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恩科期已出

正文 第一百七十九章 恩科期已出

    “朱平安,你可以進來,但是那只死肥豬不許進來。更新最快去眼快”

    就在朱平安一臉蛋疼的看著某只紅鼻子胖子的時候,書房的門打開了,腹黑少女李姝從門內探出腦袋來,不情不愿的撅著嘴巴對朱平安喊了一聲,滿臉都是不情愿。

    “要不是爹爹臨走時交代書房緊著你用,我才不會讓你進來呢!”腹黑少女撅著嘴巴,向著朱平安翻了一個白眼。

    某只被門夾了腦袋的胖子,聞言,猥瑣的小眼神又亮閃閃的探究的在朱平安和腹黑少女之間來回掃。

    “那你在外面等我會。”

    本來朱平安還不想丟下胖子一個人進去呢,不過看到胖子這副德行,立馬留下一句話,拍拍屁股走人了。腹黑少女雖然板著一張臭臉,但是人家顏值高啊,總比看胖子這一臉猥瑣要好得多,更何況自己本來就是要來還書借書的,還是實際點好。

    朱平安進了書房還了書,又快速的借了兩本書,準備離開時被腹黑少女攔住了。

    “有事?”朱平安看著腹黑少女問道。

    “廢話,沒事干嘛攔你!”腹黑少女一臉鄙視,“下次你再來借書,必須給我帶五千,不,至少六千字的故事才行,要抄寫的,字體要工整,就當給你練字了。”

    腹黑少女說完,便眼睛眨都不眨的看著朱平安,等著朱平安的回答。

    “好,我盡量。”朱平安點了點頭。

    “什么叫盡量,是要一定!”腹黑少女不滿,露出了小虎牙。

    從李家返回朱平安家的路上,胖子一張胖臉全是八卦表情啊,張口閉口就問什么書房是你們幽會的場所啊,你們在書房那么久干什么了……

    “你真是生錯年代了。”朱平安瞥了滿臉八卦的胖子一眼,淡淡的說。

    “哈?”胖子不解。

    “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朱平安搖了搖頭,故作神秘。

    “呵,你就是在轉移話題。話說你們在書房……”胖子又開始八卦了。

    蛙聲,鳥鳴,還有胖子的八卦聲響了一路……

    及至傍晚的時候,下河村的里正領著兩個年輕人抬著米面油肉等進了朱平安家的大門。

    “里正。你這是干啥?”朱父聞聲從房間出來,看到里正及兩個后生抬的東西,很是吃驚。

    “朱老弟啊,這可不是我要干啥,是縣里給你們家老二按例調撥的廩生補助。”

    里正滿臉帶笑。揮手示意身后的后生將東西放到朱平安家的院子里。

    “這東西可真不少啊。”母親陳氏從房間里出來,看著兩個后生抬的米面油肉等,不住的咂舌,這可是有一袋米、一壇油、一小袋面粉以及一大塊肉呢,夠吃好久的了。

    朱平安和胖子以及大哥朱平安隨后走了出來,里正看到朱平安后,便笑著拱手恭喜道,“還沒向朱公子道喜呢,圣上隆恩浩蕩開了恩科,朱公子又可一試身手了。”

    “哦,差點忘了,這是縣里發到鎮上的。鎮上要我一并轉交朱公子的。”里正說著說著,拍了一腦袋,從袖子里掏出一張蓋著印章的紅紙,遞給了朱平安。

    “謝過里正了。”朱平安接過紅紙,拱手道謝。

    “哪里哪里,順個路的事。”里正搖著手,滿臉都是笑容。

    里正在朱家院子里寒暄了一會便離開了,朱平安打開手里的紅紙,發現上面是本次恩科的具體消息,前面是一大堆麒麟啦等等之類歌功頌德的話。后面是恩科的具體時間,十一月初四。

    十一月初四?

    乍一看到這個時間,朱平安是有些疑惑的,因為四這個數字在我們國家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不吉利的數字。在民間都忌諱的很,更不用說朝堂之上了。不過,在想一想嘉靖帝的為人后,朱平安也釋然了。

    嘉靖帝可是鐘愛于煉丹修仙的,在一些吉兇上也喜歡求神問仙,方式也很特別。將問題寫在紙上,密封起來,有太監交給道士,由道士燒給神仙,接著呢在沙盤上架起兩根樹枝,由兩個太監用手指按住樹枝,神仙顯靈時兩個太監閉上雙眼按著樹枝在沙盤上一通亂畫,然后嘉靖帝根據沙盤上顯示的“天書”來研讀神仙的旨意。

    搞不好,這個十一月初四就是從這種方式來的。

    胖子看到時間后,如火燒屁股一樣,嗷的一嗓子叫了起來,“怎么是今年,我還以為會是明年初呢,那我豈不是要回去準備科考了?”

    胖子口中的科考指的是在大比之年,嗯,也就是鄉試前一年,由提學官主持的從生員、監生等中選拔參加鄉試的考試,一般是歲考之后再由提學官主持科考,不過朱平安他們特殊,乃是今年生員,所以只需參加科考便可。科考等第分為六等,一般而言提學官多給三等,三等以下是很少的,甚至是沒有。科考的一、二等方可參加鄉試。

    胖子之所以這么緊張是因為科考錄取一、二等,也是有名額的。每個縣、府都是有固定名額的,如果沒記錯的話,本朝再過五六年左右才會根據往年鄉試錄取名額按比例限制。

    整個南直隸大約有兩千三四百人左右的名額,分配到各縣,大約每縣只不過十人左右,只少不多。每縣至少都有上百名秀才,能去參加鄉試的僅有不過十人左右。

    就連鄉試的資格考試都很難是不是,不過按照慣例的話,案首都是穩穩的能通過科考參加鄉試的。

    所以,朱平安對此倒不是很擔心。

    很快,前天送胖子來下河村的護院也趕著馬車來了,他是得到了鳳陽府胖子家連夜快馬送來的消息,讓胖子趕緊回家準備科考的。

    胖子是依依不舍的離開朱家啊……

    “干娘,那腌黃瓜……”不得不說,胖子依依不舍的方式也很特別。

    “干娘給你一整壇。”母親陳氏從院子里抱了剛腌好的一整壇放到胖子馬車上,也打心眼里喜歡這個在朱家住了沒幾天的胖嘟嘟的干兒子。

    “那多不好意思……”胖子嘴里這么說著,手上可不慢,三下五除二就把母親陳氏放到馬車上的一證壇腌黃瓜劃拉到馬車里面去了。

    “有啥不好的,幾天就能再腌一壇。”母親陳氏不在意的揮揮手。

    “干娘,那干蘑菇……”胖子指著院子里的干蘑菇又依依不舍了,昨晚干娘用蘑菇燉的雞湯可是太好喝。

    “干娘給你裝起來……”母親陳氏大方的很。

    “干娘,那……”胖子收了蘑菇,又依依不舍起來了……

    “有完沒完,好歹給我留點!”朱平安上前一把將依依不舍的胖子按進了馬車里。

    朱平安的動作惹的陳氏笑罵不已,又從家里拾掇了好些胖子愛吃的東西一股腦的塞到了胖子的馬車上,將胖子樂的直沖朱平安擠眉弄眼。

    “幼稚,也別光顧的吃和睡,多看點書,省的科考鄉試丟人。”

    朱平安對胖子幼稚的舉動,不屑的吐槽。

    “胖爺會丟人?你等著刮目相看吧。”胖子昂著胖臉,坐著馬車呼嘯而去。(未完待續。)

    10103506410191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