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登徒子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登徒子

    “咦,你怎么來了?”

    腹黑少女李姝從拐角出現后,用她那雙漆黑的眸子瞥了一眼朱平安,伸出纖纖玉手很沒有禮貌的點了一下朱平安,點絳朱唇勾起一抹不屑。

    “怎么,被外面風月迷住了眼,不好好溫書備考,倒跑來勾搭我的侍女……”腹黑少女李姝不待朱平安開口,掃了一眼包子侍女,便又勾著唇角嘲諷了一句。

    包子侍女連連搖頭,表示自己是清白了。

    這妞吃的不是海鮮,是槍藥吧!

    朱平安淡淡瞥了一眼腹黑少女,淡淡的說道,“你別誣賴好人,我是來借書的。”

    “借書?”腹黑少女李姝纖纖玉手捂著櫻唇嗤笑了一聲,“借書干嘛不進書房,偏偏要在外面跟我的丫頭聊天?朱平安,你出去幾個月長本事了啊。”

    長你妹啊,這妞有病吧!朱平安看著腹黑少女,無力吐槽。

    “小姐沒有,剛才是那個送木炭的……”包子侍女畫兒連連搖頭,小聲的解釋道。

    “畫兒,是不是我最近慣得你都不知道自己是誰了,讓你說話了嗎!要是別的丫頭敢在我面前這樣,我早就打發了出去!”

    侍女畫兒話還沒有說完,便被腹黑少女李姝瞪了一眼,冷冷的訓了一頓。

    “對不起小姐,我錯了。”包子侍女畫兒兔子似的不住道歉。

    “當然是你錯了,難不成還是小姐我錯了不成!”腹黑少女沒好氣的嗆了一句。

    朱平安看著一如既往任性蠻橫的腹黑少女,不由為她以后的夫婿感到同情,這樣的女人娶回家,那還不如自掛東南枝呢。長的再漂亮又有什么卵用,呃,卵是能用,但是得不償失啊。

    “看什么看,再看就讓人挖了你的狗眼!”腹黑少女發現朱平安剛才一直在看自己,不由瞪了朱平安一眼,狠狠說了一句。

    又是這句話,都停了多少遍了,能不能有點新意啊!朱平安無力吐槽,只是淡淡說了一句,“抱歉。”

    然后又緊接著說了句,“借過。”

    腹黑少女臉上剛有了點得意的神色,然后瞬間就又黑了臉。看著從自己身邊繞過,直接朝著書房方向走去的朱平安,腹黑少女的大小姐脾氣發作了。

    “朱平安,你給我站住!”腹黑少女叫住了朱平安。

    “有事?”朱平安淡淡問了句。

    “你還沒回我話呢!溜的倒快,莫不是被我說中了!”腹黑少女撫了撫頭上的鑲著綠寶石的發簪,很傲嬌的看著朱平安,嗤笑道。

    朱平安回頭看了她一眼,神經病三個字微不可聞的吐出口外,便轉過頭繼續往書房走去。

    這種感覺就像是主人在看玩毛線球的貓兒一樣。

    “呀,朱平安你什么意思,竟然敢看不起我!?”腹黑少女氣的跺了一下腳,氣呼呼的指著朱平安的背影叫住了他。

    朱平安站在書房門前,站住了腳步,回過頭看著腹黑少女淡淡的問了一句,“想聽真話還是假話?”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這句話勾起了腹黑少女李姝兒時的回憶,小時候質問他自己漂不漂亮,他就這么問的自己,將自己戲耍了一頓!

    于是乎,腹黑少女李姝便直截了當的說道,“那個有時間聽你的假話!”

    哦,那就是要聽真話了。

    “我沒有看不起你,我看都沒看你。”朱平安嘴角微微勾起,然后便步入書房中。

    腹黑少女被朱平安這句話給氣壞了,真恨不得將朱平安放在口中嚼碎了,啊呸,那個要嚼他了,這壞人狗都不會嚼!

    “小姐,喝口水消消氣,他在咱們府上還這么囂張,不給他看書算了。”另一個小侍女討好的遞過來一杯茶,出主意道。

    腹黑少女接過茶杯,掃了那侍女一眼,然后冷不丁一下子將茶杯里的茶水全潑在了那小侍女臉上,復又冷冷的斥道,“普洱,普洱,又是普洱,不是說讓你們泡花茶的嗎!”

    你什么時候讓我們泡花茶了,不是你讓我們泡的普洱嗎,還說普洱配海鮮最美不過了……當然,小侍女是不敢表露絲毫的。聽說前院往來跑腿的王大哥不知道那惹到了小姐,昨天就被老爺趕到海邊弄鹽去了。

    “還傻站著干嘛,還不快去重新泡茶來。”包子侍女畫兒發揮了她的貼身大丫鬟權利,走到那被小丫鬟面前,將那小丫鬟打發回去重新泡茶了。如果那小丫鬟夠聰明的話,會趁機換個衣服的。

    腹黑少女氣鼓鼓的領著包子侍女等人追著朱平安一起進了書房。

    書房內,朱平安正在一排書架上隨手翻看著一本書。

    腹黑少女正想著怎么找回面子呢,發現朱平安翻看的是樂府詩集,湊近一看,見朱平安看的是《木蘭辭》這一樂府詩。

    這個木蘭辭恰好是腹黑少女喜歡的,這是古文中為數不多寫女子的,所以李姝一直蠻喜歡這個木蘭辭的,只是小時候沒什么,稍微長大后便覺得女兒家身體和男孩子區別大得多,雖然自己沒有看到過男孩子身體,但是女兒家身體每一步變化,自己都是熟識于心的。

    “這篇破綻極多。”腹黑少女傲然道。

    朱平安抬起頭,淡淡的問了一句,“哪里有?”

    “花木蘭是身為女兒家,在軍中和一群男人廝混,不露餡根本不可能。”腹黑少女指出破綻,同時對朱平安沒有發現這么明顯的破綻,表示深深的鄙視。

    朱平安看了腹黑少女一眼,淡淡的說了一句,“這哪里是破綻。”

    “這哪里不是破綻了!”腹黑少女鄙夷朱平安,撅起了嘴巴。

    “那個正常男人愿意揭發她?”朱平安合上樂府詩,聳了聳肩。

    呃

    “什么意思?”腹黑少女一愣,繼而似乎是想明白了什么,立馬羞紅了臉,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嬌斥一句,“登徒子!”

    一邊的包子侍女畫兒還不明白小姐為什么要罵朱平安登徒子,等旁邊一個老媽子笑著告訴包子侍女后,她便和小姐一樣,羞紅了臉,一扁嘴巴,“壞人!”

    ;

    10103506088770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