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抗戰之烽火漫天 > 第一百零八章 援軍斷絕?

第一百零八章 援軍斷絕?

    于是乎,在臨沂前線指揮部的三位長官的決策之下,一封措辭極為嚴厲的命令就送達到了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的團部。

    事實證明,違抗上級軍令所要付出的代價是極其慘重的。

    比如現在這樣,張天海雖然拿下了湯頭鎮,也擊斃了敵軍在臨沂地區的最高指揮官坂本順少將,但其付出的代價也是很大的,要成為中心開花的花心!

    當收到這封措辭極為嚴厲的命令電文之后,張天海是被氣得暴跳如雷,直罵徐長官不厚道,是王八蛋之類的。

    幸虧這是直一團的團部,沒有人會無聊到會將團長罵徐長官的話傳到徐長官的耳朵里的……

    “老張,這么罵法,好像有些不妥吧?”覺得張天海罵得有些過分了,郭其亮好心提醒了一句。

    “這他媽什么叫不得擅自調離部隊離開湯頭鎮?什么叫務必死守?還有什么叫不得主動出擊?擺明了就是讓咱們直一團釘死在湯頭鎮!”張天海罵罵咧咧地說道。

    “拿過來,我看看?”郭其亮說道。

    只見上面寫著——茲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所部,你部務必要死守湯頭鎮,不得主動出擊,勿使湯頭鎮陷落于敵手,如因你部擅自違抗命令而出現紕漏,自團長、副團長以及參謀長一律進行問責!切記勿學韓復渠擅自棄守濟南之舉!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指揮長官徐祖詒,三月十四日下午四時急電!

    看見這道命令之后,郭其亮臉色微微一變,他似乎能理解張天海的心情了。

    “看見了吧?什么叫勿學韓復渠?表明就是警告咱們得釘死在湯頭鎮,不然到時候就移交軍事法庭法辦!咱們明明有實力滅了外面那支日軍,只要咱們主動出擊就成了。還不準咱們主動出擊?這是想干啥?讓咱們釘死在湯頭鎮,然后等日軍主力集結在外面,玩兒中心開花?”一說起這封電文,張天海就氣不打一處來。

    說實在話,要是與直一團協同作戰的是七十四軍或者是三十六師這些部隊,要是玩中心開花,張天海還有點兒信心,可現在是和西北軍的第四十軍以及第五十九軍協同作戰,也難免會有些心里沒底兒的。

    是,張天海是和龐炳勛龐老哥有交情,第四十軍的裝備也還算不錯,可那又如何?第四十軍和日軍在臨沂打了那么久,早就被打殘了!

    像第五十九軍的戰斗力又不了解,這特么不是把他張天海的直一團往死里坑么?

    就這么一道十分坑人的命令,張天海要是真不氣才怪了,更重要的是,那封命令提到韓復渠,分明就是警告他張天海,要是敢違抗命令,就將面臨軍法處置,甚至是被槍斃的后果!

    “那老張,接下來,咱們可怎么辦?”郭其亮有些擔心地說道。

    “不必擔心,既然不準違抗命令,那咱們干脆直接在日軍進攻之時,直接把日軍打殘打怕得了。讓三營和騎兵營再次靜候,二營撤出湯頭鎮進行休整,小炮連與迫擊炮連即刻進入一營陣地,四營的機炮連也調至一營陣地加強火力,奶奶的,老子就不信了,打不死這些個小日本!”張天海十分果斷地說道,他的這道命令可是帶著有一些賭氣成分在其中的。

    可惜徐祖詒是聽不到張天海的話,要是知道了的話,定然要破口大罵,罵張天海就他娘的是個刺頭兒。

    “是,團座。”郭其亮應了一聲。

    “對了,炮兵營也隨時準備戰斗,把炮口瞄準現在小鬼子所在的集結方向,等到他們的援軍到達之后,即刻發動猛轟!”張天海始終覺得,就算長官命令他們死守,他也絕不會坐以待斃的,他的直一團也不是那么容易就發展到今天的這個規模的,打小日本,他不會保存實力,但也絕對不是像黃維的那種書呆子,只知道一味死板的固守!

    小日本是要打,但戰場的主動權,他張天海也一定會掌握在手中的!

    在上海的時候,張天海就已經被日軍的海陸空聯合炮火給轟怕了,現在有機會不挨炮火的轟炸,憑什么一定要頂住日軍的炮火而進行猛攻呢?

    “是!團座!”郭其亮立正敬禮,十分正式。

    ……

    就在張天海接到徐祖詒的死守命令的時候,第三十八師師長黃維綱也接到了一份來自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的命令。

    這一封電報很簡單,只有寥寥二十幾個字:你部如不能抵擋日軍兵鋒,可以適度與之放行,然后準備下一階段之作戰。

    總的來說,言外之意就是要是你們如果擋不住日軍兵鋒的話,可以把他們放走,我們不會追責。

    “時兄,你說這徐長官究竟是什么意思?讓咱們把這股小日本放走?”黃維綱問身邊的參謀長時樹猷道。

    時樹猷想了一下,說道:“這長官的命令上可是寫著,準備下一階段的作戰。會不會是這個原因?”

    黃維綱一拍桌子,說道:“這命令上倒是寫得明白、輕松,可是我第三十八師主力與日軍交戰一晝夜,已經殺敵無數了,再殺一下日軍就要挺不住了。”

    “可是,師長,咱們的部隊傷亡也不小,索性就按長官所說,把他們放了,然后準備下一階段的作戰吧!再說現在日軍似乎來了一個比較得力的指揮官,已經將這沂河兩岸的日軍給收攏起來了,再硬拼下去,我們第三十八師也要傷亡過半了。”時樹猷皺眉說道。

    “可惜了,眼看這股日軍就要被全殲了!竟然要放他們走!”黃維綱有些氣餒了,現在第四十軍補充團那邊戰斗已經接近尾聲了,而且第一八〇師的部隊也可以隨時增援他們,要是堅決打的話,還是有些希望將日軍留在此處的。

    “師長,還是服從長官的意思吧!再說咱們現在左翼部隊,殲敵沒有兩千也有三千了吧?”時樹猷勸道。

    黃維綱想了又想,在師部臨時駐地是走了一圈又一圈,最終還是決定服從長官的命令:“也罷,照咱們軍長那脾氣,要不是有下一階段的作戰,估計也不會同意這個方案的吧!罷了,電告李金鎮,讓他的第一一二旅放開一口子,等日軍通過!”

    黃維綱作為張自忠手下頭號大將,自然最是了解張自忠了:張軍長身上的漢奸罪名此時仍未洗清,以其那清高性子,在北平時忍辱負重,背負了這么久的漢奸罪名,沒有人比黃維綱更知道軍長是有多想洗清自己身上的那個漢奸罪名。

    所以如果從張自忠的角度出發的話,要是但凡是有意思全殲該股日軍的希望的話,他就不可能同意將這股日軍放走,除非有更好的方法來殲滅這股敵軍。

    黃維綱與其說是相信徐長官,倒不如說他是相信張自忠張軍長!

    “是!長官!”時樹猷應聲道,然后去下達黃維綱的命令去了。

    ……

    同時接到臨沂前線作戰命令可不止是黃維綱的第三十八師,還有劉振三的第一八〇師。

    “師長,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急電!”一名作戰參謀跑到了正在指揮部隊對留守斷后之敵發起最后進攻的劉振三旁邊報告道。

    “啥子?急電?”劉振三操著一口濃重的河北口音說道。

    “是前線作戰指揮部要我們撤回前線追擊的劉照華第七一五團。”說著,作戰參謀將電報交給了師長劉振三。

    “這不是瞎搞么?”劉振三喃喃著接過了電報。

    只見電報上寫著——茲第一八〇師劉振三師長,我現以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之身份命令你將前線追擊之第七一五團撤回,待你殲滅當面留守之殘敵后,全師進入銅佛官莊,等候下一步之作戰命令。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長官徐祖詒。三月十四日,下午四時十分急電。

    “師長,這什么情況?”參謀長金子烈問道。

    劉振三的眉頭緊皺,說道:“這徐長官要咱們先把追擊退往湯頭鎮之敵軍撤回,然后全師進駐銅佛官莊,等候下一步的作戰命令。”

    “那可咋辦?剛剛劉照華可是還來了電報,說湯頭鎮已經被中央軍的部隊拿下了。”金子烈說道。

    “看來敵軍可是要奪回湯頭鎮啊……”劉振三嘆了一句,然后對身邊的作戰參謀說道:“快,去傳本師長的命令,命令第七一五團火速回援師部作戰!”

    “是!師長!”作戰參謀應聲道。

    “可是師長,真的就不追了?這中央軍也是咱們抗日的隊伍啊,這樣好像有些不地道吧?”金子烈有些猶豫地說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長官讓咱們打就怎么打,中央軍的戰斗力可是不弱的,想一想,咱們第五戰區,除了湯恩伯軍團以及那個什么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還有哪支中央軍部隊?”劉振三笑著說道。

    “確實是,先前駐扎在臨沂的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也只是一個加強團而已啊。咱們西北軍中原大戰的時候確實是和中央軍打得挺厲害的,可那也是過去式了不是么?”很顯然,金子烈對于徐長官的這道命令是有些不滿的。

    “不是這個原因,這個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我之前就聽說了,全團四個滿編加強營,還有一個炮兵營,迫擊炮連、機關炮連,啥都有,好像騎兵營也有,就這個加強團。能頂一個旅,而且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拿下湯頭鎮,他們部隊的戰斗力,你就看著吧!”劉振三笑著說道。

    沒等金子烈繼續開口,劉振三就接著說道:“等著吧!等這支中央軍部隊磨一磨小日本的銳氣,咱們再上去撿撿漏,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聽到劉振三這話之后,金子烈才笑了,說道:“還是師長你老謀深算啊,也對,咱們部隊在前線和日軍打了那么久,卻被他們一舉端掉了湯頭鎮,這功勞不讓他們來得那么輕松也是真的。”

    劉振三今年才三十四歲,已經是一個步兵師的師長了,必然是有真本事的。

    “子烈兄啊,你這人啥都好,就是有些太過較真了,這抗戰又不是單單只是我們第一八〇師的事情,這第三戰區直屬第一團可是中央軍中的精銳啊。不讓他們先打一波,怎么行?”劉振三笑道,他長得倒是眉目清秀的,就是這笑容中怎么看都像是透著滿滿的小算盤。

    于是乎,便是徐祖詒的兩道命令,便將張天海的兩路最為強勁的援軍給暫時斷絕了,不僅如此還把日軍的援軍給放了過來。

    日軍佐藤政喜部的主力部隊在發射了幾輪炮轟之后,終于發動進攻了。

    于此同時,讓佐藤政喜趕到驚喜的是,他身后的追兵居然退了,這不是老天要讓他拿這奪回湯頭鎮的頭功么?現在坂本順旅團長已經“玉碎”了,也就意味著第二十一旅團旅團長的位置要空出來,只要能擊潰當面之敵,奪回湯頭鎮,再立下一兩個功勞,還是有希望坐上旅團長的位置的。

    別小看了旅團長這個職務,再怎么說,那也是少將軍銜,和大佐軍銜可是一個分水嶺般的存在。

    只有當上了少將之后,才能被稱之為“將軍閣下”,一想到這個,佐藤政喜全身上下的血液可都沸騰了起來。

    “你,立即帶著騎兵隊負責警戒!”佐藤政喜轉過頭來,對聯隊直屬騎兵隊的菊池大尉說道。

    “哈伊!”菊池大尉應了一聲,然后回去執行佐藤聯隊長的命令去了。

    接著,佐藤政喜深呼吸了一口氣,回過頭來看那逐漸將入地平線的夕陽,瞬間做了一個十分瘋狂的決定:“出炮兵中隊之外,其他部隊全部投入戰斗,務必要全力奪回湯頭鎮!”

    “哈伊!”佐藤政喜身邊的其余日軍齊聲應道。

    但是在出發之前,佐藤政喜卻命令通訊兵將奪下湯頭鎮前沿陣地的消息,馬上發出去給師團長,要他們迅速派出援軍。

    然而事實上這個時候,佐藤政喜拿下湯頭鎮的前沿陣地了嗎?并沒有!

    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搶功!奪回湯頭鎮的頭功必須要是他佐藤政喜的,只要這一封電報打出去了,就算是后面的部隊打得再出色,這個頭功也是他的!

    ……

    鏡頭再轉向徐州,臨沂方面改變既定作戰計劃的事情,徐祖詒自然不敢不匯報給長官部,畢竟這要是出了大紕漏,他徐祖詒要負主要責任的。

    “中心開花,這個計劃倒是很好啊……”李宗仁笑著點了點頭,“這個張天海果然不是那等閑得住的人,一出手就干掉了敵軍的指揮部!看來唐生智送給我李德鄰的,還真是一個大禮啊……”

    事實上,李宗仁得知的這個消息,是從軍統那邊得來的,說是截獲了日軍的電報,再加上張天海已經將端掉了日軍坂本順指揮部的消息傳給了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臨沂前線作戰指揮部自然也得到了這個好消息。

    “長官您要支持他們的這個方案么?”戰區副參謀長黎行恕說道,自從徐祖詒前往臨沂指揮戰斗之后,他就暫代戰區參謀長的職責了。

    “當然要支持了,這一仗要是打好了,那可是一個大捷啊。倒是張天海這小子是個不好駕馭的主兒啊,違抗命令,讓前線作戰指揮部的節奏都給打亂了,就算這次張玉麟打了一個大勝仗,這勝仗也是要打折扣的。”李宗仁笑著說道,“抗命這個頭兒要是開了,以后還怎么指揮部隊打仗?”

    “是,長官。”黎行恕應聲道。

    ……

    ps:今天只有一章大章了,來不及兩更了。

    感謝起點書友絮塵滄情的2100點幣打賞以及月票兩張支持!!!

    感謝起點書友楊ym、傲世家族的月票各兩張!

    感謝起點書友沒有人愿意要、淺笑酷族、書友2017100607533450的月票各一張!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抗戰之烽火漫天>,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