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異變

正文 第三百六十六章 異變

    “咯咯……不怕妹妹笑話,瞧見這甜食啊,姐姐就想嘗嘗,妹妹不會在意吧?”

    李姝漆黑如墨的眸子含妖含俏,笑吟吟的在侯府六小姐臉上轉了一圈,紅唇微張,嬌俏的笑聲便了出來。≯≤∈

    李姝說完,未等侯府六小姐回應,便徑直走到跟在侯府六小姐后面的貼身小丫頭跟前,伸出纖纖玉手將她端著的甜羹端到手中,然后眨著水汪汪的眼睛看著侯府六小姐。

    “承蒙姐姐不嫌棄,妹妹心里高興著呢。”侯府六小姐臉色紅中帶白,纖纖玉手執著繡帕遮著櫻唇說道。

    當然,嘴上這么說,心里怎么想就不知道了,不過看李姝笑靨如花,大約要的就是表面,至于六小姐心里怎么想,完全不在李姝的考慮范圍內。

    聽了回話,李姝微微一笑,纖纖玉手執著湯匙,紅唇微張,性感的迷人,優雅恬靜的用了一湯匙甜羹,然后閉上眼睛滿意的回味了一下。

    “妹妹可真是有心了,這甜羹味道真是讓姐姐愛不釋手呢,不過想到這是妹妹專門為某些人準備的,姐姐就不奪人所愛了。”李姝盈盈一笑,纖纖玉手端著這份甜羹款款走至朱平安身邊,將這份甜羹放到了朱平安面前。

    “某人有口福了,味道有些像小時候我給你嘗過的百,可不要浪費了……”李姝纖纖玉手重重的將手里的甜羹放在朱平安面前,意味深長的來了一句。

    百?

    朱平安聽到這三個字就不由的將視線落在了這個精致的陶瓷玉碗上,小時候自己在學堂讀書時,李姝為了讓自己給他講故事,有一次是就是拿百換的。百可不是簡單的蜂蜜,而是古代特制的一種蜂蜜飲料,簡直是古代版的可樂和雪碧,喝過一次之后,朱平安便深深的記住了它的味道。

    所以,聽到李姝說這甜羹像小時候的百。朱平安舌尖就有些忍不住分泌液體了。

    本來沒準備用這個甜羹的朱平安,在李姝這句像小時候百的言語下,便忍不住動手拿起湯匙省了一勺,然后放入口中。

    呃

    騙子

    這味道跟小時候的百相差十萬八千里好不好!盡管味道也不錯。但是一點也不像小時候用過的百。

    用過一口后,朱平安便意興闌珊的將湯匙重新放入碗中,準備等到時候口渴的時候再用吧。

    見朱平安用自己用過的湯匙,李姝俏臉蛋微微布了一層紅暈,不過漆黑如墨的眸子卻是神采飛揚。尤其是掃過侯府六小姐的時候,更是格外奪目。

    j夫y婦

    不,是y婦,真是鄉下來的不知羞的村姑!真是不知羞,聽她話的意思是小時候就勾引姐夫,都還沒結婚呢,當著我的面,竟然把她用過的勺子給姐夫用!都算間接接吻了,真是不要臉,還真是狐貍精。勾引完了人還一副恬不知恥的樣子!

    侯府六小姐看著眼前這一幕,執著繡帕的纖纖玉手都快要捏碎了。

    侯府六小姐心里將站在朱平安桌前神采飛揚的李姝,分分鐘劃到了不知羞、不要臉的女生行列中。當然,習慣性的將自己剛才的所作所為忘的一干二凈了。

    其實,朱平安之所以用李姝用過的湯匙,完全是習慣使然。以前不論是在學堂還是在李姝家,朱平安已經習慣上用李姝帶來的餐具吃她準備的餐飲了,小時候沒那么多講究,日積月累,長大后也就習慣這樣了。

    不過在侯府路六小姐眼中。這一幕卻幾乎跟現代看到了愛情動作片似的

    之后,李姝和侯府六小姐在朱平安的房間姐親妹善了好一會,才相繼離去。當然,回去前李姝又提醒了下侯府六小姐。回去后別忘了給自己院里送一份甜羹嘗嘗鮮。

    等李姝會到后院不久,侯府六小姐便差了剛才跟著她的那個貼身丫頭,端了一份甜羹來到了李姝的后院。

    “五小姐,這是我家小姐讓我端來的,在鄉下嘗不到的,五小姐若是喜歡。我們小姐說了,五小姐要多少有多少呢。”

    端來甜羹的丫頭是六小姐的貼身丫頭,她的利益與六小姐的利益休戚與共,剛才就是她跟著六小姐去的朱平安那,剛才李姝的所作所為,她也都看在眼里。

    所以,此刻奉命來送甜羹時,這丫頭不由的帶了感情因素,話里話外都透著冷潮熱諷,暗諷李姝來自鄉下每見識,自家小姐京城的大家閨秀,不知道甩了李姝幾條街。

    “哦,是嗎,那你回去可要替我好好謝謝六妹妹。”李姝似乎沒有聽出那丫頭話外音似的,笑吟吟的開口道。

    “畫兒,快與我端來嘗嘗。”說著,李姝便有些迫不及待了。

    包子小丫鬟很聽話的將這份甜羹從那丫頭手中接過來,端到了李姝跟前,李姝好像對這份甜羹很是情有獨鐘,從包子小丫鬟手中接過來,便伸出纖纖玉手要去拿湯匙,大快朵頤一下。

    可就在這一刻,異變陡生。

    或許是李姝對這份甜羹太鐘愛了吧,以至于接過這份甜羹時,手都有一些顫抖。

    啪嗒

    這份甜羹配套的湯匙,便從李姝手里掉落在了地上,陶瓷的湯匙摔成了兩半。

    送來甜羹的丫頭乍聞湯匙落地的清脆聲,下意識的往地下看,看到摔成兩半的湯匙,微微一驚。

    在那丫頭低頭看湯匙的時候,李姝淺淺笑著看著那丫頭,不著痕跡彈了下小手指,然后大度的大度的向著那丫頭微微一笑,勸慰了一句“沒事,不用擔心,是我手滑了,重新換一個調羹便是。”

    說著,李姝便扭頭看向包子小丫鬟吩咐道,“畫兒,去把我那個銀湯匙拿來。”

    待包子小丫鬟顛顛兒的拿來了銀湯匙后,李姝接過精致的銀湯匙便淺淺一笑:

    “怪不得剛才摔了湯匙,大約是天意,想來也只有這銀湯匙才配得上六妹妹精心調配的這碗甜羹。”

    看著笑吟吟的李姝,那送甜羹的丫頭心里面翻了個白眼,不就是一個銀湯匙嗎,顯擺個什么勁兒啊,跟小姐說的一樣,真是鄉下來的村姑,沒見過世面。別說銀湯匙了,在這侯府就是金湯匙自己也見得多了。

    就在這送甜羹的丫頭在心里翻白眼的時候,異變再次生。

    因為就在這丫頭的注視下,李姝將銀湯匙放入了甜羹內,攪拌了幾下,然后很快,等李姝將盛著甜羹的銀湯匙盛起的時候,那原本閃閃光的銀湯匙,那接觸甜羹的銀湯匙便肉眼可見的度黑了起來。

    由淺及深,黑的觸目驚心。(未完待續。)

    閱讀本書最新章節請到9≈;9≈;9≈;;xc≈;o≈;,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sj9≈;9≈;9≈;;xc≈;o≈;,清爽無廣告。敬請記住我們最新網址9≈;9≈;9≈;;xc≈;o≈;

    10103506751967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