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加冠

正文 第一百七十四章 加冠

    何為中二青年,就是極度自以為是,不知放棄為何物的存在。yan+kuai

    李家老三對剛才的失利僅僅沮喪了片刻,便又斗志昂揚的繼續跟朱平安較勁起來,將他認為非常難得問題一個個的拋出來為難朱平安。

    諸如字謎:“上頭去下頭,下頭去上頭。兩頭去中間,中間去兩頭。”

    這些字謎朱平安早就在網上看到過,所以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給出答案來。

    “是‘至’,因為‘至’的上頭是‘去’的下頭,‘至’的下頭是‘去’的上頭。‘至’的中間是‘去’的兩頭,‘至’的兩頭是‘去’的兩頭,‘至’的兩頭是‘去’的中間。”朱平安也是裝作思考了片刻,才淡然的給出答案,而且還將答案給解釋了一遍。

    不過這已經大大出乎李家老三的意料了,以至于李家老三又絞盡腦汁想了幾個問題為難朱平安,不過可惜的是,沒有一道問題能難住朱平安的。

    最后無奈,李家老三只得出了一個近乎耍無賴的題目:“如果你跳進一個大坑里,很深,而且里面也沒有任何人,坑壁很滑,也很結實,用手撓不動,徒手根本爬不上來,可是你手上有沒有任何工具,繩子刀子等等任何東西都沒有。坑外也沒有人,坑里面什么也沒有,你怎么辦?”

    李家老三將所有能設想到的有利方面全都去除了,說完后很是自得的看著朱平安。

    “可以游泳嗎?”朱平安淡淡問道。

    “坑里又沒有水,我剛才說了,坑里什么都沒有。”李家老三再次強調道。

    “我可以用手在腦袋上掐破一個洞,讓水流出來,那樣我就可以游泳漂起來,然后從坑里出來了。”朱平安一本正經的說道。

    李家老三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腦袋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水!”

    “我腦袋沒進水,我干嘛跳下去?”朱平安瞥了李家老三一眼,淡淡的說道。

    李家老三

    最后。還是腹黑少女李姝搬出李大財主的名頭才將李家老三從書房權趕出去。

    “多謝李姑娘解圍。”朱平安拱手向腹黑少女道謝,如果不是她將她哥從書房趕出去,估計他哥還得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來為難自己。

    “自戀,哪個給你解圍了。我只是怕我三哥生氣毀了我的書,哼。”腹黑少女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末了還傲嬌的冷哼一聲。

    還真是一個問題少女。

    從李家又借了兩本書回來,因為恩科臨近,所以看雜書的念頭先放在了一邊。這次借的兩本書都是跟鄉試有關的書,準確的說一本策論一本八股。

    家里人都在為恩科的消息而興奮,至于朱平安能不能考上就不是家里人考慮的地方了,反正就是為恩科而興奮著。

    第二日一大早,朱平安便穿著師母給做的衣服,從家里往上河村恩師家走去。

    師母給做的衣服很合身,衣服用淄布作是四衩衫,朱紅色的鑲邊,寬寬大大的活動很方便,四衩衫沒有腰帶。兩襟有幾個帶子,可是系上。

    師母還給做了一雙鞋,鞋子標準的名字叫采履,也就是彩色的鞋子,朱平安腳上這一雙鞋是紅邊的鞋子,有點像繡花鞋,不過沒有繡花而已,感覺怪怪的。

    在路上遇到的鄉人,打招呼時都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朱平安,很是不解。朱平安解釋說自己之所以這么穿是要去夫子家。加冠禮。

    冠禮?

    鄉人不懂,什么冠禮不冠禮的,咱村里人不講究這個。鄉人大都是這種感覺,也不怪乎孫老夫子要自己去他家中加冠禮了。

    孫老夫子家還是和往常一樣。夜不閉戶,大門根本就沒有關過,朱平安徑直走了進去。

    “恩師早。”朱平安進門便看了孫老夫子,遠遠的便躬身行禮。

    “嗯,不錯。”孫老夫子正在院子里收拾桌椅,擺放桌椅酒盞帽子頭巾等等。看到朱平安一大早就過來了,滿意的點了點頭。

    朱平安想要上前幫忙,卻被聞聲出來的師母拉到了房中,不由分說便給朱平安重新換了一個發型,呃,很羞恥的總角造型,腦門兩側被師母繪作兩個發髻,成環狀,而且師母還用朱紅色錦絳扎系成“紒”。

    在師母給朱平安換發型的時候,孫老夫子家便來客人了,都是孫老夫子的老友,包括當初朱平安考院試時一同做保的兩個廩生,大約來了七八位人,帶著筆墨紙硯等作為朱平安冠禮的賀禮彩頭。

    他們都是被孫老夫子邀請來觀禮的。

    朱平安便被孫老夫子叫到大門口,面向東,迎接孫老夫子的友人。孫老夫子笑著和友人打招呼,朱平安長揖相迎,孫老夫子的友人看著朱平安,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后在門口和孫老夫子寒暄了兩句,便跟著孫老夫子一起進了院子。

    師母沏了一壺茶,和茶杯一起放在院子外的桌上,便轉身回了房間。朱平安拿起茶壺,一杯杯的倒好茶水,然后放在桌上。

    孫老夫子的友人進了院子,便就著水盆洗了洗手,然后便入座觀禮。

    朱平安的加冠禮就正式開始了。

    “某之學生,若下河村朱守義之子朱平安,年漸長成,將以今日加冠于其首,謹以……”孫老夫子向觀禮的友人,拱了拱手,開口道。

    “贊。”孫老夫子的友人頷首稱贊。

    然后,孫老夫子便從桌上取了頭巾,走到朱平安跟前,一臉嚴肅的勸勉道:“吉月令日,始加元服,棄爾幼志,順爾成德,壽考維祺,以介畢福。”

    “多謝恩師。”朱平安跪謝恩師。

    孫老夫子順勢將頭巾給朱平安戴在了頭上,然后溫聲給朱平安講,“汝且去房中,尋汝師母。”

    朱平安點頭,起身,向一邊觀禮的人長長拱了拱手,便往房間內走去。

    “過來,去臥室把這些衣服換上。”師母慈祥的笑著,將一包衣服放在了朱平安手中。

    “謝過師母。”朱平安接過,憨笑著向師母表示感謝。

    “傻孩子,跟師母客氣什么。”師母笑著催促朱平安快去臥室換衣服。

    冠禮比較瑣碎,衣服需要換來換去的。走到臥室,朱平安看了下師母給的衣服,是一套深色的衣服,有一條錦帶,還有一雙黑色的布鞋。朱平安便把身上這套四衩衫脫下來,換上師母給的這套衣服。

    換好衣服,謝過師母后,朱平安再次走到院中。

    孫老夫子讓朱平安站在院子里面南站了一會,才開始下一個流程。等朱平安站了一會后,孫老夫子又從桌上取了一個帽子,走到朱平安跟前,再次勸勉道:“吉月令辰,乃申爾服,謹爾威儀,淑順爾德,眉壽永年,享受胡福。”

    朱平安跪謝恩師,孫老夫子將帽子給朱平安加上,然后又讓朱平安會房中尋師母。

    呃

    冠禮好麻煩,朱平安在心里嘀咕。

    不過還是謹遵師命,再一次往房間走去。(未完待續。)

    10103506323572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