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蝕骨心尖寵:總裁的撩火嬌妻 > 正文 第309章 我什么都聽你的

正文 第309章 我什么都聽你的

    “好,你說,我都聽著,什么都聽你的。”容幀眼中滿滿的都是心疼,干燥溫暖的大掌不斷摩挲著她的臉為她拭著眼淚,可她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怎么也擦不完。

    寧寧抽泣著,斷斷續續道:“容幀……你知道我的身體的……我……我真的好怕如果哪天我撐不下去了,或者……或者萬一我再也救不回來了,那就剩下你和欽欽相依為命了……”

    “噓,寧寧你別亂說,沒有如果,沒有萬一,我會想辦法,我會努力救治你,不會發生你口中的萬一,聽到沒有?嗯?”

    容幀將食指覆在她的唇上,一貫清冷的聲音里帶著恐慌,寧寧的話是真的戳到了他的痛腳,他不允許她有事,不允許她這么說自己。

    寧寧卻深吸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情緒平淡些:“容幀,我們不要自欺欺人好不好?我的身體你我都清楚,你……你要承受我隨時會離開的事實,所以……所以你要愛惜好自己的身體,然后好好的照顧欽欽,你明白嗎?”

    她的聲音帶著些無助和恐懼,她也怕啊,她也舍不得容幀和孩子。

    “我就是氣你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我,我想你好好的,也想欽欽好好的,你能明白我的心情嗎?”

    生怕容幀不理解,她斷斷續續地又重復了一遍自己的意思,眼中的淚水還在不斷往外滲,容幀心疼的無以復加,伸手將她攬在懷里,輕輕撫著她的背,為她順著氣。

    “寧寧,我明白,我都明白,你放心,我以后不會酗酒了,我會好好愛惜自己,你也要好好的,不要灰心不要喪氣,你只要每天開開心心的陪著我和欽欽,其余的都有我在呢,所以,乖寧寧,我們不哭了好不好?”容幀安撫著她,輕聲道。

    寧寧聽到他的回答,輕輕嗯了一聲,依舊有一搭沒一搭的抽噎著。

    她靠在他的胸膛,淚水滲透了他的襯衫,穿透皮肉灼燒在他的心臟上。

    只要她想,只要她要,他就一定會為她做到,只要能換來她片刻的安心。

    所以,他不會讓她死的,不管多么艱難。

    ……

    寧衍開車離開之后,藍芯一直都沒有睡著,說一句矯情的話,寧老夫人羞辱過她那么多次在這一刻,她竟然出奇的擔心她的身體。

    她一直等寧衍等到將近凌晨時分,最后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將近凌晨的時候,她突然被外面的雨聲給驚醒了。

    她打開床頭的壁燈,寧衍還沒有回來。

    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藍芯總喜歡胡思亂想,大抵是從她精神抑郁的時候開始的吧,她總擔心,寧衍這么晚不回來,會不會是寧老夫人的情況真的不太好?

    她深吸了一口氣,穿上拖鞋之后從房間里出來,然后走出了臥室,想去容幀給寧衍準備的房間里看看,是不是寧衍已經回來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打擾她,所以回了自己的房間。

    到了之后,她扭了一下房間門,推開之后打開燈,朝里面看了一眼,確定里面沒有人,才又折身回了自己的房間。

    藍芯的一身睡意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消磨完,她打開臥室的窗戶,伸出手去接窗外的雨水,雨滴蜂擁而至,頃刻之間將她的手淋得濕濕的,連帶著她的心也跟著濕了起來。

    她玩累了就合上窗戶重新回到床上躺了下來,邊數羊邊醞釀睡意,大半個小時之后,藍芯沒有睡著,但是聽見了車子涌進別墅的聲音。

    她頓了一下,將姿勢從躺著調整成坐著的樣子,然后坐在床上等寧衍上來。

    一等就等了十多分鐘,亦沒有從風雨中聽見寧衍甩車門的聲音。

    藍芯眨了眨眼睛,下床走到窗邊,有的時候,她真的很佩服自己的視力,能借助容幀別墅上耀眼的燈光,透過重重雨霧,看見那輛熟悉的車子里,一抹淺淡的黑影。

    寧衍沒有下車,藍芯也沒有回到床上,就站在窗邊思索,寧衍到底在車里做什么?

    大概是過了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吧,藍芯神游天外的思緒總算被寧衍甩上車門的而發出的沉重的聲音給驚醒了過來。然后透過重重水霧,看見男人冒著大雨闊步進了別墅的大門。

    雨下的有些大,寧衍帶著一身雨水先回了自己的房間,沖了個澡,換上睡袍之后,然后去了藍芯的房間。

    他推門進去的時候,透過房間外折射進來的燈光,看見床上攏起來的一團,除了露出一個頭之外,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

    寧衍在她的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撥開藍芯臉上的碎發之后,才看見她的眼睛里彌漫出來的霧氣。

    她竟然沒有睡?

    “怎么還沒睡?”

    寧衍盯著藍芯的眼睛問了一句,藍芯眨了眨眼,說:“我睡了一覺了,老夫人的情況怎么樣?嚴重嗎?”

    寧衍先是搖了搖頭,隨即又點了點頭,他伸手打開了藍芯床頭上的壁燈,然后目光突然落在了窗口的位置。

    他的視線頓了一下,目光凝聚在藍芯的頭發上,低聲問:“剛剛開窗戶了?”

    藍芯頓了一下,詫異的看了他一眼問:“你怎么知道?”

    寧衍指了指因為窗臺下方的水漬,然后伸手摸了摸她被雨水打濕的頭發,眼神漸深,緩緩的開口說:“你等一下我。”

    男人這句話說完之后,就站起身體快步出了藍芯的臥室,不到兩分鐘,寧衍端著一杯水從房間外走了進來,走近之后,藍芯才看見,寧衍手里還捏著幾粒藥。

    藍芯眼皮一跳,問:“你干什么?”

    藍芯非常討厭吃藥,寧衍的目光深了深,過去她唯一主動吃的藥就是她還是藍薇的時候,在與他發生過情事之后,會主動服用避孕藥。

    以及……之前她的眼睛失明了,她曾主動問他要過藥吃。

    過去的事情,寧衍并不打算揪著不放,然后聲音淺淡的跟藍芯開口:“起來,吃點感冒藥。”

    “我沒病,吃什么藥,不吃!”

    藍芯嫌棄的看了一眼寧衍手里的藥,隨即將自己的頭也埋在了被子里,寧衍扯了扯被子,原本因為喬俏的變化給他帶來的憤怒,在看見藍芯這個舉動之后化解的一干二凈。

    甚至就連身上的疲憊都有所減緩了,他忍笑扯了一下被子,佯裝嚴肅的開口:“芯芯,出來把藥吃了,你淋了雨,自己的身體情況自己不清楚嗎?早些吃藥能預防感冒。”

    藍芯對寧衍的苦口婆心視若無睹,她不想吃。

    寧衍若有所覺,聲音里帶上了幾分笑意:“芯芯,你這么大了,總歸不是吃個藥也要讓我哄著吧?嗯?”

    藍芯有些抵觸的推了一把寧衍,他們之間的事情還沒有解決,但是寧衍現在的對她態度實在是太過親昵了,就像是他們之間從來就沒有鬧過矛盾一樣。

    可是她根本就還沒有想好,要不要原諒她。

    在她的心里,原諒寧衍從某種意義上講,實在是對不住以往的那個自己。

    但寧寧說的話,又回蕩在她的耳邊,讓她有一種難以抉擇感覺。

    藍芯不想鬧寧衍,扯開被子從床上坐了起來,從寧衍的手中接過了水和藥,然后將藥和著水吞了下去,苦澀的藥味兒瞬間占據了她整個口腔。

    藍芯連喝了好幾口水之后,才勉強壓下了這種苦澀嗎,然后把水杯放在床頭,跟寧衍道了謝。

    寧衍緩和的心情,再次被破壞,但他強壓著,不想把自己的壞情緒發泄在藍芯的身上。

    然后小姑娘仰著頭再度問了一遍剛才他沒有回答的內容:“老夫人的情況怎么樣,你一會兒搖頭,一會兒點頭又是什么意思啊?”

    寧衍斂睫,盡管他收斂情緒的速度極快,但藍芯還是從他的臉上飛快的捕捉到了一抹陰沉。

    “怎么?很……嚴重嗎?”

    寧衍搖頭,平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才緩緩的開口說:“奶奶的情況雖然穩定下來了,但是……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醒過來。”

    “那……查清楚她高血壓突然上升的原因了嗎?”

    藍芯的眼睛里不免帶上了幾分焦急,暖橙色的的燈光,順著細碎的光芒透進了她的視線里,將她整個人暈染的更加的溫婉柔美。

    寧衍突然萌生出一種濃郁的想要跟親吻她的沖動,但實際上,寧衍也這么做了。

    他突然伸手扣住了藍芯的后腦勺,隨即一個吻貼在了藍芯的唇瓣之間,然后撬開她的唇齒,一點點將她口中的空氣汲取干凈,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占據了她的領土,大肆討伐,并攻略城池。

    藍芯猝不及防,推了寧衍好幾下,才將人推開,她的臉頰上,因為這個吻暈染上幾絲粉色,格外的嬌俏好看。

    她嗔怪的看了一眼寧衍,這一眼眼波流轉,頗有幾分勾魂奪魄的感覺,寧衍忍下了繼續親吻的她沖動,緩緩的開口:“奶奶的身體里查出了致幻藥物,長情說,是長時間服用,所以才會引起突然血壓飆高。”

    他的語調頓了一下,思緒又開始變的散漫,不得不說,喬俏的變化,真的太讓人難以接受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蝕骨心尖寵:總裁的撩火嬌妻》,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