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貪財小醫女:公子,請出招! >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征遼東

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出征遼東

    “為什么?”夏原意外的問道。

    “你想啊,雖然你說的對,皇帝確實不會那么容易就放過我的,但是就算我跟你躲到遼東去,他就真的能放過我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若有心對心對付我,去到哪里都是一樣的。再說我們走了,父親和整個夏家也都在京中,一樣是面臨著危險,我在家,至少也有個照應。”

    白湘淺將事情細細的分析給夏原聽。

    “況且,現在國師還在宮里,如果我們都不在了,他肯定會趁這個機會有所行動的,我留在京中,也可以隨時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你說呢?”

    夏原懊惱,自己確實想的不夠周到,她說的沒錯,他們之前的事情,難免不會牽連整個夏家,而且白湘淺留在京中未必會更危險,她一旦到了遼東,皇帝定會忌憚他的勢力,在自己離開遼東之前,他應該不會對她做什么太過分的事。

    想到這里,夏原的心也稍稍放松了一些,而且她知道白湘淺的脾氣,一旦她下定了決心,是勸不動的。所以他也只能妥協,只恨自己分身乏術,保護不了她,反而讓她深陷到危險的境地中來守護自己和家人。

    “那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勉強你,不過你一定要小心行事,切莫大意,宮里的事,能不管就暫時不要管,有事的話記得寫信給我,等我回來,我們一起處理,好嗎?”夏原對于白湘淺沖動的作風,實在放心不下,千叮嚀萬囑咐她要小心。

    白湘淺不停的點頭,一一應下,說道:“放心吧,我知道,我一定會好好的保護自己照顧自己,等你回來的。你就安安心心的打仗,不用為我擔心的。”

    只是他怎么可能會不擔心她呢?雖然她嘴上答應的很好,但是萬一真遇上事,肯定又會把這些話忘得一干二凈。

    所以晚上的時候,夏原有去到了夏之州的房里。

    “爹,這次的事皇帝不會忍氣吞聲就這樣過去的,所以,我走了以后,你盡量就少上朝了,免得皇帝遷怒于你。”#1.3141075

    “好,我知道,放心吧,夏家再怎么說也是幾代老臣,皇帝多少還是會有所忌憚的。”夏之州經歷過這么多事之后,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怕事的夏之州了。

    “嗯,還有就是淺淺,她做事沖動,麻煩您一定要看好她。”

    夏之州二話沒說立刻答應下來,并讓他安心的打仗,家中的事他自會照料。

    完事交代好,夏原才安心了許多。!#!$

    第二天,一身戎裝的夏原帶著十萬大軍浩浩蕩蕩的出了城。

    夏原離開家的時候,讓白湘淺安心待在家里,不要去城門送別,其實他是擔心自己看到她會依依不舍。白湘淺也沒有勉強,緊緊地擁抱了許久之后,終于才放開了手。

    但是夏原出了門之后,白湘淺也默默的跟上他的腳步。

    大軍出了城一路向東,她就順著一旁的山峰,跟在他們身后走了近十里路。眼睛在夏原的身上,從未離開過。

    “那個女子已經跟了我們好久了,也不知是誰家的娘子。”!)&%

    夏原身后的將士,看到了山上的身影,跟身邊的人閑聊道。夏原好奇的抬起頭望去,雖然離得很遠,遠到這樣看去,這能看到對面那女子的一身青衣,但是他還是認出了她。

    夏原拽了拽手中的韁繩,行到隊伍的一邊,停下來,看著那抹青色。白湘淺見他看到了自己,也停下來,木木的望著他。

    大軍還在前行,但他們的眼中卻只剩了彼此。兩人深情的望著對方,似乎那個人近在咫尺,能清晰望到對方眼中的自己一般。

    許久之后,白湘淺笑著抬起手,緩緩的向他揮動告別。

    夏原心中恨不得將她從山上抱下來,不顧一切的帶她離開,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于是只得狠心的轉頭,決然的踢了一下馬肚,大喊了一聲“駕”,馬兒立刻跑了起來,終于在白湘淺看不到的時候,追上了隊伍。

    “等你回來。”白湘淺小聲的說道。

    希望可以借著風,將這句話帶到他的耳旁。

    自從夏原走后,獨自留在京中的白湘淺開始整日的無所事事,每天除了研究藥理,就是整理院中的花花草草,若說還有其他的事,就是想方設法的躲避淑妃的宴請。

    淑妃知道夏原走了,白湘淺沒有了幫手,所以幾乎每天都會派人來夏府,用各種原因宣她入宮,不過白湘淺也知道自己現在孤身影只,還是少與他們來往比較好,再說她心中還謹記著夏原走之前對她說的話,所以她想盡了各種的理由回絕了淑妃。

    這天白湘淺正在后院曬草藥,下人急匆匆的朝她過來。

    “少夫人,淑妃又派人來請您了。”這些日子,連夏府的下人也都應習慣了。

    “這次又是什么理由?”

    “說是淑妃身體不舒服,請您過去給看看。”

    “哼,皇宮里那么多醫術不凡的御醫,哪用得著非要找我啊。”白湘淺對于這么拙劣的理由十分的不屑。

    “少夫人,人還在大堂等著呢,您看……”雖然下人知道,每次白湘淺都給回絕回去,但是傳話的人必須要見到她本人才行,所以還是要她親自過去的。

    白湘淺考慮了一下,心中想好了理由,才放下手中的藥材說道:“走。”

    “咳咳,咳咳。”

    “見過白姑娘。”那下人見白湘淺來了,忙堆滿了笑臉。

    “嗯,客氣了,咳咳。”

    “白姑娘,淑妃娘娘今日身體欠安,特意叫我來請姑娘過去看一下。”

    白湘淺一臉吃驚的表情,說:“淑妃娘娘生病了嗎,咳咳,那可不是小事,只是我這幾日也是感染了風寒,今日正厲害,若是傳染給淑妃娘娘,讓她的病情更加嚴重了,那豈不是大罪啊。這,您看……”

    奴才聽到她的話,雖然不知是真是假,但是如果真的進宮將風寒傳染給了主子們,這可就是他的過失了。奴才右左為難,不知該如何,猶豫片刻,只得先回去復命再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貪財小醫女:公子,請出招!》,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