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七零年代小確幸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幫手

第七百四十二章 幫手

    安愛紅以為和謝小念這個學校的風云人物分在一起,老師肯定會對謝小念高看一眼,進而忽略她的,沒想到老師竟然喜歡她這樣的,還真是讓她有些意外。

    安愛紅美滋滋的想著,看來她想拿到較高的實習分數,也不是不可能了,以老師對她的喜愛程度,說不定她畢業后還能留在醫院當醫生呢。

    雖然學校會分配工作,但像這樣的大醫院,還是不好進的。

    不過以謝小念的觀察來看,雖然邱蕊和安愛紅聊的很是熱絡,把她當成一個晚輩在愛護,但她不經意間流露出的嫌棄,還是暴露了她的心思。

    若不是為了對付自己,邱蕊恐怕不會那么和顏悅色的對待安愛紅,畢竟邱蕊看著可不是一個什么慈祥的人。

    謝小念看她那么的興奮,也就沒告訴她真相,讓她自己高興去吧。

    畢竟安愛紅也是受自己連累,被利用了。

    謝小念想著若是安愛紅可交的話,以后就盡量多彌補她一些。

    “小念,你回來啦,今天第一天實習,累不累?帶你的大夫好不好?”謝小念一到家,羅常松連忙關心的問道。

    “不累,老師也挺好的。”謝小念怕羅長松替她擔心,就淡笑著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今天第一天實習,都干啥了呀?”羅長松好奇的打聽道。

    “也沒干什么,就坐在旁邊看老師是怎么給別人看病的,畢竟我們是第一天去,什么都不懂,老師想讓我們幫忙,我們也幫不上的。”謝小念笑著說道。

    而對于自己被老師使喚的腳不沾地的事,謝小念并沒有告訴羅長松。

    若是羅長松知道,自己在醫院里像個小傭人一樣,肯定會很心疼的,說不定還會立馬讓她辭掉實習工作呢,這可不是她想要的。

    既然邱蕊敢明目張膽的整自己,那她若是不接招,只想著躲避的話,就顯得太過無能了,而且在沒有把自己受的罪還回來之前,她可是絕對不會離開這個醫院的。

    “你說的也是,那趕緊吃飯吧,我都做好飯了,就等你了。”羅長松見謝小念沒什么可讓他擔心的,就連忙招呼道。

    “太好了,我都快餓死了,醫院食堂里的飯菜,真不是人吃的。”謝小念吐槽的說道。

    “那要不你以后每天早上帶個飯盒去醫院吧,實習都那么累了,可不能再委屈了自己的肚子。”羅長松建議道。

    因為謝小念中午沒辦法回來,所以羅長松要在家給幾個孩子做飯,也就沒辦法給謝小念送飯了,只能讓她帶個飯盒去醫院。

    “不用,醫院里的飯菜雖然不好吃,但還是能夠忍受的,習慣了也就好了,而且我一個實習生,搞的太特殊也不好。”謝小念拒絕的說道。

    她若是帶著好飯好菜的去醫院,說不定會被別人嫉妒,還會因此被邱蕊抓到什么把柄,借機找她的事呢,她可不能給邱蕊這樣的機會。

    “那好吧,那你以后每天早上在家多吃點,若是中午實在餓的撐不住的話,就偷偷進空間吃點,千萬不能委屈了自己。”羅長松囑咐道。

    “嗯,我知道的。爸,以后你每天晚上不用做飯了,我有空在空間里多做些,等晚上我下班回來,直接拿出來吃就行了。”她爸那么大年紀了,若是中午晚上都做飯的話,謝小念也怕他累著,所以就出口說道。

    “這些飯菜都是你提前做好了,我就只用熱一下,不費啥功夫的,你就讓我做吧,反正我閑著也是閑著。”羅長松無所謂的說道。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好的很,別說是做兩頓飯了,就是把家務都包了也沒問題。

    “那行吧,你只要別累著自己了就行。”見她爸堅持,謝小念就點頭說道。

    一家人吃完晚飯,正在院子里和孩子們玩耍乘涼的時候,一直很是擔心謝小念的趙邵航,也來到了她的家里。

    “邵航來啦,你吃飯了沒,我給你下碗面吃吧。”看趙邵航來了,羅長松連忙招呼道。

    “我吃過了,羅爺爺,你不用忙活了,我就是來找小念說點事。”趙邵航笑著接道。

    “嗯,那你和小念去堂屋里說吧,免得幾個孩子吵到你們說正事。”羅長松笑著應道。

    “你怎么過來了?實習了一天,你不累呀?”謝小念把人領進堂屋,倒了杯水后說道。

    “還不是因為擔心你嗎?你今天有沒有被為難啊?”趙邵航擔心的說道。

    “帶我的那個女老師就是多使喚了我兩回,對我的態度也沒有對另一位同學好罷了,也不算是被為難了,不過我又不是大團結,也不可能人人都喜歡我不是。”謝小念無所謂的說道。

    “她第一天就這么給你臉子看,以后會不會對你更加不好呀,要不我和我爺爺說說,讓他想辦法給你換個醫院或換個老師吧。”趙邵航擔心的說道。

    “沒事,大庭廣眾的,她頂多就是冷落我罷了,不能做的太明顯的,反正我又不在乎這些,無所謂了!而且她若是和我杠上的話,吃虧的還不一定是誰呢,要知道我這么多年可不是白混的,你就別擔心了,好好實習吧!”謝小念安慰的說道。

    “那你以后小心點,別被人算計了,畢竟程戰連你老師都能收買,說不定也會收買其他人呢,你可要小心點。”趙邵航再次囑咐道。

    “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只是這事我沒和我家人說,你可別說漏嘴了。”謝小念囑咐道。

    “嗯,你放心吧,我肯定不說。歸根究底,還是我家對不起你,要不是我家和程戰有仇,你也不用受牽連,受這樣的罪了。”趙邵航很是抱歉的說道。

    “你說什么呢?咱們誰跟誰呀,用得著說這樣的話嗎?而且那是我師父,有什么連累不連累的,你這話說的也太見外了,你再這樣說,我可不理你了。”謝小念敲了下趙邵航的腦門,責怪的說道。

    比起她師父教她的醫術,被程戰看不順眼根本不算什么。

    “嘿嘿,我知道了,以后不說了。要是沒事我就回家了,你自己以后小心點,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就盡管開口。”

    趙邵航見謝小念沒啥事,就告辭離開,準備回家了。

    等趙邵航走后,謝小念覺得趙邵航說的很有道理,既然程戰能收買她的老師,那其他人也有可能會被收買。

    如果是一個人,她還能防的了,若是很多人的話,說不定哪回她就因為疏漏被算計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謝小念只好找幫手了。

    “小白,以后我去實習的時候,你就跟著我一塊去醫院,幫我監視一下我身邊的人吧。”小白能同時監控一公里以內的人和事,若是有小白在的話,她在被邱蕊分配任務,忙這忙那的時候,就不怕別人在背后算計她了。

    “好啊,姐姐,不過出了什么事兒嗎?”小白明顯很興奮的說道。

    家里人各有各的事要做,小白這段時間要么是在家里窩著,要么就是在空間里呆著,而謝小念為了防止被更多人注意到小白,哪天要她強迫上交國家,就有意的減少了它的露面,所以小白早就覺得很無聊了,一聽謝小念有事找它幫忙,立馬就來了精神。

    “是有點兒事兒。”說完謝小念就把她現在的處境,和小白講了講。

    “你放心吧,姐姐,我一定會幫你看好他們的,竟然敢欺負我姐姐,我要讓他們付出代價。”小白抬了抬前爪,保證的說道。

    “嗯,有你在我就放心了,不過你到時候就待在空間里,別出來,省得被別人注意到。”謝小念囑咐道。

    “我知道了,姐姐,不過我覺得與其這樣防著程戰,還不如直接把他給解決了呢,這樣他就永遠沒有機會害咱們了。”小白狠厲的說道。

    小白之前生活的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所以在它看來,既然知道對方要害自己,那就要先下手為強才好。

    “要是直接把他給解決了,那他就成了受害者,別人只會同情他,對他的名聲也沒有什么影響,那就太便宜他了。他做了那么多壞事,一定要讓他名譽掃地,受到相應的懲罰才行!”謝小念解釋道。

    “那行吧,那咱們就先防備著他,看他要做什么,到時候再伺機報復回去好了。”小白點頭應道。

    雖然他覺得這個方法有些麻煩,不如直接解決了對方快速高效,但既然姐姐這么說了,它就聽姐姐的吩咐行事好了。

    接下來的時間,謝小念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樣,繼續去醫院實習,只要不是特別為難的事情,老師讓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一副很乖的樣子。

    而在小白的幫助下,她也逃過了邱蕊的不少小算計。

    有時候謝小念都覺得,若是邱蕊把這心思放在學醫上的話,她的醫術早就不會這么爛了。

    而邱蕊看謝小念一次又一次的逃過她的算計,覺得自己還真是小看她了,看來她要下猛招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七零年代小確幸>,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