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驚詫眾人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 驚詫眾人

    初看,那位少年膚色微黑,一身衣服漿洗的都有些發白了,還漏了兩個破洞,看上去就跟一個鄉下窮小子似的。※%,

    可是,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曾經遺漏掉的細節。

    那少年,衣著簡樸,可是卻榮辱不驚;面色憨厚,可是那雙烏黑的眸子轉動間卻是靈氣十足;尤其是那嘴角時而勾起的弧度,面對各種輕視鄙視,好像一直都帶著笑意的。

    這少年,一定不簡單。

    “這樣對,可以嗎?”朱平安看著身邊呆若木雞的店伙計,微微勾著唇角,輕聲問道。

    店伙計咽了一口口水,忙不迭的點了點頭,眼神都有些呆滯了。

    “那就意味著我可以免費食宿一天了?”朱平安露出一個憨厚的笑容,很是陽光的感覺。

    店伙計呆呆的點了點頭。

    “那真是太感謝了,你們京城人就是好。第一天來京城,就向我展現了你們京城人的慷概。”

    “那我就不客氣了,把你的招牌菜,味道好的,揀貴的,看著給我上個五、六道。”

    “哦,對了,麻煩再把我的馬牽到后院,還有馬背上的東西可千萬別丟了,那可是我的全部身家。如果可以的話,幫我把東西也搬到你們預留的房間里,嗯,房間給我挑一個好的,寬敞的,向陽的。”

    “呵呵,麻煩了。”

    朱平安在店伙計點頭后,便微微勾起唇角,露出了幾顆潔白的牙齒。向著店伙計拱手一連拜托道。

    說完,朱平安便尋了一張桌子。坐了下來。

    這個時候,店伙計才明白為什么朱平安將馬拴在旗桿上時說的那句“反正還得解開”是啥意思。就是現在這個意思啊。

    再看向坐在桌上的那位樸素少年,店伙計的臉紅的特別厲害,都感覺到發燙了。

    大堂內的眾人在朱平安對出第二副對聯的時候,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已經和一開始時截然不同了,可是當朱平安一點也不矜持的將人家店里貴的招牌菜點了五六道,又讓店伙計將東西搬到好的房間時,眾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又再一次發生了變化。

    怎么感覺這么沒出息呢。

    好像沒見過世面似的。

    真是有點可惜了。

    眾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又有了一絲的看不起了,他們來這個客棧對對聯并不是沖著人家所說的食宿全免什么的,他們就是沖著這對聯來的。根本就沒有把什么免費食宿什么的放在心上。就是對上對聯的,也沒有像朱平安這樣又是挑貴的菜點,又是揀好的房間住的,人家最多就是點一壺香茗,品茶而已,什么菜啊房啊,都奏開,不要降低了我的品味。

    君子之風,焉有重利者也!

    朱平安渾然不在意眾人的眼光。在菜還沒有上來之時,就將桌上的茶壺用手拎起,讓茶杯里倒了一杯茶,微微品了品。

    嗯?他在品茶!

    可能是我們看錯他了吧。也是,剛開始那店伙計那般輕視和鄙夷于他,人家點幾個貴的菜。住個好的房間,也是對那店伙計做一個小小的懲戒。點菜住房什么的。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眾人對朱平安的看法,又發生了微妙的變化。不少人邁開腳步想要去跟朱平安結交一下。

    就在這時,只聽咕咚一聲。

    然后眾人就詫異的看到,那個少年品了一口茶后,咕咚一聲將手里的茶一飲而盡,牛飲一樣。喝完一杯之后,那少年又倒了一杯,接著又是咕咚一聲,牛飲一樣再次一飲而盡。

    呃,原來剛才那不是在品茶,而是在嘗嘗茶熱不熱啊!!

    真是沒見過世面!可惜,可惜啊!

    眾人不由的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那些邁開腳步準備去和朱平安結交的人們,也都紛紛停下了腳步!

    “呵呵呵,這少年好生灑脫啊。”那位穿著不俗的少年扭頭輕聲的和旁邊那個叫文生的少年,笑著說道。

    “倒是跟你有幾分相像。”那個叫文生的少年淡淡一笑。

    在大堂的眾人竊竊私語,或是對朱平安側目的時候,朱平安點的菜已經上來了,這客棧的上菜速度還真對得起它異常繁華的裝潢和規格。

    一盤烤鴨并一個小碗的甜醬和配套蔬菜,一疊爆肚,一份炒肝兒,一盞燕窩,一盤紅煨鮑魚,還有一份反季節的素炒青菜。

    這里面最貴的菜,或許就是那不起眼的素炒青菜,在大明,隨著蔬菜種植技術的提高,京城地區已開始利用溫室種植蔬菜。據文獻記載:王瓜出燕京者最佳,種之火室中,逼生花葉,二月初即結小實。不過,這種利用溫室種植的青菜,其生產成本很高,出售的價格非常昂貴,只有豪門權貴、富商大賈才能夠享用,平民百姓,冬季幾乎不可能吃上。

    朱平安從早上到現在,一天沒有吃東西了,看到這么豐盛,色香味俱全的一桌美食,眼睛都放光了。

    所以,飯菜一上桌,朱平安便拿了一雙筷子,大快朵頤起來。

    吃相真是有辱斯文

    大堂內本來還等著朱平安接著對對聯呢,雖然對朱平安的感官不是很好,但是對朱平安的水平還是肯定的,可是見朱平安這就康康康的吃起來了。

    原來,他也就會對那兩個對聯而已。

    看著朱平安有辱斯文的吃相,一眨眼的功夫,就光了一個盤的速度,眾人不由搖了搖頭。

    胃口還真好!

    沒多大一會,眾人就看到朱平安幾乎將整張桌子上的菜都吃了進去,這少年看著不高也不胖,飯量還真大!

    朱平安吃飽后,又喝了一杯茶,滿意打了一個飽嗝,從口袋里摸出一個同樣漿洗的發白的手帕,擦了擦嘴。

    “這飯菜味道真是好極了,真是舍不得走啊。”

    然后眾人就見了讓他們終生難忘的一幕,只見那吃飽喝足的少年感慨完,便抬頭看了對聯,扁了扁嘴,就將剩下的四副對聯一口氣全都對了出來:

    “寂寞寒窗空守寡  ;遠近達道過逍遙。”

    “寸土為寺,寺旁言詩,  詩曰:明月送僧歸古寺。雙木為林,林下示禁,  禁云:斧斤以時入山林。”

    “風聲水聲蟲聲鳥聲梵唄聲,總合三百六十天擊鐘聲,無聲不寂;  月色山色草色樹色云霞色,更兼四萬八千丈峰巒色,有色皆空!”

    “水有蟲則濁,水有魚則漁,水水水,江河湖淼淼;日因業而顯,日因月而明,日日日,日月星晶晶。”

    對完對聯后,朱平安點了點頭,扁了扁嘴自言自語了一句:“這樣應該就可以多住幾天了吧。”

    說完后,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大堂內驚詫的眾人,嘴角微微勾起,明亮的笑容一閃而逝。

    不吃這么多,如何有時間構思。

    這些人還真當自己一氣呵成呢,呵呵。(未完待續。。)

    10103506658234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