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神小說網 > 武俠修真 > 天影 > 正文 第587章 異象再現

正文 第587章 異象再現

    為什么不能動血鶯?

    這個問題大概有不少可能的答案,比如大多數人都能想到的血鶯跟隨天瀾真君許多年了,并且一直忠心耿耿,又或是她曾經立下過大功,為天瀾真君做了無數大小事情,為他奔走驅馳,為他如今的基業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腦子靈光聰敏、或是肚子里陰謀詭計多的,大概還能想到也許這么多年來,血鶯身為天瀾真君最得力的屬下,掌管著浮云司這么一支強悍可怕的力量,特別是浮云司向來以那些“影子”出名,沒人會知道,血鶯心里知道或是隱藏著多少秘密。

    這些秘密中,有沒有有關于天瀾真君的陰私呢?會不會有什么把柄,是抓在她手上的呢?

    這些猜測大都是符合所有人的想法,但到底是不是事實,陸塵不知道,天瀾真君沒有對他說,他自己也沒有問。

    在天瀾真君清楚明白地對他說明不許去動血鶯后,他對此事就一言不發了。

    不過話說到這種地步,似乎也沒什么好繼續說下去的了,天瀾真君知道了他想知道的事情經過,陸塵也明白了天瀾真君的態度,兩人各取所需,所以沒過多久,陸塵便起身告辭,離開了這座宏偉的昆侖殿。

    他離開的時候,還帶上了大殿的門,于是乎,這里在片刻光亮透進來后,又恢復到了有些陰沉昏暗的情景。所不同的是,從剛才的兩個人變成了天瀾真君孤零零的一個身影,看起來確實有些孤獨的氣息。

    天瀾真君凝視著大門的方向,過了一會后,他忽然輕輕嘆了口氣。

    他的嘆息聲聽起來有些惆悵,聲音不大,但在這安靜的大殿中卻顯得格外清晰,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在這個大殿里,忽然卻響起了另一個聲音,聲調低沉渾厚,仿佛似雷霆在烏云間緩緩滾動一般,道:“你這徒弟很好,為何嘆氣?”

    天瀾真君的面上神色并沒有什么變化,似乎對這個聲音的突然出現沒有覺得意外,但對于它所說的話倒是微微皺了皺眉頭,道:“難得,你居然會夸獎他這樣一個凡人?”

    在他說話的同時,天瀾真君伸手到懷中,片刻后卻是取出了一件金色光芒閃耀流轉的金印出來,正是當初他交給陸塵前往西陸的那一方“昆侖印”。

    昆侖印上金色光輝緩緩明亮起來,放射出耀眼光芒,不久之后在天瀾真君的面前形成了一片光幕,將他的臉都倒映成帶了幾分金色的模樣,更不用說他那個大光頭,更是折射出了幾分金光,在一片威嚴肅穆中,難得地顯露出幾分滑稽來。

    當然了,這里并沒有外人看到這一幕,不過就算有人看到了這個場景,估計也沒人敢取笑這位的。

    那片光幕在半空中凝結猶如水墻,起伏蕩漾,然后逐漸平靜下來,最后金光安靜之后,在光芒背后卻是露出了一個黑色的影子,樣子模糊不清,但從那聲音以及這影子的大致輪廓看,應該就是陸塵當日在昆侖山禁地天穹云間地底深處所見到的那條黑色巨龍。

    光影背后的巨龍,雖然此刻看起來不過只是一個幻影,但是那股睥睨人間的氣勢似乎仍然可以透過那片光幕傳出來,而他在面對天瀾真君時,雖然多少也保持著幾分克制,但還是帶著一點居高臨下的意味,淡淡地道:“那人不錯,很像年輕時候的你。”

    天瀾真君抬頭凝視著這只黑龍,沉默了片刻后,道:“你說得對。”

    ※※※

    黑龍擺動了一下它巨大的頭顱,像是正在舒展自己的身軀,同時對天瀾真君說道:“不過他居然就這么走了,我本以為到了這種地步后,他會讓你更公開地支持他才對。”

    天瀾真君笑了笑,道:“不會的,陸塵是個聰明人,之前他跟我說了一大堆話,包括跟血鶯那些爭執,其實都是廢話。他最想聽到的東西,其實已經得到了,所以他才這么干脆地走了,對血鶯也不放在心上。”

    “是什么?”黑龍問道。

    天瀾真君道:“就是讓我清楚肯定地交個底,以后這片基業是傳給他的。”

    黑龍“哼”了一聲,似乎帶了幾分不屑,道:“你是這么說了,但是他就敢這么相信了嗎?”它居高臨下地看著天瀾真君,帶著幾分嘲諷意味,道:“想必他還不知道你過去所做過的那些事吧,背信棄義對你來說,也沒那么難。”

    面對黑色巨龍隱隱帶著鋒芒尖刺的話,天瀾真君并不生氣,也沒有否認的意思,他只是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會,然后說道:“他相信我的。”

    黑龍“哈”的一聲,似乎聽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事情,道:“看來這年輕人竟然是和我一樣的蠢,是這個世上第二個竟然敢如此相信你的人了。”

    天瀾真君看了黑龍一眼,微笑道:“雖然這些年你過得并不如意,但就算是你,應該也不能否認,我當初答應過你的事,都做到了吧?”

    黑龍冷笑一聲,看起來有些嘲諷,但并沒有否認這句話,道:“別人不曉得,我可是知道你能有今天的地位是怎么來的。怎么,對那個年輕人的承諾,你不要告訴我你可以問心無愧地說出會一定完全地遵守了?”

    天瀾真君沉默了下去。

    黑色巨龍眼中的嘲諷之意越發濃烈,身子擺動了一下,昆侖印上的金色光芒頓時一陣晃動,然后開始逐漸收縮回去。它龐大的身影漸漸變得模糊,但是它的聲音依然透過那片光幕傳了出來,道:“你就不用在我面前裝了,那個年輕人,將來不過就是你手底下又一個祭品而已。”

    隨著那低沉的聲音逐漸淡去,金色光芒完全收斂,昆侖印恢復了正常,落回到天瀾真君的手中。

    天瀾真君的手掌抓緊又放松,將這枚金印放回自己的懷里。

    他在原地又坐了一會,然后默默地站起身,走到大殿的門邊,伸手打開了大門。

    一股山風從大殿外吹了進來,天瀾真君微微瞇眼。他站在風中,袖袍微微舞動著,也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笑了一下。

    笑容中有幾分深沉,帶幾分滄桑,又有幾分灑脫與傲氣,負手在身后,目光望人間,道:“我就是對他守諾了,那又怎樣?”

    ※※※

    “轟!”

    天際突然有一聲轟鳴,似蒼穹回響,又仿佛是老天爺對他所說話語的回應。天瀾真君略感詫異,抬頭望去。

    與此同時,世間凡人抬頭仰望,便只見天穹上異變陡生,光芒縱橫,不多時,便有一片血海滔滔轟然而至,鋪天蓋地,遮蔽天日,并且這一次,看起來已經推過了至少八成的天空地方。

    那一幕血海異象,再次出現。
吉利三分彩走势图