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寒門崛起 > 正文 第一百章 錦衣晝行

正文 第一百章 錦衣晝行

    東方露出的魚肚白,漸漸地呈現出紅色,把太湖照得波光粼粼,宛如一面碩大的梳妝鏡。追小說哪里快去眼快微風吹拂下,湖水顯得格外清澈。

    朱平安坐在太湖邊巨石前的矮石上,忍不住伸出手指沾了沾似翠鏡的湖面,絲絲涼意由指尖傳遞到心頭,一掃剛才大伯帶來的蛋疼,掬起一捧湖水洗了洗臉,一股透人心底的清洌傳來,讓人頓感心曠神怡。洗過臉后,將黑木板鋪在巨石上,灌了一竹筒湖水傾倒在巨石上一處天然凹槽里,從書包里掏出朱父做的牛尾毛筆,飽蘸湖水,在黑木板上奮筆疾書起來。

    東邊的旭日終于掙脫了地平線的束縛,將溫暖和光芒灑在太湖邊那個勤奮練字的少年身上。陽光逐漸明亮后,朱平安便收起了毛筆竹筒黑木板,從書包里摸出一卷手工抄寫的書冊,津津有味的看了起來。

    遠處,水天相接的地方出現了白帆點點,不時傳來漁人捕魚的叫喊聲。

    太湖岸邊的少年收拾了東西,斜挎著書包循著原路返回,路過街頭的時候買了兩份豆腐腦和六根“油炸檜”,呃,也就是油條,這時候人們還習慣叫它“油炸檜”,對秦檜以莫須有的罪名在風波亭殺害了岳飛父子表示憤慨。

    朱平安提著油條和豆腐腦,返回客棧。

    朱平安在客棧的房間相對較為偏僻,當然價格也相對便宜些,回到房間的時候,卻聽到房間里似乎頗為熱鬧。

    剛推開房門,便聽見一聲驚喜雀躍的歡呼:

    “呀,相公回來了啊,還帶回了我愛吃的油炸檜。”

    尼瑪

    相公?

    什么情況?

    這妖女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這是朱平安第一時間的想法,不過等朱平安看到房間里的場景的時候,便釋然了,原來如此。

    房間里站著三位穿著類似衙役服飾但略顯華麗的官差,領頭的那人腰間掛著一口腰刀,外觀有些類似苗刀,刀柄頗長、刀脊是直的而刀刃略有弧度。

    呃,這不會就是大名鼎鼎的繡春刀吧?

    東窗事發了?

    再一想到事情的嚴重性,朱平安不由腳步一頓,然后便嗅到一抹香氣襲來,妖女如雀燕還巢一樣扎到了朱平安懷里,笑吟吟的拉著朱平安坐在了椅子上,復又接過朱平安手里的油條和豆腐腦,殷勤的跟個小媳婦似的。

    “相公,這幾位錦衣衛大哥是來例行搜查的,據說要搜什么刺客之類的,好嚇人呢。”妖女坐在朱平安身邊,一副柔弱女子怕怕的模樣,嗔道。

    真的是錦衣衛,他們并沒有像電視劇中甄子丹等然那樣穿飛魚服,繡春刀也僅是領頭的才帶了一把,其他人都是普通刀劍。

    “有勞幾位官差大哥為吾等安危勞頓,此處尚有些許早餐,若不嫌棄,還請用些暖暖身子。”朱平安從椅子上起身,拱手行了一禮,然后不露痕跡的將一小錠銀子塞到了領頭的那人手中,客氣道。

    向官差塞些碎銀,并不是心虛,而是人情世故大多如此。如果這些官差秉性好些倒也罷了,若是哪些秉性差的,搜查的時候會弄得主人頗多不便,弄壞東西啊、丟棄滿地啊或是順走什么之類的,若是塞些銀兩,不管秉性好壞,也都會客氣的多。

    “哪里哪里,公子客氣了,行刺同知大人的刺客尚未捉到,我們也只是例行檢查而已。”領頭的錦衣衛接過銀子,微微轉手便落入了他的袖中,頗為熟絡,說話也都客氣很多,“這么多書籍,公子是來趕考的吧,我們例行檢查完便會離去,不會打擾公子備考。”

    “那就有勞諸位官差大哥了。”朱平安再行一禮,便退回到了座位前,靠著桌子站著。

    領頭的錦衣衛便領著兩個手下開始搜查起來,動作也客氣很多,大概搜了幾下,沒發現什么血衣刀具之類違規的東西,幾人也就準備離開了。

    正當幾人要離開的時候,一個眼尖的錦衣衛發現床底有些東西,便走了過去。

    那是買的藥材。

    朱平安后背都出了些汗,不過臉上卻是神色如故,就像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似的。

    那名錦衣衛趴到床底,沒有發現其他東西,只是發現了幾個紙包藥材,便拿了出來。

    領頭的錦衣衛走過去,打開一包藥材,又打開一包藥材,便扭過頭向朱平安這邊看來。

    這時便見妖女微微紅了臉,含羞帶俏,捏著手帕好一副害羞模樣,嗔著趴在了朱平安肩上,嬌羞的開口道:

    “呀,羞死人了,那些個玉蝴蝶、阿膠、蘆薈、珍珠粉、人參都是女兒家補身子的,人家,人家想為相公一舉得男”

    說著,那妖女害羞的還在朱平安腰間捏了一把。

    錦衣衛頭領打開的那兩包藥材恰好是妖女買來美容養顏補身體的。錦衣衛等人也粗懂藥理,見打開的藥材確實是女人用來補身體的,并沒有治療刀傷劍傷內傷的藥材。

    此刻見妖女嬌羞模樣,又聽了她嬌羞的說辭,便也釋然了,末了忍著笑,幾名錦衣衛便伸手抱拳告辭離開了。

    一舉得男那只不過是十三四歲的少年而已,估計毛都沒長齊呢,有些難為他呢。

    一個毛都沒長齊的少年,一位如花似玉蜜桃成熟少女,一句一舉得男,怪不得那少年書生臉色似乎有些蒼白,原來是夜晚太過操勞了。

    幾位錦衣衛忍著笑,下樓離開了。

    等幾為錦衣衛的聲音徹底消失后,朱平安便舒了一口氣,不顧形象的坐在椅子上,倒了一杯涼茶,一口灌在肚子里。

    妖女便上下打量著朱平安,捂著櫻桃小嘴嗤笑道:

    “相公,瞧臉白腿抖的德行,還是不是個男的,咯咯咯”

    相你妹啊!

    朱平安無力吐槽,還不都是你這妖女害的,自己兩世為人也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而已,哪見過這場景,能鎮定如斯沒有尿褲子便算自己心理素質強了。再說,我腿根本就沒有抖。

    “咯咯咯,真懷疑你還是不是個男的。”妖女笑吟吟的坐在桌前,又一次嘲笑道。

    “要不要我掏出來給你看!”朱平安掃了妖女一眼,淡淡開口。

    妖女笑吟吟的看著朱平安,對朱平安的話不屑一顧。

    你妹

    我還就是這暴脾氣

    朱平安一下便將手伸到懷里

    妖女見狀臉色一變,退后一步,手上不知道從哪摸出了一把匕首,閃閃發光。似乎朱平安但有一個不軌,便會一刀過去,干凈利索。

    再然后,便見朱平安從懷里摸出一張路引拍在了桌子上,指著路引上面的一行字,嘴角勾起,“看到沒,朱平安,下河村人氏,丁男。”

    10103506088749htl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