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農女福妃,別太甜 > 正文 第764章 風青柏就一神棍

正文 第764章 風青柏就一神棍

    賓客們對這種轉變滿頭霧水,鬧不明白王爺到底跟自己丈人說了什么,能讓他這么快改變態度。

    就連柳老爺子跟柳老婆子都瞪了眼睛,挨著有客在場,只能咬牙低罵,“還嫌不夠丟人的?這是咱囡囡的喜宴,你給我安靜點!再出幺蛾子回頭我……”揍不死你!

    只有站在柳大身邊的柳知夏聽到了風青柏的話,嘴角抽搐,臉色黑沉。

    ——爹,跟笙笙小時候一樣乖巧軟糯的外孫女您想不想要?知夏那邊您是指望不上了,皇寺高僧說知夏只有生兒子的命。想要外孫女兒,跟笙笙一樣的,只能靠我。今天您讓我帶笙笙走,明年回來的時候不定就是三個人,四個也有可能。嬌嬌軟軟的,跟笙笙一模子刻出來的小小囡,您想想?

    為了哄老丈人開心,拿他做筏子,連皇家寺廟的高僧都請出來了!

    作為當事人,他媽的他就從沒踏進過皇家寺廟的地兒!

    哪來的高僧批命!還他只有生兒子的命?!

    風青柏就一神棍!

    “吉時到了,咱也別耽誤孩子,出發吧。”老爺子站起身,率先往外走,免得身后一大家子看到他開始泛紅的眼眶,“阿修說的對,現在有客船,往京城也就十天路程,孩子要是忙著回不來,咱去看他們就是了,一個個哭唧唧的像什么樣?”

    “走吧走吧,又不是不回來了,等到了京城,那邊還有大陣仗呢,咱家里的不能跟著過去,到了那邊就只能靠阿修你打點了。”老婆子也道。

    “我會的,奶奶。”緊緊握著女子的手,讓她能安心跟隨他的腳步,風青柏在賓客恭賀注目中,帶著他的新娘,慢慢往外走去。

    門口賓客外層有小小騷動,風青柏看到了,只暗中朝隱衛方向使了個眼色,面上如常。

    柳知夏柳知秋跟錢萬金等人就跟在他旁邊,自然也看到了那邊的異樣,只不過這個時候沒人會把那點小事放在心上。

    有風青柏在,什么事都出不了。

    最容不得喜宴被破壞的人,就是他。

    魏藍魏紅在新人走過來之前,先行趕過去,將擁擠的人群分開,讓出道來。

    在魏紅身后那一撥,當中赫然就有王氏,以及陳秀英及兩個少女,曾經來過柳家那兩位。

    看到他們,柳老婆子臉色當即發了沉,只是礙于場合,沒有開口說話。

    相較于她,陳秀蘭臉色更加難看。

    參加囡囡的喜宴,陳秀英是她大姐,不是不能讓她來,可是她來便來了,還帶著兩個侄女算怎么回事?那又不是她親閨女!

    要說沒打什么主意,誰信?

    “爺、奶,爹,娘,二叔,二嬸,別送了,到京后我會捎信回來,以后,笙笙由我照顧。”

    “玉笙拜別爺奶,拜別爹娘,拜別二叔二嬸。”

    新人再次作別,裝扮喜慶的馬車由隱衛牽了過來,停在兩人身后,風青柏先行把女子攙扶上車,再次回身行禮。

    人群中,陳秀英跟兩個侄女全程視線都緊緊縮在風青柏身上。

    矜貴高雅,一身風華,舉手投足皆是上位者的氣息。

    這就是南陵王,風青柏。

    常人只能仰望的存在。

    眼見男子行禮過后就要上車,兩位少女用力推搡了陳秀英一把,示意她趕緊扎住機會。

    陳秀英無法,咬牙,張口欲將人喊住,不想那邊準備上車的人卻突然看了過來,正好對上陳秀英視線。

    狹長眼眸,黑瞳幽深,眸中無波瀾,也沒有特別情緒,卻叫被鎖住的人如墜冰窟!

    唇齒發寒!

    僅僅是一個眼神!

    陳秀英滾到嘴邊的話硬生生被堵住,怎么都發不出聲音來,甚至,驚惶的后退。

    哪怕男子已經上了馬車,車簾遮住了他的身影,他帶來的那股陰冷依舊揮之不去。

    喜樂再次響起,鞭炮聲不絕于耳,一路歡送馬車離去。

    空氣中煙霧彌漫,盡是鞭炮炸過后硫磺的味道。

    新人走了,喜宴剛剛開始,賓客們一次入座,繼續這一場喜慶。

    于賓客中,有那么一小波跟氛圍格格不入的人,正在低聲抱怨咒罵。

    “你到底是來干什么的?這么點小事都辦不好,蠢笨如豬!”

    “這么沒用,早知道就不該信你!回去我定要告訴大伯,你又坑騙我們!讓大伯好好整治你!”

    “又不是要你去求什么恩典,不過是讓王爺松一松口,帶我們姐妹在王府做個丫鬟。去給他做奴才,不是開口要金銀,你只要開口,王爺還能有不應的道理?白得兩個丫鬟他能不要?你分明就是見不得我們好!”

    “真不知道當初大伯怎么會看上你這種人!毒婦!”

    陳秀蘭跟杜鵑挽手從這一桌子后面走過,將這番對話聽了個全,然面上無半點反應,甚至沒往被罵得臉色發干的婦人瞧一眼,直直行過去。

    陳秀英也看到她了,張張嘴巴,囁喏,“秀蘭,我……”

    人已經過去了,沒有回應,不知是沒聽到她的話,還是置若罔聞。

    在陳秀蘭走后不大會功夫,村民在幫忙傳菜的時候,路過那一桌,腳下不小心絆了下,手上一大托盤的湯水全部澆到了兩名少女身上,把她們燙得哭爹喊娘,渾身狼狽。

    最后從陳秀蘭那里借了兩套婦人裝換上,喜宴都沒來得及吃就走了。

    灶房門口,石纖柔一手搭著柳慕秋肩膀,“小白蓮,你這招沒多大新意。”

    “有用就行。”

    “這個倒是,一身濕漉漉的,湯湯水水澆身,嘖嘖,想找咱借衣裳找不到人,最后只能找柳家長輩。柳家長輩又不愛打扮,穿衣以耐磨耐臟為主……真是可惜了她們今天那么精致的妝容。”

    柳慕秋立即嗤之以鼻,揚起小下巴,“在臉上抹一團大紅就叫妝容精致?那我寧愿一輩子不上妝。再說,我的衣裳都是奶奶跟嬸嬸她們親手做的,我才不借給別人穿。”

    “哎喲,看把你得意的,當我不知道,你這是假公濟私,飛來橫醋。”

    “知道我假公濟私你還幫我,纖柔,你真好!”

    “那是,哈哈哈!”

    姑娘們嬉笑著融入喜宴,這邊的小插曲,離去的人全然不知。

    往云州行宮去的馬車里,蜜意正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農女福妃,別太甜》,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