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光怪陸離癥候群 > 一百二十四.柳問薇的視頻

一百二十四.柳問薇的視頻

    之后的將近兩個星期里,陰雨斷斷續續,晴過一天不到,又被厚重烏云遮蓋。

    這種天氣的好處是不必在炎熱天氣下煎熬,壞處就是出門便要冒著風雨,以及喜歡曬太陽的人和風濕病患者會很痛苦。

    這與陸離關系不大,解決完難產鬼后他就沒再出過門。

    日常所需由沈羽喬外出采購,而臥室的兩只鬼都不愛出門,省去每日遛彎的煩惱。

    閉門不出的第二天傍晚,老道帶著做好的鈴鐺法器登門拜訪。天知道他看到一屋子鬼怪后用了多大毅力克服拔出桃木劍的沖動。

    同時老道也明白自己誤解了陸離。他不是想對鬼魂做什么,只是和鬼長時間在一起,如果不用法器避身,用不了多久就會陰陽失調邪氣入體。

    直到陸離將鈴鐺用紅繩穿上,綁在一只橘貓脖間,然后把貓遞給等待已久的楊春雪。

    老道心中痛恨陸離暴殄天物的同時,暗恨錢要少了。一個肯花十萬塊給一只貓弄法器的家伙,顯然不在乎再多花十萬。

    正逢沈羽喬也想要一件防身法器——她身為助理,日積月累遲早也會被陰氣沾染。

    老道開口便要二十萬,并解釋陸離便宜是因為與他有交情。

    沈羽喬一口應諾,并問現金還是轉賬。

    老道無語哽咽,他活了大半輩子,頭一次知道原來錢這么好賺。

    想他今天做法事,六十多歲的年紀又唱又跳當猴一樣一白天,也不過收了一千塊錢——還不包括路費。

    老道沉默離開。

    后天,玉佩送到。來的是一名乾清觀小道士,魯老道受不了來自金錢的壓力,沒有親自過來。

    小道士只是普通人,這次除了幫魯道人送快遞還有下山采辦,他看不到屋子里的兩只鬼,只覺得屋子里有些陰涼,送完東西便告辭離開。

    之后幾天,偵探社內恢復平靜,但這份平靜下正醞釀著滾滾烏云。

    門從未停歇,而因陸離禁足,它只能干擾電腦與手機。

    大量短信電話從未停歇,而危機在第八天首次出現。

    那天,電話響起,來電顯示為柳問薇。

    一個失蹤五年的女人就這么輕易的打電話過來。

    陸離在這一刻希望是真的她,這樣自己就能卸下重擔。遺憾的是,這通來電依舊只有陸離能看見。

    門似乎善于挖掘人類內心的弱點。糟糕的是,陸離的弱點被發現了。

    第二日,門的侵襲如約而至。

    它所出現的形式是一封郵件,郵件內容是一段三分零五秒的視頻。

    空格按下,視頻自動播放。

    “陸離,是我……”

    短暫一陣漆黑,鏡頭搖晃著被扶正,一張蒼白精致的鏈接出現在鏡頭前,那雙黑色眼眸疲憊中帶著平靜。

    陸離的身體一瞬間僵硬。

    “如果你看到這條視頻,我很可能已經發生意外了。”

    柳問薇在鏡頭前坐下,她似乎剛醒,眉宇間的睡意尚未散去。

    雜亂的背景音有些吵鬧,她在帳篷中,外面是一片沒有盡頭的黃沙丘陵,人員往返忙碌。

    黑發略顯凌亂的披撒,被她簡單束成一道馬尾。

    “很抱歉當初不辭而別,我沒想好要怎么跟你說……你可以理解成逃避。但事實上我沒有預料到這次行動要來到這么遠,畢竟我們家門口的問題還沒解決。”

    柳問薇平靜地注視攝像頭,就好像在注視外界的陸離。她臉上沒有太多情緒,唯一的疲憊從她漸漸清醒后而消失。

    畫面中,柳問薇平鋪直敘說道:“這次的目標是個大麻煩,很多隊員都在準備遺書和身后事,也就是說,可能這次行動后大部分人都不在了……也可能是全部。”

    “我很后悔沒能和你多呆一陣。不過我或許能活下來……大概。”

    帳篷外出現一道人影,他的腦袋被帳篷遮擋,僅能看到身子。

    “該出發了,抓緊。”

    他朝里面喊了一句,急匆匆走開。

    柳問薇回頭看去一眼,黑色馬尾晃動。

    她收回目光,緊緊凝視著攝像頭道:“沒時間了,希望這段視頻不會被你看到,如果你看到了它,就說明我進去后就沒再出來,當然也可能是失憶。這兩點是唯二可能讓這封郵件發給你的原因。”

    “不要試圖來找我,千萬不要。這里面的危險不是你這種普通人能想象和應對的,哪怕你很聰明,冷靜。”

    “還有……”

    她那雙黑色眼眸起了些波瀾,沉默注視著攝像頭,如在與外界那雙同樣漆黑平靜的眼眸對視。

    “我愛你。”

    嘩——

    一片閃爍雪花噪點后,視頻播放結束。

    一個本該失蹤五年的女人就這樣突然出現在面前。

    陸離的手在微微顫動,不自覺握起,捏緊,變得蒼白。

    數十秒后,緊繃的軀體漸漸放松。

    越情緒化,越陷入陷阱。

    陸離長出口氣,喚來沈羽喬確定視頻依舊只有自己能看見。

    視頻依舊是門搞的鬼。

    但陸離選擇了再次播放,這一次陸離沒再理鏡頭前的柳問薇說了些什么,而是將注意聚集在外面嘈雜聲音里。

    說話聲與風沙聲混合在一起,含糊的聲音忽遠忽近,它們或許來自各處,只是被風帶了過來。

    “……入口……不可控……我們要盡快……阻止它。”

    “程度……惡劣……門的影響……”

    “媽媽……孩子問好……我想你們……”

    詞匯被陸離拼湊,在名為線索的繩索上排序,豐富。

    他們是一隊,在沙漠中,解決某種事件,事件很危險,隊員在準備遺言。危險源頭被稱為入口或是門,他們要接近哪里。

    這群人在清理門留下的后遺癥或是清理……門。

    陸離暫停第三遍視頻,看著鏡頭里那張憔悴面孔,安靜思索。

    這隊人以及柳問薇是“手”嗎?還是其他比如說官方勢力。

    門不止一扇?門會成長至影響周圍?

    視頻所呈現的內容是真實的,還是虛假的,還是真實與虛假混合?

    從以往來看,門的引誘是虛假與真實的混合。一部分真,一部分假。

    那么這段視頻里,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懷疑的種子在陸離心底生根,發芽。

    他視線落在屏幕上,暫停的視頻中柳問薇的面容依舊精致,張開的口型正訴說著那三個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光怪陸離癥候群》,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