傻的,何苦要讓婆婆不待見,平白讓自己難做。做兒媳婦,又不是在自己家做姑娘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便是他一個字不寫,也得讓他進門。”嬌美少女將目光方向門外。

    “哦”包子小丫鬟恍然大悟。

    “哦什么哦,笨妞,皇上不急尼倒急起來了。筆墨文章,都是臭蛤蟆擅長的,又怎么會難得住他。”嬌美少女翻了一個白眼,然后將手里的書冊輕輕的在包子小丫鬟腦門上敲了一下。

    “那小姐干嘛還要讓姑爺寫呢?”包子小丫鬟捂著腦門,又問道。

    “我就想看看臭蛤蟆會寫什么。”嬌美少女紅紅的櫻唇撅了起來,聲音里帶著一股酸溜溜的味道,“給那些不三不四、不干不凈的窯姐兒寫什么人生若只如初見她們也配?”

    “還什么天青色等煙雨而我在等你炊煙裊裊升起隔江千萬里”

    “窯姐兒不好好接客,還想著勾搭人家夫婿”

    “哪天若是不開心了,再去打她們一頓想起來就有氣,若有下次,可就不是在臉上畫王八那么簡單了”(未完待續。)

    ps:晚上十一點多才來電,碼完字都已經是現在了,更新晚了些,還望見諒。

    10103506849908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