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這少年不簡單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這少年不簡單

    夕陽西下,整個京師金碧輝煌,街道上熙熙攘攘、人潮如海,卻沒有人注意這美輪美奐的景色。更新最快去眼快

    一個裝潢異常繁華的客棧,此時一片寂靜,也無人注意這美景。

    客棧內,一位穿著樸素的少年,一臉無辜的看向對面震驚的嘴角抽搐、七葷八素的店伙計,烏黑的眸子盤珠似的轉了轉,勾著唇角輕聲問道:

    “怎么,難道說也不可以嗎?那這樣呢,靜泉山上山泉靜,天連水尾水連天;或者,靜泉山上山泉靜,霧鎖山頭山鎖霧。”

    七葷八素的店伙計聞言,眼眶都紅了,幾乎都要哭了!

    不帶這樣的啊,別人苦思冥想老半天都想不出一個下聯來,想出來一個就歡喜半天,整個屋子的人就這副對聯才想出三個來!!

    你倒好,改一個字一副,改兩個字一副,改三個字一副,緊接著全改兩副,現在你又拋出來兩副!一眨眼的功夫你就整出一副來,一杯水的功夫,就著一個對聯,你都整出7副對聯了!

    就是喝水也沒這么快啊!

    店伙計再看向一臉無辜的朱平安,店伙計覺的自己看到了怪物似的!

    朱平安說完話,將目光再次放在了店伙計身上,一臉無辜,嘴巴微微張開。

    看著朱平安似乎又想說話了,店伙計趕緊點頭,可以可以可以,唯恐點頭點慢了這少年再隨口丟出幾幅對聯,自己這小心臟真是經不起打擊了。

    店里聚精會神、苦心冥想、百思不得其解的人們,此刻全都一臉震驚的將目光放在了前面那個一身簡樸的鄉下窮小子身上,仿佛見了鬼一樣。

    整個客棧內,一片寂靜。

    不過,很快就有一個聲音打破了這一室的寂靜。

    “那個。對出兩副對聯就一日食宿全免是吧?”朱平安在店伙計點頭后,頓了頓,便又開口問道。

    店伙計雙眼無神,麻木又機械的點了點頭。

    再然后,店伙計就又渾身一震,雙眼睜得大大的,一臉震驚的看向朱平安。

    你。你你要干嘛?

    那眼神,仿佛是獨自行走在偏僻小路上的小姑娘,突然被一個不懷好意的壯漢逼到了墻角似的!

    “食宿全免就是說,想吃什么吃什么,都不要錢是嗎?”

    對面的那個穿著樸素的少年見狀,面有喜色,那雙烏黑的眸子瞬間變的像夏天的天空一樣清澈,又帶著一股火熱,誠實而直率。

    店伙計再一次點了點頭。雙眼震驚的看著朱平安,手都有些顫抖了。

    然后。整個大堂的眾人目光便又一次集中在了朱平安身上。

    朱平安得到店伙計肯定的回答后,便微微勾著唇角,抬頭看向了懸掛在三樓欄桿上的對聯,從第一副對聯,轉移到了第二副對聯上。

    然后,眾人更震驚了,因為在這個客棧對對聯時,大家都是從這六副對聯中挑選自己覺的簡單點的來對,沒有按順序來,按順序來的話難度就高了。對自己來說,或許后面的會比前面的簡單呢。現在,見朱平安按順序看向第二副對聯。所以才會震驚。

    這小子不會是裝的吧。

    不管眾人怎么看,朱平安現在視線已經落在了第二副對聯上。這一副對聯要比第一副長很多,長太多了。難度也增加了很多。這一副對聯總共有28個字,內容是這樣的:

    白塔街。黃鐵匠,生紅爐,燒黑炭。冒青煙,閃藍光,淬紫鐵,坐北朝南打東西。

    單看內容的話,這副對聯應該是這個客棧的東家不知道在哪個幾角旮旯里的鐵匠鋪前抄的人家愛的對聯。這個對聯中有白、黃、紅、黑、青、藍、紫七種顏色,顏色分別鑲嵌在名詞、動詞之中,然后對聯后面又是東、西、南、北四個方向詞,最關鍵的是這一副對聯將這些元素串在了一起,有一個鐵匠打鐵的主題,這樣一來,這副對聯就很有難度了。

    “這一副對聯,別人有對過嗎?”朱平安看完對聯后,指著這一副對聯,向旁邊的店伙計問道。

    “有有一副。”店伙計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哦,那就讀出來吧,省的我不小心再重復了。放心,這次不會再改字了。”朱平安微微勾著唇角開口道。

    “白塔街,黃鐵匠,生紅爐,燒黑炭,冒青煙,閃藍光,淬紫鐵,坐北朝南打東西;前古人,后來者,讀左傳,習右軍,拜上卿,坐中堂,使下屬,出將入相封王候”

    店伙計顫抖著手打開薄冊,翻到第二頁,將這幅對聯讀了一遍。聲音再也沒有當初的倨傲和鄙夷了,有的只是震驚和不安。

    “壯志凌云,好氣度。”朱平安聞言,微微勾著唇角,贊了一句道。

    大堂內某位穿著不俗的少年,用手推了推身邊那個叫文生的少年,帶著笑意說道,“那小子夸你壯志凌云好氣度呢。”

    旁邊那個叫文生的少年看著朱平安,不在意的笑了笑,“我倒是好奇他能對出怎么樣的下聯來。”

    “你就這么確信他能對的出下聯來?”那位穿著不俗的少年看著好友文生,問了一句。

    “難道你不相信嗎?”那個叫文生的少年,轉向好友,反問道。

    “呵呵呵,相信。”那位穿著不俗的少年,勾著唇角笑了起來。

    在這兩位少年對話剛結束,場中的朱平安已經開始輕聲的誦讀自己對出的對聯了:

    “白塔街,黃鐵匠,生紅爐,燒黑炭,冒青煙,閃藍光,淬紫鐵,坐北朝南打東西;

    周口店,秦書生,背漢賦,吟唐詩,填宋詞,唱元曲,觀明史,經冬歷夏看春秋。”

    好!

    朱平安的話音才落地,大堂內便響起了一陣叫好聲,然后還有不少人恍然大悟的拍了下腦袋,后悔自己怎么沒有早想到呢。

    這少年將眾人將我們都耳熟能詳的周、秦、漢、唐、宋、元、明七個朝代名創造性的與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等結合起來,春夏秋冬是四個季節名,看春秋對應打東西。最為關鍵的是,如果說上聯意境是打鐵的話,那這少年的下聯意境則是上升到了“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境界,簡直是令人拍案叫絕。

    這少年,真是不簡單。

    大堂內,眾人第一次,用正視的目光聚焦到場中的朱平安身上。(未完待續。)

    10103506657036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