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 > 墨研青露月(三)

墨研青露月(三)

    陳紫墨緩步走到兩人跟前。

    “不好意思,公司臨時來了個重要的客人,耽擱了幾分鐘。”

    靳修寒客氣的回答“沒關系,我們也才剛到沒幾分鐘。”

    陳紫墨淡淡一笑“今天令尊的壽辰,我備了些薄禮,還請笑納。”

    陳紫墨說完,一旁的范霄將禮物盒地上。

    靳修寒示意自己的助理接過。

    “陳總客氣。”

    陳紫墨和靳修寒兩個人此前并不熟悉,雖然彼此都聽過對方的名字,但是沒什么正式的交流,知道澄風和麗業的合作項目的開展,彼此才算正式打了交道。

    今天是就修寒母親的生日,作為新的合作伙伴,陳紫墨自然而然的要出席。

    幾個人到坐到主桌旁的位置。

    陳紫墨淡掃了一眼,這一桌的基本都是業內的商政名流,其中幾個和陳紫墨也是認識的。

    靳修寒攜著陸之露一起坐下,伸手給自己的助理示意宴席可以開始。

    然后服務員才開始一一上主菜。

    這是靳修寒母親的生日宴,靳修寒招呼客人是一回事,但是始終都要回到主桌上去和自己的母親去吃飯的。

    但現在,他卻不去陪同自己的長輩,卻選擇和賓客同桌。

    陳紫墨混跡商場多年,自是有幾分敏銳,所以很自然地,他就注意到了靳修寒身邊的女人。

    惹人注目的長相,不似靳修寒之前身邊的那些女人。

    陳紫墨稍挑了一下眉頭,靳修寒的眼光終于總算是達到及格線了。

    停了兩秒,陳紫墨淡淡收回視線。

    宴席開始后,席間幾乎全都是商場上的客套話,陸之露根本也說不上什么話,但因為靳修寒的照顧有加,明眼人都能瞧得出來靳修寒對陸之露的不一般。

    陸之露淡定自若,安靜地吃著碗里的菜,靳修寒給她夾地菜,她愣是一點沒動。

    直到陸之露面前盤子里的菜幾乎要變成一堆小山,靳修寒才終于離了席,起身去了主桌那一邊。

    靳修寒走后,陸之露用餐巾紙擦了嘴。

    而后,又起身去衛生間補口紅。

    等再出來的時候,靳修寒的位置仍空著。

    他旁邊的空位是自己的,而另外一邊,是陳紫墨。

    陸之露緩步走上前,站到兩張空位旁邊,很自然地,就坐在靳修寒的位子上。

    陳紫墨微微皺眉,但那一刻也沒開口去提醒。

    坐錯位置而已,沒什么大驚小怪的。

    “陳先生。”

    耳旁卻響起溫柔的女音。

    陳紫墨手上動作一頓,緩緩轉頭,對上那一雙淡然明澈的雙眸。

    “我是陸之露,”

    陳紫墨恍然,腦海里終于泛起幾抹模糊的印象。

    “我是陸之汣的六姐,也是你妹妹陳紫染的朋友。”陸之露補充道。

    “原來是你,六小姐。”

    聽到男人的答復,陸之露心里忽然就松了口氣,連她自己也覺得莫名奇妙。

    她穩了穩心神“先前經常聽小染提前你這個哥哥,但是一直都沒機會認識,今天剛巧在這里見到你,總覺得應該正式認識一下。”

    說著又從手包里拿出一張自己的名片。

    陳紫墨伸手接過。

    心理醫生?

    “冒昧地問一句,今天陳先生是自己單獨出席嗎?還是也有其他澄風集團的員工?”陸之露問。

    “只有我和我的助理。”

    陸之露忽然恍神“哦……這樣啊……”

    陳紫墨看著她“六小姐是有什么問題?”

    陸之露笑得有些無奈“此前靳先生跟我說,這是麗業集團與澄風集團聯合舉辦的慶功宴,今天澄風集團卻只有你只身前來,想必是靳先生哪里弄錯了。”

    “今天是靳總母親的生日宴。”

    陸之露表情忽然一僵。

    果然,靳修寒這個人還真是不誠實。

    陸之露緩了緩心緒“我是靳修寒的心理醫生,并不是你們所想的那種關系,今天在來這里之前,我并不知道今天會有他的這么多家人在。”

    陳紫墨不笨,他知道陸之露說的是什么意思。

    男人追求女人。

    這并不是什么鮮見的手段。

    “六小姐,靳總挺重視你的。”陳紫墨開口道。

    “沒錯,如果我和他兩情相悅,這便是一種至高無上的尊重。”

    陳紫墨饒有興致地看著她。

    “但是如果是某一方的一廂情愿,就變成了道德綁架。”陸之露說著,言語間已經藏不住的氣憤。

    全文免費閱讀就在我的書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

    陳紫墨饒有興致,他一直覺得像靳修寒這種善于到處散發自己魅力的人,應該很少會被人拒絕。

    “所以,陳先生,現在我們也算認識了,我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

    ……

    靳修寒回座位的時候,陸之露已經坐回了原來的位置。

    剛剛在遠處,他是看到了陸之露和陳紫墨兩個人說話的,但此時兩個人又各自安靜地坐著,他也沒好開口問。

    靳修寒走到陸之露,伸手扶著陸之露身后的椅背,彎腰靠近她的耳側。

    陸之露下意識往旁邊靠了靠,她真的很不喜歡這樣的距離,有時候甚至連陸之祎站得離她進一點,她都要躲開。

    她知道她的這種怪癖讓一直讓陸之祎很受傷,但是她覺得那是陸之祎該受的,所以她從來都沒解釋過一句。

    她很不想承認,她就是個有恐男癥的怪咖。

    靳修寒卻仿佛沒感覺到陸之露的排斥一般,繼續在她緩聲開口道“我有個姑婆剛從國外回來,幾十年都沒回來過,這次停留的時間也不會很長,能不能和我一起去見她老人家?”

    陸之露剛要說拒絕,靳修寒卻伸手扶著她的肩膀,強行把她給扶了起來。

    人才剛站起來,靳修寒便順勢樓主她腰直接把她往主桌的方向帶。

    “靳修寒,你有些過分了!”

    陸之露完全被靳修寒禁錮著,只能咬牙狠狠說了一句。

    “陸之露,我晚點再和你解釋。”

    說著三步并作兩步,直接將陸之露帶到了一個老人面前“姑婆,這是陸之露,也是陸家的六小姐。”

    陸之露原本打算直接讓靳修寒下不來臺,沒想到靳修寒卻忽然搬出陸家的名號,如果今天她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丟的,就是陸家的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聽說陸之汣,愛我很多年>,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