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得士如此,可以聞于矣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得士如此,可以聞于矣

    “肅靜!寫明理由,交由一旁書吏呈上來。若有下次,嚴懲不貸!”

    聽了徐階這句訓斥,這位同考官滿腔沸騰的熱血才冷靜了下來,往日的沉穩冷靜再度支配了身體。是了,自己差點就忘了閱卷程序了,薦卷尤其是高薦,是有一套流程的。

    真是的,差點就誤事了。自己被訓斥一頓無妨,若是因為自己,連累了這份試卷,自己可就罪孽深重了。

    穩住,我一定要穩住。

    這位同考官深吸了一口氣,將自己的狀態調整到最佳,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后端坐身體,將試卷再次打開,再次將視線放在試卷上,既然要高薦此卷,那就得寫明高薦的理由,那就不能單憑這一篇八股,得通讀全卷才可。

    看完第一篇八股文,妙不可言,在諸多試卷中簡直是鶴立雞群、龍翔于野。

    繼續看第二篇,歲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這一篇八股文托物言志,切中要害,也是難得的一篇好文章。

    再是第三篇,像第一篇八股文一樣,這位同考官只看了第一句破題“圣道大而有本,學者必以漸而至也”。此句破題,一語中的,宛如一道流星璀璨了整片星空一樣,這位同考官剛剛冷卻的熱血幾乎又沸騰了,若不是剛才徐階徐大人的訓斥還在耳邊回蕩,這位同考官怕是又得拍案而起,擊節贊嘆。

    這位同考官耐著性子將這份朱卷,一口氣從頭認真地看到尾,然后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此卷不高薦,自己都對不起圣上!

    “我朝建南北二京,實行天下形勢之大,而列圣世德相承以培萬年之基。實在于此。是文能言之而未又以得人心,正君心為孔孟之道,尤為有見意。得士如此。可以聞于矣。”

    這位同考官提筆將高薦的理由一氣呵成,然后小心翼翼的交給一旁等了半天的書吏。由書吏轉交給上首的副主考官,也就是鄢懋卿。

    這就是閱卷的流程,同考官薦卷,副主考官和正主考官依次閱卷。事實上,真正掌握這份試卷命運的還是正副主考官。副主考官首先品閱由同考官推薦上來的薦卷,如果該份薦卷得到了副主考官的認可,那么副主考官就會在朱卷上用黑色的毛筆落筆寫一個“取”字,之后就由正主考官接著閱卷。也認可的話,就會在試卷上落筆寫一個“中”字,那么這份試卷就取中了。

    當然,副主考官如果不認可同考官的薦卷,可以否決,試卷就落卷了。此時,正主考官有權板正過來,重新取中的。不過,正主考官一般不會行使這項權利,畢竟這樣太打副主考官的臉了。

    試卷落入鄢懋卿的手中。鄢懋卿將這份高薦卷打開,視線落在同考官的批語上。

    不就一份試卷嘛,至于搞的那么激動嘛。還“得士如此,可以聞于矣”,至于嘛!鄢懋卿對那位同考官的過激反應,很是不屑。

    不過,當鄢懋卿將這份朱卷打開,視線落在正文上后,他也不能淡定了。

    如果這份試卷出彩也就罷了,大不了取中就是了

    。可問題是,這份試卷太出彩了。出彩到完全可以角逐會元的地步!從開始閱卷到現在,幾乎沒有幾份試卷比這份試卷更出彩。

    不行。如果取中此份試卷,那嚴閣老小舅子的大公子怎么辦?

    可是。如果不取中的話,那自己私心也太過明顯了,而且徐階這老小子時不時的往這份試卷上看,明顯關注的緊。尼瑪!都怪那同考官剛才反應太強烈了,搞得大家都在關注這份試卷,讓自己下黑手都不容易!

    同考官算什么,徐階又算什么!抱緊嚴閣老的大腿才是正理!

    不行,還是不能取中!

    不過,不取中也得有理由啊,理由倒也不難,雞蛋里面挑骨頭這活自己擅長。

    頭場試卷你做得好,不見的其他場的試卷你也寫的好吧,

    于是,鄢懋卿翻開了此份朱卷第二場的試卷,這份朱卷的官場應用文也很溜,甚至可以用老道來形容,鄢懋卿暫時沒找到骨頭,然后繼續往下看,看到了本場試卷的重心——青詞。青詞可不是一般人能寫的好的,當年鄢懋卿自己也苦練過青詞,也想著能像嚴閣老那樣,甚得圣眷平步青云,不過,然并卵!自己寫的青詞,自己都看不過眼去,哪敢顯眼。

    鄢懋卿深信,自己一定可以在這份試卷的青詞中挑出骨頭來!

    然而事情并沒有鄢懋卿想的那樣簡單,當他將視線落在這份試卷的青詞部分時,更是瞬間變了臉色。

    《九州生氣敕風雷》

    九州生氣敕風雷,萬馬奔騰究可欣。

    伏惟天公神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

    伏惟天公神抖擻,不拘一格降人才。這馬屁不簡在帝心才怪呢!

    算了,這份試卷看來是不能不取了,反正到閱卷最后兩天才會論定會元,到時候自己再力挺嚴閣老小舅子的大公子好了,鄢懋卿還是相信自己可以讓徐階就范。

    想到這,鄢懋卿在眾人注視下,微微笑了笑,落筆在朱卷上寫了一個“取”字,然后交予了徐階。

    那位一直在關注的同考官見狀,面有喜色,從筆畫中就能看出鄢懋卿寫的是“取”字。

    徐階本來就是慣常笑呵呵的老好人,此時品閱試卷時,臉上的笑容更盛了。一邊品閱這份試卷,一邊連連點頭,對這份試卷非常滿意。徐階是本場會試的主考官,其中試題很多都是由他出的。這份試卷文采就不說了,行文思路幾乎都切中自己出題時的意圖了,這才是更為難能可貴的。

    另外那道青詞獨具匠心,鶴立雞群!

    誠然,同考官那句“得士如此,可以聞于矣”有些離譜,不過自己卻是不能再滿意了!

    徐階品閱試卷比鄢懋卿利索多了,看完后落筆就是一個“中”字,并且將這份朱卷與剛才鄢懋卿力挺的那份試卷以及另外兩份試卷單獨放在了一起。

    這些單獨放的試卷都是有資格角逐本次會試會元的候選。(未完待續)

    10103506701111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