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極品透視高手 >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進城小風波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進城小風波

    “你的意思是說……”    謝牧接過那張屬于刀疤臉的身份卡,若有所思:“讓我假冒他?”

    謝小曼笑著點頭,笑容充滿自信。https://www.qingdaojob.com

    “這恐怕不行吧……”    謝牧有些遲疑,冒用刀疤臉的身份卡進城倒也是個方法,畢竟身份卡上只有信息,并沒有照片,但是謝牧依舊還是不放心。

    “你是擔心被人拆穿對吧!”

    似是看穿了謝牧的心思,謝小曼嘴角突然露出一抹狡黠的笑,瞇著眼道:“放心吧,本姑娘另有妙計!!”

    話音未落,只見謝小曼掌心中突然燃起一團火焰,然后猛地朝謝牧拍來。

    謝牧嚇了一跳,正要躲閃,卻聽謝小曼突然喝道:“別躲,站好嘍!”

    謝牧被吼的一怔,最終竟真聽話地一動沒動,眼睜睜地看著謝小曼掌心的那團火焰撲到臉上。

    烈火及面,隨之而來的卻并非是灼熱,反而是一絲冰冰涼涼的感覺,這讓謝牧很是詫異。

    隨即,耳邊傳來了謝小曼的聲音。

    “好了,睜開眼吧!”

    謝牧睜開眼,隨即卻見到謝小曼舉著一面小鏡子沖著他笑:“看看吧!”

    帶著疑惑,謝牧看向鏡子。

    鏡子中,是一個面帶刀疤的男人。

    “臥槽,這不是刀疤臉嗎?

    !”

    謝牧被嚇了一跳,猛地看向謝小曼,吃驚道:“這,這你做的?

    !”

    謝小曼一臉得意道:“幻象冰炎,地火排名第四十二,可以幻化成我所接觸過的任何人,怎么樣,厲害吧!!”

    謝牧訥訥點頭,隨后像是突然想起什么,道:“今天你假扮你師父苦婆婆,用的就是這個吧!”

    說起這個,謝小曼頓時有些不開心,嘟嘴:“說起這個,我還沒問你呢!我的幻象冰炎從來都沒被看穿過,你今天是怎么看穿的!?”

    謝牧愣了下,隨即指著自己的眼睛,似笑非笑:“因為我能透視啊!”

    透視?

    謝小曼白了謝牧一眼:“你以為你在寫小說啊,你怎么不說你是兵王回歸都市呢!”

    謝牧聞言露出驚訝之色:“你也看小說?

    !”

    哼。

    謝小曼一臉傲然,無比得意:“本人十年老書蟲,厲害吧!”

    謝牧露出震驚之色:“那敢問書蟲大人,可讀過巨著《金鱗》?”

    謝小曼搖頭:“不曾。”

    謝牧復問:“那《少婦白姐》呢?”

    謝小曼又搖頭:“亦不曾。”

    謝牧再問:“那《極品透視高手》呢?”

    謝小曼突詫異,驚呼:“這本書也是黃的!?”

    ……    有了身份卡,還喬了裝,相信蒙騙過城門守衛,應該沒什么問題了。

    “他們怎么辦?”

    謝小曼指著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刀疤臉    謝牧想了想,俯身探出兩指,點在刀疤臉等人的頭頂數處大穴上。

    “這是……離魂式?

    !”

    謝小曼眼尖,一眼便認出了謝牧所施展的功法,當即驚訝:“你竟然會離魂式?

    !”

    “……”    謝牧哭笑不得,指了指自己:“我,謝牧,謝氏家主,不懂封天四式,像話嗎?

    !”

    謝小曼吐吐舌頭:“差點忘了,你還有這層身份呢!”

    借助離魂式,將刀疤臉等人的記憶抹除后,謝牧與謝小曼起身朝謝家堡走去,最終趕在日落閉門前,趕到了謝家堡的正門口。

    “把身份卡都亮出來!”

    城門守衛面無表情的吆喝著,卻對過往行人的身份卡看都不看一眼,一雙眼睛不停地瞥著西面的太陽,一看就是在等著下班點。

    人群進城的速度頓時快了起來。

    謝小曼排在謝牧前面,很順利地就進了城。

    現在,輪到謝牧了。

    “身份卡!”

    城門守衛機械地喊了一句,謝牧則是掏出身份卡,恭敬遞給守衛。

    按照之前的情況,城門守衛根本都不會接,便會放謝牧過去。

    然而這一次,城門守衛的反應卻讓謝牧有些始料不及。

    只見城門守衛并沒有接謝牧的身法卡,反而一把抓住了謝牧的手腕,一雙眼睛緊緊盯著謝牧。

    “不好,難道暴露了?

    !!”

    霎時間,謝牧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丹田當即開始匯聚星炎,以防不測。

    如果真的被看穿了,那謝牧只有強行闖關這一條路了!    提著心,謝牧不動聲色地望著那名守衛,道:“有事嗎?”

    那名守衛愣了一下,隨即像是想到了什么,先是搖頭,隨即松開了謝牧的手腕:“沒什么。”

    謝牧心中頓時大定,沖著守衛點點頭,隨即便朝城里走。

    然而,就在他與城門守衛擦肩而過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守衛的低語:    “去老酒館等我!”

    聽到這話,謝牧腳步頓時一滯,下意識瞥了守衛一眼,卻見守衛看都沒看謝牧,依舊機械地喊著話,仿佛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

    謝牧心中大奇,但最終還是進了城。

    進到城里,謝牧將剛才的遭遇和謝小曼敘述了一遍,后思索道:“你說那個守衛讓我去老酒館是什么意思?

    難道,他認出我了?

    !”

    “不可能!”

    謝小曼當即否定了這個判斷,道:“我的幻象冰炎最棒,沒人可以看穿……除了你!”

    謝牧撇嘴:“那如果不是看穿了我,那他為什么要跟我說那么一句沒頭沒尾的話呢,難不成……?

    !”

    說到這,謝牧像是突然想到什么,猛地望向謝小曼,隨即便從后者臉上也發現了震驚之色。

    隨后,二人異口同聲:“難道,他認識刀疤臉?

    !”

    說完,倆人都沉默了。

    過了許久,就聽謝牧悶聲道:“你知道老酒館在哪嗎?”

    ……    老酒館,是謝家堡里很有名的一家酒館。

    暮色昏沉,城門已經關閉,城門守衛也應該下班了。

    大廳的角落里,謝牧尋了個位置坐下,等著那名城門守衛赴約。

    果不其然。

    三分鐘后,換了身便裝的城門守衛便出現在了酒館門口,環視一周后,很快便發現了謝牧的位置。

    隨即,他便走到謝牧桌旁,很自然的坐下,盯著謝牧,神情有些不悅道:    “你今天怎么回事?

    怎么那么早就收工了?”

    謝牧:“……?”

    見謝牧沒反應,守衛臉色一沉,敲敲桌子:“錢呢?

    我那份呢?

    趕緊拿來呀?

    難不成你小子想吃獨食?

    !!”

    聽到這話,謝牧瞬間明白了:    鬧了半天,這貨竟然和刀疤臉是一伙兒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極品透視高手>,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